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后遇到的麻烦和反思

更新时间: 2017年01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

一、诉江后被非法拘留前

本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从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开始绑架诉江大法弟子,到十一月上旬绑架了十多名诉江大法弟子。这样连续发生绑架事件,学法、修炼、救人的环境被破坏,更严重的是,导致参与绑架大法弟子的警察犯了罪。

后来传出说县国保要拘留我。我应该怎么面对?我心里问自己:诉江是谁安排的?是师父安排的,起诉大魔头是为了救度众生,特别是救度公检法的众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又问自己:你是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诉江的同修被绑架迫害,警察在犯罪,影响阻碍救度众生,你怎么办?和同修交流,同修说:我们得向内找,这是针对我们整体来的,我们人人都向内找,修自己,邪恶也就解体了。

我就开始查找自己的诉江动机,找来找去,找到了一颗显示心,这颗心的表现是怎么样写控告状,第一稿写好后总觉的象讲真相文章,就推倒重来,写完第二稿之后也感觉不如意,这哪是法律意义上的控告状啊?又从新写第三稿,决定不论从形式上,还是从内容上都象一份法律意义上的刑事控告状,措辞都是法律术语,拿出去一看这是法律人士写的,显得与众不同。还曾经带着这颗严重的显示心到市里与同修交流怎样写好诉江控告状,现在查出来了我得把它去掉,一点也不能保留,就每天增加发正念次数清除它,也求师父帮我拿掉。

针对参与迫害的国保警察,我是站出来讲真相?还是回避?出来讲真相可能有被拘留的危险,如果被拘留可能要牵连单位领导,单位领导会怎样看我。如果回避,这是自我保护的一个办法,自己肯定不会受到伤害。可是同修怎么办?特别是刚刚走出来的同修,如果再遭受迫害后果会怎么样?警察怎么办?其他世人怎么办?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就问自己:你是真修弟子吗?我就加强学法,用法来加强正念,用法启迪我的智慧。每天增加发正念次数,不断清除自身空间场的败物和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明知道自我保护的思想是不符合大法的,可是就是去不掉。我就求师父帮我把这种败坏物质拿掉,不断的发正念,两种思想反复较量,有的时候比较激烈,有的时候比较平缓,这个过程经历了十多天。大约在十一月二十日前后,终于把自我保护意识清除了,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谢谢师父帮弟子清除了自我保护意识。弟子现在法理清晰了,正念很足了,弟子在警察面前能立驻足了,没有怕心了。弟子心里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请师父安排吧,弟子就等着警察上门来。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县公安局国保警察三人着装到我们单位找我,一進我办公室领头的问我:你是某某吧?我回答说:是。接着他就自我介绍说:我是×××,我们是县国保的,今天来找你有事,请你和我们到公安局去一趟。并拿出工作证给我看。又说:我们已经和你单位领导说过这件事了。

我就跟他们去了公安局,在车上我就开始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到了公安局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那个领头的(不便公开其人姓名)一边给我作笔录,我就一边给他讲真相。从法轮功是什么讲到共产党是什么,讲到江××为什么要利用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讲到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了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还讲到善恶有报的天理,告诉他,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李东生表面上看都是反腐败落马,其实是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还给他讲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自杀事件的过程,告诉他刘传新为什么要自杀。还给他讲了我们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那些红色造反派在“文化大革命”当中的表现和老干部怎么样挨批斗和“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造反派的悲惨下场。告诉他中共惯用的手段就是卸磨杀驴。

他当时用电脑打印了一份笔录,说是我的询问笔录,还把笔录给我念了一遍,我一听根本不是我说的话,都是他编的,我说这份笔录不是我说的话,他就把这份笔录撕了,又重新作了一份笔录,我说一句,他写一句,当他写到法轮功是×教时,我说法轮功讲“真善忍”怎么能是×教呢?我告诉他这是江××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说的话,之后《人民日报》登了一篇评论员文章用了江××的话作标题,你要不信你可查一查法律,你翻遍所有的中国法律没有一部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江××的话和《人民日报》的文章能有法律效力吗?他自言自语说:这个事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他打印完笔录之后让我看了一遍,又让我签字,我说:我不能签字,我要签了字,就等于是害你,将来这份笔录就是你们犯罪的证据。

我又从宪法对信仰的有关规定讲到刑法对破坏信仰的有关刑罚规定,讲到最高检察院关于保护举报控告人的权利的规定,讲到公安部新出台的警察执法错案责任追究规定,又讲到二零一五年三月份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推出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新规定,又给他讲了我们控告江××的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

我又告诉他“六一零”被人称为“死亡岗位”,到目前为止全国“六一零”人员遭现世报应包括死亡的是最多的。他问我:那我怎么办呢?我也得调离这个岗位吗?我说:你倒不一定非得调离,你也可以利用这个岗位和你的职务保护大法弟子,你就是做到了立功赎罪,也能为你和你的家人以及子孙后代积了德。

我又告诉他: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都得受到追查和审判,都触犯了现行国内刑法和现行国际刑事法律,都是犯罪嫌疑人,如果你现在就能收手不再迫害法轮功,你的犯罪程度可能就不大,还有挽救的机会。

最后我劝他:从现在起你别再抓大法弟子了,就到我这儿就结束吧,我这是真心为你好,我希望你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给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我说:你知道人不治天治这句话吧?他把我送到拘留所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客气话:委屈你了,老爷子。

二、拘留所的十五天

在拘留所的十五天,我每天都坚持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众生。和同监室的人讲完真相劝完三退后就利用放风时间和其它监室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十五天共劝退十五人,其中包括二名拘留所的警察。

在拘留所的第三天放风时,有一个被拘留的年轻人带领四、五个被拘留的其他年轻人让我给他们讲真相,当时有一个和我同监室的姓杨的被拘留的人不让我讲,我就说:你阻挡别人听真相对你不好,你不愿意听你可以不听。其他几个年轻人说:我们要听,是我们让这个老爷子给我们讲的,你干嘛不让讲?这个姓杨的立即就不吱声了。我就从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起,当讲到第三个疑点时,有一个小伙子插话说:我看完电视就觉的不对劲儿,就感觉有假。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修自己的这颗心,我给他们讲了“真善忍”,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教人向善的,让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法轮功有五套功法,动作比较简单,告诉他们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炼功七年多没吃一粒药,什么病都没有了。当时有一个小伙子要学功,我就教他炼了第一套功法,他炼完后说:我感觉身体热乎乎的。我说:开始学功多数人都有这种感觉。

接着我又讲了中共崇拜斗争哲学,讲“假恶斗”,告诉他们中共从建政到现在推行的全是暴政,它容不下法轮功,它才要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出于妒嫉心利用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给外国人。现在法轮功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还给他们讲了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自由”,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还告诉他们我们控告江泽民是有法律依据的,最高检有规定保护控告人的控告举报权利,他们拘留我是违法的,是犯罪,这是江氏犯罪集团残余势力对我们控告江泽民的打击报复。

他们明白了真相后放风时就在走廊里喊“法轮大法好!”遗憾的是有一个姓杨的被拘留人不接受真相,不听真相。由开始反对讲真相,到后来不反对我讲真相了。

再有时间我就是背法、发正念,背《师徒恩》、《法正乾坤》、《正念正行》、《别哀》、《怕啥》和《境界》、《修者忌》。再就是利用放风时间和同修交流,背法。那十五天真是一点怕心没有,一点顾虑心也没有。

拘留所的一个值班警察在我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到我的监室看我,当时我正在发正念,他進屋后就说:我看你炼功炼的挺好的,我说话影不影响你炼功啊?我说:不影响,你说吧。他接着说:这种功法挺文明的,也不影响别人,我一看你的身体状态和言行举止,就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肯定对身体有好处,我将来退休后也炼法轮功。我就告诉他,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现在全球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炼,有很多高级知识份子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争不斗,遇到矛盾查找自己的不足,你说这对社会不好吗?他又说:我看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炼吧,我回我办公室了。

三、走出拘留所后的反思

我回家后A同修和我说:大哥呀,你是不是给邪恶签字了?我说:询问笔录我没签字,我只在传唤证和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签字了。A同修接着说:不怪同修说,某某某(指我)总说不能给邪恶签字,他怎么还给邪恶签字了呢?我听了之后心里很不舒服,心想这是同修对我不理解呀,我就和A同修说了一下我的认识和想法。A同修又说:大哥呀,你赶快找找自己吧,我看你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

我经过二天静下心来反思自己,反复查找,一个心一个心的梳理,感觉A同修说的很中肯,我确实是把自己看的很高,这颗心很容易自心生魔,再往深挖发现这是邪党的东西,也是坚持自我的根源,再挖到根那就是私,是旧宇宙的东西,只有把它修掉才能進入新宇宙。

当时只有一个同修和我说:咱们县的国保警察只有你能和他们讲清真相,别的同修还是讲不了。我听后只当作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嘴鼓励我,鞭策我,我不能自以为是,更不能骄傲,我得谦卑为人,认真做事,精進实修,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再查找还有一颗心,在被非法拘留前没找到,在我心里总有一颗想让同修认可的心,想让同修说,某某某真行,确实有能力,就想听赞许的话,奉承的话,总觉的听了之后心里美滋滋的,再查下去发现这不也是邪党的东西吗?它的根源和显示心的根源是一样的,必须把它修掉。

妻子说我,你当时都想到了你应该给国保警察讲真相,你还求师父加持你了,你自己也有正念了,那你怎么不让同修帮你发正念,你主动上公安局国保大队去讲真相呢?你怎么还非得等国保上门来找你,你再讲真相呢?那不被动吗?我说: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现在向内找才知道是有一颗怕心,怕我自己去了再回不来被他们拘留了,单位领导还得埋怨我没事找事。现在看来是我的观念不对,是这颗怕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幸亏有师父看护。

妻子又说:你要是把国保警察当作你的众生,你堂堂正正的去给他们讲真相,师父也不能让国保警察拘留你,再说他们也动不了你呀。妻子的一番话,我才意识到是自己平时修的不扎实。

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从那以后半年内再没有绑架迫害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