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就在身边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今年73岁,回想修炼法轮大法这么多年来,从身患几种严重的顽疾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深感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大法的神奇,现在给大家说说我在修炼中经历的几件神奇事。

有缘得法是前世注定

修炼前被疾病折磨的感觉生不如死,人活着就是受罪。一次偶然的机会侄女送我一本《转法轮》,说这是一本天书,能使人身体健康,道德提升。当我双手接过大法书时觉得自己身体一震,好奇怪啊!

当我看了两个小时后就感觉头晕想吐,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就在我得法的第十二天的晚上炼静功时刚一入定,突然脑子里闪出九岁时做的一个梦,也是好多人围成一圈一圈的在打坐,梦里的地点,房子树木等环境和当时打坐时太像了,梦里打完坐就有人喊话让大家面向东听讲话,然后有两人从南面抬来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个木盒子,很奇怪那木盒子竟能讲话。

过了几天辅导员说今天不炼功,大家一起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接着梦中的情景出现了,有两人从南面抬过来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个录音机,大家都面向东听师父讲法录音。这才揭开了我童年的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梦,原来自己得大法是前世注定啊!

大活人没血压

2014年有人在我市推销健身床,先免费试用不要钱,熟人非要我陪她去也就去了。

当时大约有五十多人在场,那儿的负责人首先就问我,大姨你的血压高吗?我说不知道。她要给我量血压,我就伸出左胳膊,一测指针一动不动血压为零,不管她怎么操作指针始终为零,她怀疑是不是血压计坏了啊,那就给我一起去的熟人测下试试。一测正常,又给其他的人测血压计都正常显示啦,她说这回血压计好了,那我给你测测右胳膊吧。一测血压还是零。

她说你两个胳膊各测了三次血压都是零,我干了三十多年从没遇到过这样奇怪的事,一个大活人没血压,你是个奇人,不可思议。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心想,师父说炼功人身上每个细胞都充满了能量,常人的血压计能量得出我的血压吗?

紫黑色的舌头正常了

在2007年4月8日,我忽然发现吐痰时带血,心想:我是修炼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好事。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六天过去了还是这样,于是我就想用镜子照照口腔,一看我的整个舌头都是黑紫色的,舌纹里还有血。老伴知道了,可吓坏了,非叫去医院不可。我坚持不去,他就把孩子们都叫了回来。他们说什么我就是心不动。老伴没办法就说,咱不去医院就到楼下的小诊所刘大夫那去咨询咨询吧。

到那刘大夫一看就说:“大姨,你这病我没见过,你马上到大医院找专家去看看吧,千万别耽误了。”家人一听更害怕了,硬把我拉上出租车去了医院。趁家人去挂号的时间我集中念力发正念三分钟。紧接着专家开始看,看完后没说什么又叫来两位大夫看,但都不知道是什么病,就试着开了三张大处方,有中药的,西药的还有保健药,说吃完了再来看。

我赶快把处方拿在手里跑出了医院,家人争着要处方拿药。我说不是病不拿药。老伴和孩子们就抢处方我就不给。他俩都生着气回家了。

到家后我用镜子一看,舌头完全好了,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家人也都惊呆啦。在事实面前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全家人都诚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遇车祸师父救了我

2012年1月8日,女儿骑电动车带着我外出。突然一辆大摩托车直奔我们而来把我们撞翻在地。当时我就昏迷不醒。我被拉到医院做了各种检查:CT、B超、磁共振、心电图、心脏24小时监测,又输上氧气,打上吊针,推到病房约三小时后我才醒来。

睁眼一看,我怎么在医院呢?我和家人说,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带我回家。想起来,可是全身动不了,胳膊、腿、脚都不好使,根本不会动也不能翻身,也不能吃饭,吃什么吐什么。

就这样住了十天院后,我提出回家。科主任对我说,老人家本来不想让你知道你被撞的有多严重,怕你有思想负担,现在不得不告诉你了:你是头颅腔内出血、积血、积液,头上有个苹果大的包,九根肋骨全部断了,腰椎两处骨折,腹部积液,胸腔积血积液。身体左侧从大腿到前胸再到脖子,由于内出血都是黑紫色的,全身没好地方。象你这么大的年纪能救过来就是奇迹。他说,幸亏你的身体素质很好。象你这么好身体的人很少很少,甚至没有。他还说,我们全科的人也很佩服你的忍耐力,被撞的这么严重,就是三十岁的小伙子也得叫上几天说疼的,而你没有说一句,好象一点不疼的样子。

我当时确实没有感到疼也不难受。当我住到第十二天时,每天晚上有规律的发烧,晚上九点开始体温就升到38.9度左右,到十二点,不用吃退烧药开始退烧。大夫也找不出原因来。这样持续了四天。我想是不是师父点悟我要出院呢?到六点发完正念我合十问师父:如果是叫我出院,今天晚上就不要发烧。还真神了,当天晚上就没发烧。

我的心情很激动,第二天非出院不可。大夫和家人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是脑出血随时都有危险。不能出院就又开始发烧。我给老伴做工作说:你知道我是炼功人,我们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我出院后保证不再发烧,我可以给你立字为据,如果大夫怕担风险我也和他们立约为证,出院后无论出现什么事情与医院无关。从那天开始我坚决不打针不吃药,他们也没办法了,才同意我出院。

出院时医院给我带回来一千元的药品,说要求按时吃,否则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等等。我心里说,你说的不算,我没事,师父说了算。回家后我一粒药也没吃,谁说我也不动心,我还把因肋骨骨折给我胸部上的固定装置卸了下来。

我出院后当天开始就再也没发过烧。

但我的身体还是不能动,不会翻身,这样在床上躺了三天。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要站起来,我要自己走!叫老伴把我扶起来,把两条腿放到床沿上,老伴和孩子站到我两边随时保护我,我说你们不要扶我。我集中念力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谁也别想迫害我!请师父加持我,我要站起来大步往前走。”大喊一声:“站!”我立刻站起来了,大步向前走,我能走了!

老伴和孩子都惊呆了!女儿激动的说:“神了!神了!妈妈能走了!我妈妈好了!”全家人都很兴奋,感动,拍手鼓掌。老伴也说:“是李大师救了你!”我们全家人喊:“谢谢李大师!谢谢李大师!”

从此我再也不用人伺候,加紧用心学法炼功。

晨炼,我已坚持了五年(车祸住院时除外),一年365天,一天不缺,同时没有特殊情况晚上再炼一遍五套功法,如果时间充足抱轮50-60分钟。从医院回来,依旧坚持这样炼功,不到一个月完全恢复健康。

一个月后回医院复查,我本不想去,但我又想:去也好,让医院里的人见证一下奇迹!经过全面检查,大夫说完全恢复健康,特别是骨折的地方愈合的很好。大夫很震惊,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而你不到一月就好了,不可思议!

车祸身体好后一身轻,走路好象没脚似的,轻飘飘的,走多远也不累。

师父帮我撤诉

现在医保规定:凡是车祸药费不能报销。我出院时药费三万四千多元。

家人联系不上肇事者,住院时他交了七千元后一直没再来医院,电话也不接。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家人一气之下把他告到法院。交了控告费、法医鉴定费、传票费等共计四千多元,还请了律师。经律师预算伤残费、护理费、保养费等共计十二万元左右。

我知道后坚决不同意这样做,因为我是大法弟子要善待别人。家人讲你是大法弟子可我们不是,我们就按常人的规矩办。他是个做生意的,有能力赔偿。你看他什么态度,在交警队处理事故时,他说“碰死白死”,你住院这么长时间,他一次也没来看过你,我们就是要告他!你看我为了照顾你请假超过二十天,单位长工资没我的份,全年的福利待遇也没有了,这些损失谁给补偿?

我耐心的给家人做工作,可家人就是不同意撤诉。

在这期间师父三次点悟我,一次是二十年没见过面的邻居知道我被撞后告诉我,上月她的一个朋友被一个农村妇女骑电动车撞的股骨骨折,肇事人没钱就在医院伺候了一个月,只交了几千元就算了;第二次是我的一个同事告诉我有一毛纺厂工人被一光棍给撞死了,通过法院他也没赔偿能力,就判了入狱三年;第三次是农村的一老太太被摩托车撞瘫痪了,由于肇事人没能力赔偿被拘留了。

这些事叫我知道,我明白是师父点悟我。所以我下决心一定要撤诉。就在三月二十五日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四月九日开庭。我更着急,怎么办?我哭了。在这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想到了师父,我盘腿打坐,双手合十,心里求师父一定要帮弟子闯过这一关,叫法院延期开庭,直到我做通家人工作为止。

太神了,四月二日我们真的就接到了法院延期开庭的通知。

我一方面继续劝家人撤诉,另一方面联系肇事者,叫他有钱无钱都要到我家来一趟,给家人说几句好听的话,争取他们的原谅。直到六月初才找到他,他没来,只是找了个中间人拿来一万元钱。当时家人都不愿意,肇事人还是没来,家人更生气了,要求他最少把药费还上。

我看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叫中间人先走了。我问孩子们:“是妈妈的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他们无言以对。在这种情况下,老伴说,就按你妈说的办吧!孩子们也就同意了。

六月十日我和老伴到法院去撤诉了。这一关在师父的点悟和帮助下才过去,我诚心的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

以上就是我这些年来修炼中遇到的神奇事,让我感到师父时时就在身边,大法殊胜无比,师父慈悲无比!而江泽民邪恶集团诬蔑大法、诽谤师父,蒙骗中国人和世界人民,他妄想。在今后我要继续做好“三件事”,让更多的人认识大法,相信大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