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女婿发怒我悟到的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八年底走入大法修炼的,十几年来在师尊无微不至的关心呵护、慈悲教导之下,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原以为一路走来,自己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也都做了和正在做着,自我感觉还不错。因此修炼状态停留在原地很长一段时间了,自己却浑然不知,这已经是一颗强烈的自满之心——强大的执着。

直到家里发生了一件事,才给自己重重的敲响了警钟。事情的起因原本是件小事:我外孙就要上幼儿园了,为了能让孩子适应幼儿园的作息时间,女儿想让外孙早早睡下。已经哄了半天,外孙好不容易有点迷糊刚要睡着。这时女婿拿着IPAD过来,招呼孩子与远在香河的爷爷奶奶视频通话,刚有点睡意的外孙一骨碌爬了起来。女儿见状一下急了,向女婿喊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孩子好不容易要睡着了,你捣什么乱,孩子得睡觉!不能聊了!”女婿开始赔着笑脸,“就说两句就说两句,行了吧?”女儿依然生气的坚持表示不可以,而女婿却非要让外孙和爷爷奶奶聊几句。见此情景我从心里心疼闺女,看孩子一整天了,累得不行,女婿怎么就不能体贴她一下呢,于是忍不住在一旁帮腔:“小明,你让孩子先睡觉吧,这么晚了……”

话音未落女婿一下跟我急了:“妈,您这样对我不公平!凭什么非得听您闺女的,我说的话怎么就不行呢?家里的事什么时候我说了算过?我都忍了,今天这事您非要让我听您闺女的,我明天就走!”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怎么了?平日里这个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性情温顺,温文尔雅,对我和他岳父从来都是客客气气,毕恭毕敬,可眼下这只温顺的“绵羊”突然变成一头发怒的狮子,没大没小的冲我嚷嚷。

立时我浑身发麻像过电一样,气愤、羞恼、委屈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女儿见他这样对我更着急了,俩人于是大吵了起来,声音越吵越高。我也又气又急的告诫女婿小点声,说咱这里是平房,你们这么嚷嚷让街坊邻居听见了笑话,我们还要脸面呢。话音未落,女婿竟拍着自己的脸吼起来:“您要脸我就不要脸了吗?我在家是个什么角色,什么地位,你们考虑到我的感受了吗?!”

女婿的话就像一颗炸雷在我的头上炸响,又如同一声棒喝,立时让我冷静下来。我意识到眼前发生的事情看似突然但绝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我在哪有问题了,否则女婿不会发怒到这个程度。作为修炼的人,问题出来了先要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错了,想到这里我的心立刻沉了下来,没有了委屈、气愤,取代的是歉疚、自责。而这时女儿女婿的争吵声竟戛然而止,几分钟过后,女婿不好意思的来向我道歉。

夜深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让我辗转反侧。我想,平日里看到女儿女婿工作生活压力很大,就尽最大的努力承担起大部份家务,不仅晚睡早起不辞辛苦,而且从经济到精力更是全身心的付出,以减轻孩子们的负担,都做到这样了,女婿还这么大的意见,自己到底哪儿做的不对呢?睡不着,翻身起来,打开了《转法轮》。一下翻到这一页,师尊说道:“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师父的话一下点明白了我,虽然自己平时干了那么多的活,受了那么大的累,但是却没有从心里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言谈话语所思所想,都是以“我”为中心,家里的大事小情都得我做主。女婿的想法要是不合我的意,都被我不假思索的给否决了,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女婿今天完全失态的激动情绪和话语,是他情绪长久以来受压抑的一种宣泄,在我家他竟然感觉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和伤害,而我自己却一点都没觉察。原来在我看似无怨无悔付出的背后,隐藏着一颗难以察觉的执着自我的心。

仔细想想,不仅对他,对丈夫也是如此不公。丈夫是个心地善良的老实人,几十年来我就像一只强势的老母鸡,呵护着女儿也呵护着丈夫,生活上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当他做事不如我意时,当着外人我想说他什么便张嘴就来,完全不顾他的脸面。刚才女婿抢白了我几句,我就浑身发麻难受之极,自己怎么就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呢?正因为没按照师父向内找的要求去做,所以才“引来”女婿的大发雷霆。以前自己觉得修炼了十几年了,执着名利的私心修去了许多,已经不那么自私了,现在才悟到,人的私心表现在方方面面,在为家人付出看似光鲜形象的背后,隐藏着一颗不顾及他人执着于自我的私心!

问题找到了,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这件事给自己敲响了警钟,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断的学法、反思自己,找出很多问题。

第一,找出懒散懈怠、不思進取的心,看到自己在正法的洪势中原地踏步。自己在十几年来修炼的路上,一直是走走停停,磕磕绊绊,懈怠多于精進,嘴上讲要做好三件事,可是事实上,都是大打折扣。经常是学法时间被杂事挤掉,即便学法有时也是不用心,思想不集中,学法流于形式,这种情况师父早已批评过,自己思想上没有得到重视;炼功不早起,动功怕腿疼(盘腿只能盘30分钟);讲真相好讲的就讲,不好讲的就往后拖。真是比起同修们来差距太大,离师父要求的差的太远,而此前自己却浑然不觉。

第二,找出爱面子的心,看到它是阻碍自己去讲真相的最大障碍。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都是我应该而且必须救度的有缘人,但是我在向他们讲真相的过程中经常受阻。由于受邪党的洗脑,他们就信报纸上登的和电视里说的,往往我刚一开口,就被他们拦回去,而我却怕引起不快没有了面子而把该说的话咽了回去。过后我也很为自己生气,为他们着急。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严肃的指出,“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2]而我就是因为要所谓的“面子”而发怵去救人,这是多么大的私心。我不禁汗颜。

第三,找出执着对女儿情的心,取代的应该是共同精進。我只有这一个女儿,三十几年了,我们母女形影不离,我对她呵护有加,即使她出嫁了也常住娘家,我的心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她,生怕她受到什么委屈或伤害。那天晚上就是因为心疼女儿带孩子太累,想让她早点休息才出来帮腔。女儿也是同修,可我却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平常关心的大部份是常人中的家务事,而对于修炼人如何做好三件事却交流的少之又少。这样下去是非常危险的,我的状态直接影响到她,我们这对常人中的母女,应该是修炼路上共同精進的同修。

这次通过女婿发脾气的事,自己找出来一连串的执着心,我要从一点一滴做起,修去这些障碍,跑步跟上正法洪势的進程。

以上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