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生命回归的法宝 实修自己

更新时间: 2017年12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修炼的初期,无论自己还是同修身心的变化,和许许多多无法解释的神奇现象,使我深深的感知师父的伟大、法的伟大与超常。二十年来,在学法、修炼的过程中,我真正体悟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在这佛恩浩荡的伟大时代,我庆幸自己是法轮大法的弟子,是天地间最幸运的人。

一、我找到了生命回归的法宝

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是我生命重获新生的一天。我终于找到了救命的大法。从那一天开始,折磨我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濒临解体的家庭破镜重圆;瘦黄、愁苦的脸绽放出幸福的笑容。这短时间内巨大的变化,有多少亲人、朋友、邻居、同事不解的问我为什么?我向他们重复着一句话:我找到了生命回归的法宝——法轮大法。

法轮功是佛家的上乘修炼大法,也就是修佛的。一个人想修成佛,那可是非常严肃的,首先要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严格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修去自身一切不好的东西,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法理明白,可真正要做到可是个艰苦的心性魔炼历程。在社会、在单位,也就是说在外面能够用大法要求自己;在家里,在朝夕相处的亲人面前,还能严格要求自己吗?就此我谈谈自己在这方面的修炼过程。

我和丈夫都是大法弟子,可并不象同修们想象的那样,遇事都找自己的不是。丈夫脾气火暴,而且不管不顾,只要不顺心就大声吵吵,而且不拘小节。我是一个很讲究而又要面子的人。每当看到丈夫不合自己理念的行为就生气,就唠叨,想方设法要改变他。时间长了,他很反感,我们的矛盾就越来越大。我只要一進家,他就躲开,甚至都不想看到我。

得法后,我知道了是自己的问题,就下狠心修自己。我想,只要我能用法要求自己的言行,就能化开我们之间的“冰山”,随着我的改变,他也在变。正如同修说的,他的表现就是在成就我。当我站在修炼人的角度看问题时,我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家里,我不再抱怨他什么都不干了,有时他出去帮人安锅(新唐人台)很忙,我就把家里的事全包了,给他腾出时间让他学法。有时他回家很晚又累,我就读法、读《明慧周刊》给他听。当碰到麻烦时,我和他一起向内找,交流法理,在法上提高。自然家庭矛盾就少了。

二零一五年深秋的一天,丈夫答应给同修安大锅(新唐人台),让我给他电车充好电,可那天我们这儿偏偏停了一晚上电。第二天一大早他回到家,一看电车没充上电,他就火冒三丈,大吵大嚷,根本不听我解释。一边吵吵着,气冲冲的出了家门。他走了,我有点好笑,心想:这人怎么还这样?

晚上到学法小组去学法,同修对我说:大姐,大哥那么早从老家赶过来,电车没充电,你可以借辆电车,你看把大哥急的,他来我们家时大声的嚷我,把我吓了一跳,我问怎么啦?他要我送他去安锅。路上他对你这个抱怨呀。说你都七点了还没穿衣服呢?听她这一说,我的脸一热,觉得很丢人,本能的想要给同修解释一下,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回家的路上,同修的话一遍遍的在我脑子里翻腾,越想越气,他对同修说我没起床还好听一点,说我还没穿衣服,真是对我的侮辱。何况在七点以前我就把饭做好等他了,怎么说我还没穿衣服呢?他为什么要说瞎话呢?气恨、委屈、羞愧、埋怨、指责等等一起堵在了心口,那时真想一步到家,给他算总账!回到家,一看没人。我坐在床上眼泪就不停的流着。往事一幕幕的又在眼前闪现,从结婚到现在几十年了,他总是不断的伤害我,现在我对他这么好,他还在同修那儿抱怨我、侮辱我。这到底为什么?他也是修炼人,为什么要说瞎话?真是本性难移。

理性使我强忍着情绪的发作,我对自己说:我是修炼人,碰到什么都不是偶然的,今天突然碰到这事,而且发生在丈夫身上。为什么?虽然一百个不愿找自己的过错,我还是强迫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流着泪向内找:虚荣心!面子心、怨恨心、怕被冤枉的心、不负责任的心。他说我没穿衣服?这不就是色心吗!还有对丈夫的情。以前总以为把那些心修去了,看来在深层还有这些败物。我为什么伤心落泪?正如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这件事真的触动了那些心,使它们暴露了出来,那就好好的清除它们。想到这后,一下子心里敞亮了许多,心里的纠结不知不觉的化开了。对丈夫的怨恨一下子也没有了。

作为一个修炼人,没有无缘无故的事,都是要我们找出执着和人心,尽快的提高上来。如果我们能做到:在家和在外一样;人前人后一样;亲人和路人一样。那样就没有了亲情的搅扰,那才真的是慈悲看世界了。

二、实修自己堂堂正正去救人

什么是修炼?我自己理解,就是把自己从里到外,从心到身,所有不好的东西,也就是说把那些为私为我的思想和行为全都去掉,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逐渐的同化他,最后修成一个纯净的大法粒子。在这末劫乱世中,人们能听到大法洪传,这是多么难得的呀,谁能得到法,那是无比幸运的,所以我万分的珍惜这得之不易的佛缘。

从得法的那天开始,我就严格要求自己。我坚持每天炼五套功法,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晚上学法。利用做饭、吃饭、收拾家务的时间听同修的交流文章和《明慧周刊》。一般每天上午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一年四季、天寒酷暑在我们的心里已没有了区别。

一般情况,我们两人搭伴,走街串巷,碰到人就讲真相、劝三退,街上没人时,我们就挨家讲真相、劝三退,同时把真相期刊送给他们。

一次在讲真相时,我们仨人正在一个胡同挨家送真相台历,一个好心人对我们说:你们赶紧走吧,派出所的人在那儿呢。我一看,一辆警车堵在胡同口,两个警察正在向我们走来,我对同修说: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我面带微笑迎着警察走过去,有个警察问:你们干什么呢?我非常平静的说:我们给大家送台历呢。随手拿出一本台历给他们看,其中一个警察接过台历,看了又看。我说:这上面是传统文化中的一些小故事,都是叫人如何做好人的。那个问话的警察严厉的说:别在这儿发了,你们赶紧离开这儿。说着,他们把我们剩的几本台历夺过去,上车走了。后来才知道,是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到派出所了。是师父给我们化解了这场迫害。

通过此事,我们萌生了给公检法司的人员讲真相的念头,怎么讲?我们就利用二零一七年元旦这个节日,以送贺年卡的方式,让这个特殊的人群了解我们,去除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我们准备了精美的贺卡,里面写上我们的祝福,加上一份真相期刊。一切准备好了,可怎么送呢?最后我们五个同修分成两组,先对各乡镇的派出所所长送。

我们只有一个想法:警察也是该救度的生命。我和一司机同修送四个派出所。开始心里有点不稳,就求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一路上不停的发正念:清除派出所另外空间的一切黑手烂鬼,解体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一切邪恶。来到第一派出所,找到所长门,敲了敲没人,我们就把贺年卡端正的放在了窗台上(门旁边),当我们走出派出所时回头一看,贺年卡是那样的光亮、醒目。

到第二派出所时,发现门口有几个警察在闲聊,我们发正念,让他们马上离开,不一会,他们上车走了。我们来到派出所的院子,刚好出来一个年轻的女士,我问道:请问所长在吗?那人说:在,有事吗?我说:有朋友给他捎贺年卡了,请你交给他好吗?那人说,行,给我吧。第二张也很顺利,但是我们一点都不能放松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

来到第三派出所时就快十二点了,警察進進出出,我们觉得这时送不太合适,到院外有一个小门,一看是派出所的户籍室,但门是关的,我试着敲了两下,门开了,出来一个姑娘问:有事吗?我们说:给你们所长捎来一张贺年卡,麻烦你送给他好吗?她爽快的说:好吧,接着她又说:我刚要下班走了,你们就来了,还真巧。

到第四派出所时,快下午两点了,人们还没上班呢,只看到一人端着水走过来,我上前问:所长在吗?那人说还没来呢。我说朋友捎来一张贺年卡,你能送给他吗?那人接过贺卡看了又看说,行吧。拿着贺卡進楼里了。

贺卡送完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对同修说,你感到这一切是师父巧妙的安排吗?同修眼里含着泪点点头说:一切都是师父铺垫好了,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我们诚挚的祝愿所有的警察早日明白真相;愿世上所有人都知大法好;愿众生都能珍惜生命回归的机缘。

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