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迫害致死,山东龙口曲绍增控告元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龙口市石良镇曲家沟法轮功修炼者田香翠,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依法去北京上访,被暴力截回,被当时的丰仪镇中共政府人员曹承绪(现为龙口市610办公室头目)等人毒打谩骂,电棍电击、烈日暴晒,七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

田香翠
田香翠

近期,田香翠的丈夫曲绍增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他在控告书中说:“我的老伴田香翠,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全都好了,家里、地里的活全靠她。法轮功讲“真、善、忍”,重德向善,提高心性,对家庭、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我非常支持我老伴修炼法轮功。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只要求自己做好人的老太太,却在江泽民一手发动的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被石良镇政府人员曹承绪给活活打死,十六年来,没有给我们家属一个说法,杀人凶手依然逍遥法外,甚至升迁至龙口市610办公室主任。十六年的冤案不昭雪,天理何在?法律何在?”

依法上访 被绑架摧残

二零零零年七月,龙口市丰仪镇(现合并为石良镇)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进京上访,被遣送回丰仪。此前,已有曲沛诗、刁忠兴、于水等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拘禁,随意谩骂殴打。七月十二日进京上访的田香翠等学员,十三日被绑架回丰仪镇,十三~十七日在非法拘禁期间,他们每天早晨至晚上十~十二点被强制在屋外罚站、日间曝晒,不给水喝,晚上在屋外地上睡几个小时,白天继续罚站,还要被逐个叫去污言秽语的谩骂,拳打脚踢。有时五、六个人毒打一个人,不问死活。有的学员挨过五、六次打,有的被强制坐在椅子上,脚搁在另一个椅子上,悬空的腿坐上人,酷刑迫害花样翻新,这些学员被折磨得个个鼻青脸肿,遍体鳞伤。七月十三日当天不给饭吃,以后开始给午饭、晚饭,每顿饭干啃半个馒头,只有十七日早上给了点饭,中午破例给了一点菜,不给筷子,只能用手抓,这是他们的真实情况,毫不夸张。丰仪镇书记曹承绪对来看学员的家属说:来领人先拿一万二千元钱(勒索钱财),但这些清贫的学员当然拿不起这么多钱。十七日下午,这些学员被绑架到龙口市拘留所。

田香翠被迫害致死

当时六十一岁的田香翠,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进京上访之前身体状况很好,十三日被绑架回丰仪镇后,被曹承绪打骂过一次; 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又被曹承绪、赵金田、柳延波等人无人性地殴打,在气温高达三十五度的情况下对她用电棍毒打。后又被罚站,在烈日下曝晒,后来实在坚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过去,此后经常头昏、恶心、呕吐,不能吃饭,还不停地咳嗽,吐出的痰中发出腥臭的气味。

田香翠十七日被绑架到拘留所,仍不能吃饭。拘留所警察见田香翠实在是身体太弱,昏迷不醒,不能进食,没敢体罚殴打她,但伙食仍然是老规矩:一天两顿,每顿一个小窝窝头。田香翠健康状况日趋恶化, 二十一日下午,拘留所警察见势不妙,通知丰仪镇政府,丰仪政府推卸责任、不作为,却通知其家属领人。

田香翠被家属送至龙口市北海医院抢救。此时的田香翠浑身是伤,面无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经抢救无效,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死亡。家属合理向北海医院要病历,医院拒绝交出。这明显违反了住院常规,此中缘由不得而知。

龙口市拘留所警察怕承担责任,让田香翠同拘室的人(曲洪莲、刁海莲、慕福芸、韩贵珍)写证明,证明龙口市拘留的未打田香翠,是丰仪镇政府打的,并按手印。

此前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禁期间,拘留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体罚、谩骂、殴打都是常有的事,到期后,丰仪镇政府来人接回丰仪,软硬兼施,采用敲诈勒索、虐待式体罚、非法拘禁二十~三十天不放等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这次田香翠死后,出人意料,其他法轮功学员到期后,直接回家,政府无人露面。

丰仪镇政府人员曹承绪、赵金田、柳延波等人,作为政府官员,置国法于不顾,滥施淫威,他们无法无天、嚣张跋扈的嘴脸都是在江泽民要求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实施的,曲绍增老人今天控告元凶江泽民,把他绳之以法,押上审判台,以还法律的尊严,还死者一个公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