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新唐人”后丈夫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自从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开始修炼大法至今已经二十年了,得法初期,正是大法在大陆洪传之时,自己因怀孕,初期妊娠反应较大,经先得法的母亲一再劝说,开始走上大法修炼之路。当时丈夫只是面露怀疑之色,并没有直接干预。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随着中共媒体散播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谎言、中共警察对大法弟子的疯狂抓捕、迫害,丈夫开始粗暴的阻止我修炼。尤其是当我母亲家(是当地的学法小组)被非法抄家及母亲因去省城依法上访却被非法抓捕、关押后,丈夫的精神接近崩溃的边缘,他将他所有被中共惊吓后的情绪全部发泄在我的身上,粗鲁的谩骂、摔东西、冷暴力等等充斥在这个原本宁静、和睦的家中。

很庆幸,一九九六年至一九九九年这三年,我的学法还算扎实,我很清醒的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我没有过多的担心被非法监禁的母亲,我知道她有她该走的路,我相信她也能坚定自己的信念。当我放下惦念的心,依旧照常学法炼功时,感觉自己的空间场一片祥和。可是丈夫被我的淡然進一步激怒,他认为我冷血、不顾及自己母亲的死活。为避免他误解,我及时调整自己的做法,陪同他按照他的想法托人、找关系,试图解救母亲出来(没有花钱),当然都是无功而返。

大约一个多星期后,母亲毫发无损的回来了,依旧白胖白胖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我们相视而笑,笑得坦然,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和同修们依旧高高兴兴的来母亲家学法(因为孩子小,丈夫做生意,公公婆婆在我们结婚时就提出不给带孩子,所以我也经常带孩子住在母亲家,跟大家一起学法)。

丈夫本以为母亲吃了这个“大亏”会长教训,没想到我们依旧学法不怠,他气得更加失去理智,经常当着母亲的面破口大骂、指桑骂槐。到母亲家,坐下来就吃、躺下就睡,不干任何家务活,不给一分赡养费,还整天阴沉着脸。好在父亲、母亲都是大法弟子,我们总能相互鼓励,多多学法、查找自身不足。

丈夫见说不动我们,就提出不准让孩子学法炼功,并且经常在孩子面前说我们的不是、说大法的不好,试图让孩子抵触我们和大法。但是孩子在我肚子里孕育时,就开始听闻大法,圣洁的大法早已深入到她的心中。所以任凭丈夫如何哄骗,孩子也是非常的坚定(上学后不入队、不入团,很少参加补习班,学习成绩却一直很好,去年已经顺利考上大学)。

那几年,丈夫只要见我在学法炼功,就开始大发雷霆,骂我懒,说我不干家务,后来发展到抢我手里的书、撕书。只要我心绪不平的反驳他,他就大打出手。

从小到大,我也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别说没挨过一个手指头的打,就连骂在我印象中也是没有的。因为我从小就懂事听话,身体素质又不太好,头疼脑热的小毛病经常有,所以父母哪舍得打一下、骂一句,疼爱还来不及呢。这可好,嫁给他没享受什么好生活,却要经常挨打受骂。因为怕父母惦记,所以不敢告诉他们。心中却时常出现不平的思绪。好在一直跟同修们学法交流,法理越来越清晰。

但各种考验在不断的升级,在之后的几年里,丈夫先后四次以离婚为要挟让我放弃大法,甚至开出的离婚条件是房子及所有财产都归他、只有孩子可归我。当时有刹那间的心灰意冷,但很快调整过来,告诉自己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虚幻,放弃什么也不能放弃大法!见我依旧坚定,丈夫也就不再提离婚的事了。

想着丈夫能与我在今世成为一家人,此中渊源甚深,所以一直利用各种机会跟他讲真相,可他也一直没有接受。直到有一天,他发现我登录的动态网上有关于股市和当今时事的报道,这吸引了他,开始经常性的登录动态网,看他喜欢的内容。我也经常利用这些话题慢慢引导到真相内容上来。他不再粗暴的打断我了,而是默默不语。

后来看到明慧上推广“新唐人”电视,我就特别希望自家也能安装。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起初丈夫看“新唐人”的时间很短,总是担心被别人发现,只要家附近有警车,他也特别的害怕。但是慢慢的,他根本离不开“新唐人”了,他明白了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是最善良的人,也清楚了邪党是在做坏事,所以我们不应该怕。

如今丈夫不但不阻止我和孩子修大法,而且还能在朋友和家人聚会时主动揭露邪党的恶行、指出哪些行为是邪党文化等等。我们一家人又恢复到从前温馨和睦的氛围中了。

丈夫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跟观看“新唐人”是分不开的!所以建议家里有常人的同修们都能安装新唐人,当然大法弟子的状态、在家里的表现、心性也都要达到标准才行。愿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修好自己、利用好一切大法资源,清除好周边的环境,善化每一位有缘人!

个人层次所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