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法真相的“幸运之旅”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在旅途中,人们能聊聊天,会使枯燥的旅途不那么漫长,那更是一个讲大法真相的好机会。

不愿补卧铺票的金矿老板

一次是火车上的长途旅行,从出发到目的地,需要十个小时。

我坐的是硬座,在三人席的中间,左边是一位大姐,右边是一个小伙子,对面左边是两母女,右边边上是一位中年妇女,穿着皮草,看上去比较富有。

火车是晚上八点多发车,发车后,我与他们搭讪,得知都是到终点站,对面右边穿皮草的中年妇女比较健谈,说她在开金矿,这次回省城办事,没买着卧铺票,先在硬座坐着,待会儿去补买卧铺票,我一听,想得抓紧时间给她讲真相,于是就从她的金矿开始聊起,发现她很相信神佛的事,就给她讲了一些善恶有报的故事,又谈到修炼。我左边的大姐也很感兴趣的加入到我们的交谈中,原来她是一位佛教居士,对面的两母女和她是同行的,也是居士,在一个信神的氛围中我轻松地给她们先一一做了三退,我从古谈到今,有趣、有意义的故事一个接一个,然后很自然地讲到了大法真相,她们都能够接受,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那位金矿老板才发现她忘了去补卧铺票了,一看时间十一点过了,她犹豫了一会儿,想去补票又舍不得离开,最后在那位大姐的劝说下,最终没去买卧铺,陪我们坐硬座。

就这样我在火车上给他们讲了一晚上,直到凌晨三点前,大家才略略休息了两、三个小时,一算前后竟讲了六、七个小时,那位居士大姐明白真相后非常欣喜,对大法充满了敬意和向往,连呼遇到了“善知识”,并主动留给我她电话和住址,希望我到她们那儿去玩。

到终点站后我们相互道别,因为坐在我右边的小伙子听我们谈了一晚,一直没答腔,我下车时特意和他走一块出站,这时我重新再给他谈三退的事,他毫不犹豫地退了,我衷心地为他祝福,大家愉快的道别了。就这样这趟真相旅途圆满的结束了。

长途大巴上劝退“自信”的眼镜店老板

类似的长时间讲真相的经历还很多,我记得在一次长途大巴上给一位眼镜店老板也就是这样从方方面面讲了五个多小时。

这位四十多岁的眼镜店老板事业有成,看过的书籍很多、涉及的面也广,非常自信,也很“现实”,他觉得自己知道一切,看透和看穿了一切,他了解一部份真相,但我听他从口中说出的不少东西,不过是在重复邪党“精致”的谎言,那些谎言与不重要的事实掺和在一起,极具迷惑性,以至于我开始几乎难以说服他,和他在一些次要问题上陷入争论,他的思维反映也是极快,我感觉我们就象是進行一场“唇枪舌剑”的“辩论会”。

后来我冷静下来,觉得这样讲真相效果不好,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我平静和冷静下来,当他固执的重复邪党欺骗性极强的“理论”时,我就默默地发正念,当话题陷入他的思维死胡同时,我就主意识很强的转移话题,由于心态平和,符合了法,师父加持了我,赐予我大法中的智慧,我发现,自己的大脑容量变得越来越大,思维清晰,思路真是源源不断,我对“广大”这两个字有了新的认识,对他的很多问题,我马上就知道该怎样巧妙地回答了,不再象开始那样的争论状态,而是从一些故事、或表面看似和这个问题无关的事上说了回来,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过程中我觉得自己根本没多想,我真的体会到是师父在做,是大法在救众生,我只不过是在那儿动动嘴而已,渐渐的,我觉得他背后有些非常顽固的东西解体了,失去了开始的气焰,在静静地听我讲真相了,话题基本上在跟着我的思路走,直到最后做了三退。

整个旅途有六个多小时车程,我算了算,除了上车时,和客车中途在休息区的休息时间外,我给他讲了五个多小时,下车之前他在其它一些问题上又开始“不清醒”,但我知道他主要的真相已经明白,而且做出生命中正确的选择:退出了邪党组织,我已不再为他担心,他那些几十年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除的,对他的那些“人生经验”,我不再多说什么,我送了他翻墙软件,希望他今后能了解更多真相,他接受了。

在各种长短途旅途中,我就这样给坐在我身边的很多人讲清了真相,多少次这样的旅行真的是“真相之旅”和“幸运之旅”啊,那些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的有缘众生,一定有了幸福美好的未来。

记得有一次我在旅途中给一个善良的小伙子讲清了真相,他很接受,并愉快的做了三退,两个小时汽车车程基本上该讲的都抓紧讲完了的时候,车就刚好到站了,这时,车里一下响起了一首旋律优美的歌曲,其中有一句“幸福快乐是结局”,我一下会心的笑了,我想:我相信,我一定相信,这位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了邪党的小伙子一定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结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