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当年在北京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疯狂开始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迫害,我们想起师尊《精進要旨》〈大曝光〉中的这段讲法:“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

面对市里辅导员非法被抓、当地公安分局的警察轮番的在我们家监视,我们并没有被他们吓倒。一天下午三点多钟,突然天空乌云密布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们顶着雨,到了外面找了两辆北京牌面包车,十几人去了北京。我带着我不满五岁的女儿,与同修踏上正法之路。一路上四、五道关卡,我们都闯过去了,顺利的到达北京。

北京黑云压顶,空气中都透着紧张的气氛。我们大法弟子默默背着师尊的法,当我们到信访办外围时,公安人员就给我们截回来,那我们就到西单那边去信访办,被截回后,又赶到东单准备去信访办,脚上都打上了血泡,脚与鞋都粘在一起了,最后,从北京买了一双鞋换上,忍着疼痛继续走着。

我带着女儿到东街口,当时看到长安大街上,十里的长街,到处都是同修。光看到同修在缓缓的移动,根本看不到其他的,甚至连车辆都没有。警察把我们堵到长安街口不让过去,警察围攻我们,当时我们女同修站到前面,怕男同修遭警察殴打,女儿说保护叔叔们,妈你看那边警察打叔叔们哪。我们一看是啊,我们拉起手形成一个整体,把男同修挡在后面,而男同修怕我们受到伤害,让我们到后边。那时就有无形的力量在帮我们。

还看到一个女外国记者拿着照相机在拍照,警察们一起上去抢外国女记者的照相机,并给狠狠的摔在地上,而且连踩带跺给跺的很碎,还把女记者给推倒。这时警察围的人多了,我们就看不到了。

我们被强硬的推到一辆大客车上,拉到国际乒乓球体育场暴晒。后来又给我们转到朝阳区大体育场,当时的气温在38℃、39℃左右,加上体育场水泥地面和四周的玻璃反射光的热量,整个体育场更热了,警察们十分钟一换岗。而同修们默默的坚守着信念,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在体育馆中一排排的席地而坐。我们被分了片区,我们都到河北片。

我的女儿和其他同修的孩子们不停的给同修们运水,暴晒的小脸象苹果一样红,女儿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我问女儿饿不饿,她甜甜的一笑说:没事,妈,为了说真相不饿,你们都没吃,还不让你们大人喝水,他们太不讲理了。

有一个小士兵看到我女儿这样乖、这样懂事,又晒成那样,心疼的流下了眼泪,把分给他的矿泉水递给了我女儿。女儿说:叔叔喝吧。小士兵更哭了,都哭出了声。他们十分钟一换岗,在换岗时,还要把自己身上泼上一盆凉水,防止中暑。

同修们这颗坚信大法的心天地可见,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每一位同修。到了下午时,天空中出现了师尊那高大的身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暴日,给同修们遮住日晒。同修异口同声的说:看,天空的大法轮。而我抬头看到的是师尊的大法身在为我们遮挡,师尊的头就是太阳,整个身体就坐在体育馆的房脊上,放射出的金光都打在我们每个同修身上,所以,同修一个晕倒的都没有。

那些士兵和当官的,一会晒倒一个,一会中暑一个,可他们就没想一想,为什么大法弟子就没有一个晒晕的呢?就连幼小的孩子们都晒不晕,这不是大法的神奇吗? 这不是大法的超常吗?

同修们一遍接一遍的背诵着师父的法,不饿也不渴。到了第三天晚上,我们被强拉硬拽到一辆大客车上,我们被拉到了廊坊一中操场。当时邪党恶官调去了一个班的武警和士兵,把体育场的四个角架起了机关枪,枪膛上了子弹。

七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这两天,广播污蔑法轮功,我们放下生死,大声的声讨他们的罪行,他们就开始打同修,抓人。有一女同修被那些武警和士兵连踢带打,当时她好象就被打的象没气了一样,两个武警就拽着她的脚,脸就挨到地面上,硬把她拽走了,满脸的血迹。邪党恶徒又打倒了几个男同修,这时,其他人都喊不许打人,不许拖走大法弟子,场面悲壮。

记得最清楚的一个男同修一家三口,儿子当时也就五六岁吧,男同修戴着眼镜,很文雅,看着也很有素质。当时就被警察打倒在地,而且用皮鞋踩在他的脸上,十几个警察连踢带打把男同修打的血肉模糊,眼镜被踩碎,他的儿子大哭,我们都喊:不允许打人,我们是学“真、善、忍”的,你们为什么打人?他们说打的就是“真、善、忍”。这时我们都按捺不住,为什么这样无理?我的女儿大声哭,孩子们都喊不许打叔叔、阿姨。我一看男同修都站起来,这时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在我耳边响起“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就告诉男同修们师尊的这句法,这时同修们都坐下背师父的法《无存》,一遍又一遍的背,他们那些警察要把这位男同修拖走,我们不让,可是他们哪里还有理性?哪里管你死活?硬是拖走那名男同修。可是他的妻子、儿子大声的哭喊着,孩子们都哭成一片。真是揪着我们每一位同修的心啊!

当时大概有两千多名大法弟子吧。下半夜,我们被当地公安分局的警察劫回。为了让我说出去北京的车牌号,把我关到刑警队死囚犯的笼子里,动不得,睡不下,天气又热,满身的汗臭味,还戴着脚镣手铐。非法关押迫害了九天才放我回家。

时至今日已经快十七年了,在今年的七二零到来之际,我把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北京证实法目睹到情景写出来,为了揭露警察的残暴,激励同修们珍惜来之不易的修炼环境,放下一切人心,精進实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