修心性 从人走向神

更新时间: 2017年12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五十八岁,出生在东北。记得小时候,冬天特别冷,加上体弱多病,也就特别怕冷,虽然母亲给我做了新棉手套和新棉鞋,手和脚还是年年被冻伤,又红又肿,又痛又痒,每年秋后,母亲都用茄秧给我熬水洗手、洗脚,防治冻伤,但是冻疮还是年年犯。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不但无病一身轻,手脚再也没有犯过冻疮。

一、修去怕冷的心

二零一二年的冬天,我市特别冷,白天零下二十多度,大街小巷几乎见不到人,但对我拿着手机在这寒冷的天气里讲真相来说,也有它的好处,可以走到哪,讲到哪,声音大点,也没关系,不会被人听到,很安全。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救人的场。

不好处呢?就是太冷了,把我都冻哭了。人在外面半个小时就冻透了。讲三个小时真相,手脚就冻硬了,不好使了,眉毛、睫毛都是霜,嘴唇冻瓢了,发出的声音都不正了。因为一直不停的讲真相,围在嘴前面的围巾,被呼出的热气浸透,也冻成冰块了。

更惨的是,越冷越想上厕所,要是赶上室外厕所,那就更冷了,但是这也好,就是可以把手伸進棉裤里,贴在两个大腿皮肤上,暖一暖冻僵了的手,好继续打电话讲真相。

每天晚上回家,总是冻得嘴唇紫黑,身体得两、三个小时才能暖和过来。所以,不知不觉中怕冷的恐惧心出来了。尤其每天中午,老父亲从外面玩完回来,一進家门,妹妹同修问:爸,今天外面冷不冷啊?就听父亲说:“太冷了!”随着就这一句“太冷了!”在里屋学法的我,感觉鼻子尖马上冷得也冻红了,两只手的十个指尖也冻红了,全身没有一处不冷的。当下午出去讲真相一出门时,身体一下被冷风吹透了,感觉自己也好象一下缩成了一团,肩膀都端起来了,越走越冷,总想找个能背风的地方打电话讲真相。

有一次,我和妹妹边走边讲真相,来到一楼区,看到楼区没有人,我俩就各自站在楼的背风处打电话,讲着讲着,我实在是太冷了,一看这个楼门没锁,我就進去了,一下把门关上,想暖和一会再出来。这时在外面讲真相的妹妹回头一看,发现我不见了,就楼前楼后的找我,每个楼的单元门都找到了,楼区找遍了,也没找到我,这下她可害怕了,因为我以前讲真相被迫害过三次,所以她以为我又被迫害了。正在着急的时候,她想起师父,就和师父说:“师父啊,我姐不见了,快让我姐出来吧。”这时就看见我从不远处缩着脖子、抱着膀走过来,看到我之后,把她气的眼泪都出来了,咬着牙把我好顿数落。看到她被气成这样,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没有为她着想,影响她救人。只想自己,太自私了,就象个犯错误的小孩低着头在后面跟着她,边走边心里跟师父说:“弟子错了,弟子归正。”

有一天,下了两尺多深的大雪,我和妹妹艰难的在雪地里边走边讲真相,走着走着,到了一个拆迁的废墟,那里还有几间没有拆完的小平房,我一看高兴了,直奔小房走去,進小房里感觉比外面暖和多了,虽然小房没有门,起码不用站在雪地里,风雪也吹不着了。我高兴地出去喊妹妹同修:“快来呀,这有个好地方!”我在这屋讲,让妹妹到旁边的小屋讲,互不干扰。

妹妹同修進到小屋一看,一下就急了,说:“讲真相救人是最神圣的事,怎么能在这满地都是冻的粪便堆里头?”说完气呼呼就出去了。我低头一看,地上是有好几堆、冻的挺高的起摞的大便,满心想找个能背风不冷的地方,光顾高兴了,進来时也没往地上看啊。我赶快走出小屋。走出小屋后,自己心里特别懊悔,这不是安逸心吗?心里跟师父默默的说:“师父啊,我这安逸心怎么这么重啊,弟子不要它。”

一天,下着雪,特别冷,风特别的大,刮着烟儿炮,风里夹着小米粒似的冰雹,打在脸上,象小刀割脸一样的疼。我和妹妹同修也是边走边讲,看到有适合讲真相的地方,就站那讲一会,然后再往前走,就这样停停走走,走走停停。

在一个车库门前讲了一会之后,妹妹同修说:“大冷天的,在这站的时间太长了,别人看了不正常,咱往前走一走吧。”我就随着她往前边走边讲,刚一走出楼群,一个大旋风夹着雪粒打到我的脸上,把我打了一个趔趄,我转身就往回走,说:“我不走了,太冷了,就在这讲了。”

妹妹就自己往前走了,我又返回原地继续讲,讲着讲着我就感觉好象身后有人,我猛的回头一看,妹妹站在我身后,她拿着手机生气的对我说:“和弦一!”我没明白她说的是什么?看我没明白,她又指点着手机对我比划:“和弦一!”我还是没明白,她就告诉我,和我分开后,没走多远手机的铃声响了,她以为是来电话了,一看手机上面有三个字——“和弦一”。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她想师父讲过:“偶然是不存在的”[1],虽然手机铃声音乐里有和弦一。可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哪有偶然的事情啊,这不就是告诉我,俩人是整体吗,不能分开吗?就回来了。

看她还在生气样子,我也没说什么,就跟着她往前走,而且向内找自己:1、太执著自己的感受了,是执著自我的心;2、没为他人着想,是私心;3、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整体”[2],我俩是整体,把她气那样,不影响救人吗?心里和师父承认错误:“师父,弟子错了,弟子一定在法中归正。”当我再次走出楼群时,没有了刚才那么冷和雪对我脸的抽打,而且讲真相劝三退非常顺利,但是妹妹可惨了,讲真相众生不但不退,还被众生骂的够呛。因为她没做到忍,起了争斗心。

由于自己总认为天气太冷,那我就多穿衣服。鸭绒大衣里面穿的棉袄,大厚棉裤,脚下穿的是皮毛一体的棉靴子,头上戴着帽子,围着围巾,手上戴上了棉手套,把自己裹的象个粽子,严严实实。心想这回看你还冷不冷了。结果出去以后,还是冻的不行。

这时我就觉的不对劲了,我走到妹妹跟前问她:“你冷不冷?”她说:“不冷。冷气根本進不来,都在裤子的外面。”(妹妹刚得法半年)听了她的话,我知道是我修炼上出现了问题,心想:“我真得好好找一找自己了。”但不知差在哪里,很焦虑,心情一不好,众生不但不退,也不听。他们越不听,我就越感觉冷的不行,而且又是在河坝上,连个藏身取暖的地方都没有,心情跌到了谷底,这时眼泪都流了出来。

回家后,静下心来问自己真的是冻哭的吗?答案不完全是,向内找,首先找到了妒嫉心,师父说:“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3]。这是妒嫉妹妹不冷的心。对方不听、不退,又起了急躁心和干事心,师父说:“治不好病时垂头丧气,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3]又找到了求名心,还有不让人说的心,最后我终于找到了根是怕冷的心,恐惧心。

我明白了,由于有了这颗怕冷的心,邪恶就给放大了,它就使劲的让我冷,这个怕冷心挡着我救不了人。我没有识破它,而且始终用的是人念,没有用神念,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识破了这个执著心之后,我长时间发正念解体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凡是旧势力强加我的不符合法的败物,全部解体灭尽!

当执著、人心解体了之后,就记住师父说的:“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4]从此无论是大街小巷,公园、江面上,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大雪纷飞,到处都留下了我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大法徒的脚印。

二、修去怕被迫害的心

在我没被迫害之前,从不知道什么是怕。自从被迫害后,怕心非常重,每天出去做证实法的事,吓的是哆哆嗦嗦,回家后,家门一关上,心才能稳下来,才感觉安全了。一次,和一同修发真相小册子,资料刚发完,就吓的不行,自己先一头钻進人力三轮车里,等同修刚一上车,就告诉骑车人快走,让快点骑,往家奔。心吓的怦怦直跳,好象马上就被抓的感觉。

天天这样。在路上看到警察就发正念,看到警车也发正念。每天大量学法,向内找知道是怕心,发正念解体怕心,不管怎么怕,我始终坚持出去讲真相,怕心逐渐的小了很多,但有时还是往出冒,当怕心再冒出来时,我就背师父的诗词:“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5]。当我背完,就不怕了。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我的眼泪就出来了,我双手合十,仰望天空,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一天,外地的妹妹给我来电话,说她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态,让我去陪她。妹妹已脱离大法十年,刚刚走回修炼。我去后,生活上照顾她,和她一起学法,发正念,告诉她这是病业假相,是邪恶迫害,决不能承认!并在法上和她切磋交流,如何向内找,怎样讲真相,叮嘱她一定要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别让邪恶钻空子。

过了一段时间,她的状态还是时好时坏,而且她不愿意炼功和发正念。特别是炼功,我看在眼里有点着急,就经常和她切磋:“你得听师父的话,邪恶才不敢迫害你。”一次,她听完之后,不耐烦的说:“你别总邪恶邪恶的!”

一天,她又没炼功,我就更着急了,就问她:“你是修炼人吗?”她说:“是啊。”我问:“那你修了吗?你都修去哪些人心了?”她说:“没有。”我说:“你今天炼功了吗?”她说:“没炼。”我说:“你不修,不炼的,你是修炼人吗?你总这样,邪恶能不迫害你吗?”我的话音还没落,她挥手就给我一个大嘴巴,嘴里还说:“我让你整天邪恶邪恶的挂在嘴上,”气得哭着转身回她的房间,法也不学了。

我被打懵了,手捂着火辣辣的脸,嘴里自言自语的说:“这修炼环境太好了。”并及时向内找,找到了对她的情,怕她死的心,还有急躁心,有不让人说的心,还有争斗心。但就这一个大巴掌,都没有把我打醒,更没有认识到,还有一个怕她状态不好被迫害,我被牵连的心,是大私心,还有不信师信法的心。是承认了有漏就被旧势力迫害的心,结果后来真的招来了迫害,被绑架了。师父把我们救出来。回家以后,又开始怕了,出门时先看看楼上楼下有没有蹲坑的,回家时,还得回头看看后面有没有跟踪的,睡觉前把门反锁。

一天晚上十二点钟,电子语音门铃突然响了:“你好,请开门。”我问:“谁呀?”门外没有回答。连续响了三次。我问了三次,都没有人回答。把我吓的一动都不敢动了,因为那时全国已经开始所谓的“敲门行动”了。早上四点多钟正在炼功时,又响两次,白天才发现是门铃接触不好,吓的我大白天也不敢出门了。

我知道这是邪恶在另外空间吓唬我,我长时间发正念,大量的学法,背法,邪恶就怕曝光,当我们写完揭露迫害真相文章以后,解体了怕的物质。我就不怕了,后来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又找到了,思想里还有部份承认邪恶,没有全盘否定邪恶,也是负面思维,党文化中的被迫害思维。

我又学习《解体党文化》,彻底解体党文化思维。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6]师父还说:“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7]我就每天加大力度发正念,彻底解体了怕心。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正念正行,抓住一思一念,在法中归正自己,稳健的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跟师父回家!遥拜叩谢恩师,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彻底解体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