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之后

更新时间: 2017年01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日】师父说:“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1]

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写了起诉大魔头的起诉书,寄去了高检、高法。我和老伴同修也寄去了起诉书,几位老年同修在我家找来了快递,投递了起诉书。当时我心里很是兴奋。学法小组一直在我家,我也时不时的传递给同修大法资料。三件事每天都在做着,我的户口不在现居住区,最近我还要搬地方居住。我认为我和老伴同修平稳的做着三件事,旧势力够不着我们,邪恶也妄想迫害我们。

三个月后,我居住的地方派出所警察、居委会人员突然来到我家,问了一下诉江的事,马上就走了。走了之后,我立即认识到怎么没向他们讲真相呢。时间不长,我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来了警车,要抓我和老伴,他们没找到,打座机没人接,就找到我在外地工作的儿子,随即家人和亲戚就知道了,他们心里很害怕。

我想,大法弟子是主角。第二天就堂堂正正的去了派出所。去他们把我领到地下室审讯,要做笔录。我不配合他们,说:你们要问的,控告书上早已写明白了。铁椅子我不坐,因为我没有错,更没有犯罪。如果我说了不该说的话是在害你们,我们修大法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要用慈悲心对待世上的人。

派出所所长劝我要配合他们,我不吱声,一直默默的发正念。他劝我时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过来,也没有劝出结果。我认识到,我堂堂正正的来派出所,不是来受迫害的,我就听师父的,旧势力的安排我决不接受。我是救这里的警察的。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心一放到底。其中审讯我的一个警察让我劝退出了团员。

晚上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那个警察对我说:“关你一天了,快炼功吧。”谢谢师父用他的嘴提醒我。我心里想这里不是我要待的地方。一会警察对我说:送你回家吧。我心里想谢谢师父的保护。

在回家的路上,一警察叫我讲大法与诉江的事,我就讲了我在大法中如何受益,江魔头如何迫害法轮功,出卖领土,腐败治国,诉江是合法的。当晚七点半钟,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

第二天早上我立即投入证实法中去了,星期五要传的资料全部传递完成,又出去讲真相去了。

几天后,我知道派出所对我办了取保候审并罚了款,说是以后要归还本人。孩子和我说别去派出所要钱了,怕惹着警察。但我认为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常人怎能奈何得了神呢?我有师父的法身在身边,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要回非法罚款,是为了救他们,诉江的目地是救众生。

我连去派出所六次,就坐在大厅里或他们每天上午开会的地方发正念。五月十二日上午,他们终于退回罚款,给了我一张农行支票。我在农行取钱时,又给一位储蓄人员讲了真相,讲了这次非法罚我款的经过,那位储蓄人员明白真相后也退出了团队。

师父说:“在修炼过程中,在不同层次上给你设了一点难,那都是你自己的业力,是你自己的难,给你摆在不同层次上让你提高的。你只要一提高心性,就能过去了。”[2]正法進行到了最后的最后,我决心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叫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因层次有限,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