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脱凡尘 助师正法兑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借明慧一角,把我十九年修炼的点滴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同时和各位同修分享,也希望有缘的世人有机会从不同角度看到大法的美好和殊胜!从而了解真相得到救度。

人生不过百年,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从呱呱落地到白发残年,也就是一瞬间,谁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在我八岁那年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从哪里来?百年后我又到哪里去?人死了能去哪儿呢?能永远消失了吗?一连串的疑问经常在脑海里显现,尤其是看到有人死去,就更加伤感,偶尔从内心冒出一个念头,要象七仙女那样能上天就好了,就可以长生不老了。从那时起我经常在梦中能看到天边有天兵天将出现,还能看到仙女在天上飞,但回到现实来又感到很迷茫,觉的这离我太遥远了。

幸遇大法

一九九八年夏天,姐姐到我家带来一本《转法轮》让我看,晚上吃完饭,我就迫不及待的捧起书看,越看越爱看,越看越兴奋,越看越觉的这本书就是我要找的,觉的自己真能成仙得道了,我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把这本书看完,就让姐姐取走了,因为那时书很缺,几个人看一本。

后来姐姐建议我到炼功点学法,我就去了,每天晚上六点开始学法,那时学的很慢几天才学一讲,学到第三天,中午吃完饭,我习惯坐在转椅上闭着眼睛小憩一会儿,我就感觉自己在转,左转转、右转转,把眼睛睁开就不转了,再闭上眼睛还转,觉的挺好玩的也不在意。那时到晚间睡觉时,元神经常离体,到处游玩,有时去广州,有时去深圳。如果有人碰我一下,一秒钟的时间就回来了,真是好神奇!

我还喜欢打坐,我一上来就能双盘,第一天就双盘四十五分钟,因法轮在小腹直蹦,双盘的腿也在上下抖动,我有些控制不住,就把腿拿下来了,同修告诉我说:是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都是好事。

我修炼不到一个月,书里面讲的功的形式在我身上有许多体验。比如:打坐老是往后仰,差一点就躺下了,坐一个小时都是那个姿势,也不累,真的好神奇,这个状态十几天才过去。接下来就是走路老要离地,自己控制不住,走不远就得抱着路灯柱子休息一下,不然就往一边跑,这个状态一天就过去了,以后走路就感到一身轻,象有起重机吊着走。各种状态妙不可言。

我经常到小组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心性、境界提高的很快,经常在一起聊天的朋友见到我都说:几天不见你咋变化这么大,简直判若两人。因为我修炼以后,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为人处事的方式一下子就改变了,做事先考虑别人,不和人家计较,改掉了以前许多不良习惯,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每一天都过得很轻松、很充实,整天快乐的象一只小鸟。

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几乎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迫害,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受尽各种残酷的折磨,万幸的是保住了性命回到了家。

因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的升级,再加上媒体的造谣诬陷,我在家里的修炼环境也变的很紧张,不能公开学法炼功,心里非常压抑。这时师尊的法打進我的脑海,“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1]打那以后,我就不再背着家人学法炼功了。有一天父亲看我炼功就冲我发火,我当时忍住了没吱声。这里说明一下,我被非法劳教时,我先生把我的父母接到我家照顾孩子。等父亲消气了,我郑重的对他们说:这个大法我是修定了,如果这个家容不下我,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拿一本《转法轮》离开这个家。他们一看我铁了心了,从此以后就不再管我了。

我家开个店,卖手机和维修,每天来往的顾客很多,我就利用这个环境给他们讲真相。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向钱看,世风日下,做生意的多数都是靠骗赚钱,我修炼后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生意从不欺骗,比如说:手机听筒不响了,到我这来,我都是不急于拆机,先做调试,确定不是调试的问题才拆机维修,如果调试好了,我从来不收顾客钱,有的顾客说:我上次手机坏就是这个毛病,花了三十元,说听筒坏了,也没给调试拿过来就拆,你和他们可真不一样。我就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们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就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中共的无理迫害、天安门自焚真相等,然后帮他三退保平安,一般都认可,救人效果也比较好。

别人家卖出去的手机、配件从来不退,换还可以,但要顾客添钱,我家卖出的手机、配件不超过三天随便退换。记得有一年腊月二十几差几天过年,一位老大爷来买手机,他相中了一款手机买回去了,记得是大年初三他来我店,说他现在的老伴是后找的,事儿挺多,看他买的手机整天找茬跟他打架,年都没过好,问我们能不能给退了,少给点钱也行,我一看这么大年纪了,别因为这个手机再气病了,这大过年的,我就告诉他说:大爷这没问题,我给您退,不留您一分钱。老大爷非常感动都掉泪了,他说:这要换个店说啥也不会给我退的。他一个劲的感谢我,我告诉他要谢就感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教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要为他人着想。他就一个劲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给他讲三退,他说啥也没入过,我就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一遍接一遍的念,都走出门外了嘴还在念哪。

其实众生就是以各种方式来听真相的,虽然退了手机没赚到钱,但心里却甜甜的,又一个生命得救了!这种例子很多,在这个环境里每天都有众生得救。

从师尊要求我们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一直到今天,我几乎不放过每一次机会,无论是外出办事、逛商场、打出租车、购物、参加宴会、同学聚会、去公园、爬山等无论走到哪里,师尊都能把有缘人领到我身边,我都能很自然的给他们讲真相,帮助他们三退,讲真相救人已经溶入我的生活当中,成为我生活的一部份。

分家

我先生和他弟弟合开个店,店子开了十来年了,突然有一天弟弟提出要分家,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先生不知所措,就去找他弟弟问其原由,原来是因为我们修大法,在处理一些事宜上意见不统一。那当然了,常人想的是怎样赚钱,怎样把生意做大。大法弟子想的是如何救人,能一样吗?

先生也修炼,我就和先生在法上交流,修炼人遇到的没有偶然的事,分就分吧,也许是师尊安排的,该去哪颗心了。于是就开始分家,两个店子,一大一小,一个一百多平米,另一个五十多平米,那弟弟当然是要大的了,那就拿去吧。话是这么说呀!那么好放呢,这个心也是七上八下往上翻腾,这时师尊的法打進来了,“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感恩师尊的及时点悟,是该放下利益之心了。

第二天该分东西了,弟弟对我先生说:你在那看着就行了,我自己拿,弟弟就往箱子里面装东西,哥哥一看好的、有用的都让弟弟装走了,心里也不平衡,怎么办呢?自己是修炼人,还不能跟人家争,那这心在这堵着呢,还是放不下,索性背法吧。据他自己说:背了差不多有五十遍师尊的经文《精進要旨》<真修>,这一天才算过去了。等第二天早上收拾残局时才发现留给他的都是废品,两套修理工具连个螺丝刀都没给他留下。面对眼前凄惨的景象,他说了一句:“太残忍了!”收拾了一小天,卖了一车废品,也算得了点小收入,精疲力竭的回家了。

到了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个心老往上返,他还是没控制住哭出了声来。我问他,动心了?他说:在利益面前,亲情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是的,现在这个社会世风日下、唯利是图,邪党把人灌输的就是向钱看,为了钱父子离心离德,手足互相伤害,朋友反目成仇。我和他在法上交流,我们修炼人就不应该那样去做,修炼人遇事向内找,一定和自己修炼有关系,所遇到的事都是好事,也许欠人家的,现在还了。

师尊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2]

是的,我们要想修炼,要想超脱出来,就得把这些东西看淡、看轻。通过交流,他的思想境界升华上来了,心也就放下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跟我讲:说师尊点悟我了:昨晚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说自己杀了一头大肥猪,弟弟俩口子来要肉,我给了他们一半,他俩不走,说不够还得来点,我又拉一条给了他们还是不走,说还不够。我瞅瞅他俩不太情愿的又拉下一小条,他俩还是不走,我一赌气索性拉一大块摔给他们,这回他们说够了,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了,他俩拿着肉就走了。

先生这个梦,我悟到是师尊点悟,前世欠人家的就得还,欠债不还那哪能行!通过这次分家把欠的债都还清了,作为修炼的人就是大好事。先生明白了,跪在师尊法像前叩谢师尊!感谢师尊的及时点悟,才让弟子少走弯路。

在这里提一下,这件事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参与,我个人体悟,是他哥俩的因缘关系,让他们自己化解吧。

矛盾中向内找修自己

有位同修脱离整体一年多了,因她女儿怀了个双胞胎让她侍候。现在家里又多了两个小孩,还有一个九十岁小脑萎缩的老太太,她出不来,想在她家成立个学法小组,她在大组学法时提了两次,同修都不愿去。我就在想:师尊不让落下一个弟子,她出不来,又没人去就容易把同修毁了,因为我每次去她家时她都在看连续剧,法学得少,功也不咋炼,正念几乎发不上,身体偶而也出现状况,这样下去不行啊!我决定陪她去学法。在那陪她学了几天挺好,每天上午发半小时正念,还能学两讲法,孩子和老人也没闹,感觉还不错。

一天我俩学完法,从小屋往外走,我说:看这老妈妈多好坐在沙发上一会一觉,一点不磨人,下午配合全省发正念你也去吧!这话让她女儿听到了,就问:妈你下午出去呀?同修说:啊,不出去。我瞅瞅同修没说啥就走了。第二天早上去学法,发完半个小时的正念,我就对同修说:昨天让你去你没去,我们五个人在一起发正念效果可好了,晚上又去了另一同修家,我们九个人在一起发,发一个小时休息几分钟,然后再接着发,一共发了三个小时,远道的回去了,还有五个同修留下来发到十二点,那能量场可强了。真可惜,你失去了一次整体配合的机会。我又说:有两个同修没地方学法,我让她们上咱小组来,她俩不来,说怕孩子闹,不适应这环境。

说到这她就炸了,火一下就上来了,大声说:都是自私,我这个家谁没摊上谁不知道,你们试试,要是你们做的还不如我呢,我做的就够好的了。你们做不到的我都做到了,她边说边哭。我一听傻眼了,我觉的我也没说啥呀,她咋这样了,我就赶紧说:别、别、赶紧学法吧,学了一会她才平静下来。学法的过程中我就在向内找,这时师尊的法点给我了:“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2]是啊,我没有考虑同修的感受,自己说完了舒服了。又找到了许多不好的心,不修口,还有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这背后还隐藏着很大的私心。我就跟师尊说:这些心不是我的,我不要,请师尊帮我拿掉。

第二天我照常去学法,学完法,她对我说:你明天不用来了,找个附近的小组学吧,不用惦记我,我自己行能坚持学,你也别让别人来了,我不想让她们给我加不好的东西,就是有新经文时别落下我。这些话我听了心里不太舒服,但也没说啥就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同修今天的表现不对劲,她明白的那面多么渴望有同修陪她学法呀!那一定是被魔利用了,我这样一想心里一惊,那不是我执着同修的执着把魔给招来的吗?想到这法理更清晰了,对同修不能要求太高,同修脱离整体一年多,对她要求高了,她过不去,不把她推下去了吗?!我要包容同修,我悟到是同修脱离法时间太长,那魔看她要提高了,够不着她了,想用这种方式把我赶走,我不能上当。我边走也发正念,我就正告那个魔,你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招,即使你千变万化我也能识破你,我不会上你当的。

第二天大组学法,有一位老年同修找不到地方学法,她就住在我们小组附近,我就告诉她去我们小组学,她挺高兴,我把住址写给她了。星期一我照常去同修家学法,刚出小区大门就听有人喊我,我一看是同修的姑爷开着出租车,他让我上车送我去他家,我说:你拉活去吧,我赶趟。他说他转了一圈也没拉着人,正想回家碰到你了,快上车吧。我知道这是我做对了,师尊鼓励我呢,我在心里谢谢师尊!

来到学法点看那老年同修早到了,同修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和我们一起发正念。学完法,我向同修道了歉,把我悟到的法理和她交流了一下,她也挺认同。但学法过程中,两个孩子一齐哭,她女儿在外屋冲俩孩子发火,同修动心了,刚要起身出去,我示意她别上当,不一会孩子不哭了,一切恢复正常。学完法同修叮嘱说:坚持来,可别不来呀!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了一个理,在矛盾面前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我们往往都是有条件的找。不要强调表面的对与错,那都是假相,往往都陷在事里了,得跳出来看问题,在法上找答案路才能走正。修炼到最后的最后了,师尊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真是紧锣密鼓的。一定要抓住师尊苦心给安排的每一次提高的机会,决不能轻易的滑过去,一定把握好修炼的每一天。

用手机对讲救人

用自动语音救人已有几年的时间了,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拨出的多,接听的少,三退的数量也有限,心里很着急。一直想尝试着对打救人,始终没有突破。直到最近这两年才真正使用手机对讲救人。

刚开始打没有经验,说话很直白,往往是说了上句跟不上下句,很着急。有时打二三十个号码才能劝退一个人,所以平时就收集一些这方面的素材,比如:开头语,还有针对不同的众生会提出不同的问题,怎么去解答,想办法打开他们的心结。

开始对打时每个号码只打一遍,有时拨出一百来个号码才能劝退几个人。后来我就尝试着每打一个电话我都对着号码发正念,让众生不要失去得救的机会,同时请师尊加持!一个号码至少打两遍,多的打五到八遍,讲真相的过程中尽量语气祥和缓慢,把真相讲明白,众生才能真正得救。这样效果比较好,退的人也多。状态好时,接一个退一个。

我通常开头都是:喂!您好!接通这个电话有件非常重要的事告诉您,就是三退您听说过吗?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三退保平安!对方不说话、或说知道,就问他有没有人帮您退呀?他说没有,我就说那我帮您退了吧,起个化名就退了。对方如果说我听不明白,我就给他讲: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了,老天要和它算总帐了,咱举着拳头宣誓的时候把一生都献给它了,就是它的一份子,那就得跟它受牵连的。上天慈悲于人,知道咱老百姓是无辜的,给了咱一次脱离它的机会,那就是退出曾经加入的一切组织,老天灭它的时候咱才能免于淘汰。其实很简单,从内心同意退出来,起个化名就退了,神看人心。咱老百姓平安就是福,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真有灾难咱就是幸运的,我帮你起个化名叫什么什么,帮你退了噢。他说好,就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讲一般效果都比较好。时间允许的话再给他讲些基本真相。

有一次拨通一个号码没说两句就挂断了,我又打过去,他说你先别打了我骑摩托车呢,听声音是个男青年,我就说:你骑摩托车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阿姨更要告诉你平安的秘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保你平安的,阿姨把你入过的团队退了好保平安。他说好!我就帮他起个化名帮他退了,他说谢谢阿姨!他很客气的说:阿姨我开车不方便,我挂机了,我说好再见!当你真为众生着想的时候,他真的能感受得到,所以我们得用慈悲的心态才能把人救了。

还有一次拨通了一个手机彩铃是一家装潢公司的广告,电话接通后,我就说:喂,您好!听您的彩铃您一定是公司的老板,那您一定是祖上积了德了,您也是有福之人哪,有福之人就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这不我给您送福音来了,我就告诉他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又给他讲了基本真相,他很认可,然后很痛快的做了三退。其实利用对方的信息,顺其喜好讲真相效果也是比较好的。拉近了距离,对方比较容易接受。

我还经常配合给公检法人员打电话。有一次给一个公安局局长打电话,接通电话我说:喂!您好!您是某某局长吗?这个时间给您打电话没耽误您休息吧?他回答说没有。我说:是这样的,听您朋友说您这个人很有工作能力,心地很善良,只是不太明白真相,因此就给您打了这个电话,想跟您聊聊。他说是吗?好啊!

我说您知道吗?现在公检法系统的人明白真相后,都不参与法轮功的案子了,有的警察接到恶意举报后,都不出警;有的为了应付一下,出去转了一圈就回来了。我看他不吱声就问了一句,您在听吗?他说:你接着说,我在听。我又告诉他,检察院、法院也都在把这类案件一级一级的往回返,还有在开庭时当庭释放的。这样的例子很多,这些人都在给自己留后路呢,也都明白了参与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从现在形势的走向看,江泽民犯罪集团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它的爪牙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苏荣、王立军等已经被以反腐的名义给拿下了,其实就是迫害法轮功遭到了报应。

我又讲了习近平当政以来推出的新政策:《新公务员法》,还讲了二十多万人起诉江泽民等。跟他讲这些他都挺认可。他问我你怎么看现领导人?我告诉他:他把迫害法轮功的坏人都抓起来了,应该得到赞扬。你知道他为什么反腐那么顺吗?因为他顺天意而行,所以他怎么做都成。他说这我相信,江泽民没干好事。我又给他讲了共产恶党卸磨杀驴,文化大革命后八百多警察被拉去云南枪毙等。我告诉他,真正受迫害的不是大法弟子,是被谎言蒙蔽的众生。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从头至尾都是违法的,他捆绑公检法人员对大法弟子犯罪。所以说你们稀里糊涂的被欺骗了这么多年而不知。你不觉的可悲吗?大法弟子冒着危险在传真相,就是为了解救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其中包括你。最后我说:您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也告诉你的下属不要再去参与迫害,他说我知道,我会的。我说你一定是党员了。他说是,我说:我用化名帮你把那个党退了,我看你年轻有为就给你起个“高升”吧,因为你明白真相不参与迫害你会得福报的。他说好!谢谢!谢谢!我说愿您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通过给公检法人员打电话,我发现这些人都很敏感,一定要选择一个良好的开头,使对方没有了戒备心,还得用和善的语气、一颗慈悲的心,让他能感受到你真的是为他好。这样他容易接受真相,从而把他救了。

这样的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通过这两年对打总结的经验就是,只要我们用心就一定能做好,同时学好法,多发正念,救人不求数量,把真相讲透,救一个是一个。也希望我们参与对讲救人的同修能够坚持做下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十九年的修炼历程,感悟的太多、太多,尝试到了初期得法的兴奋和喜乐;体悟到了修炼中心性升华的美妙与殊胜;经历过了舍弃名利情时的剜心透骨;也体验到了魔难中正念正行时佛法的威严与神圣。修炼中的每一步,都能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与点悟,我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赐给我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让我无论在任何艰难的情况下,都能感觉到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学好法、发好正念、多救人,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兑现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个人体会,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