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舅舅被害死 黑龙江姜雅红控告首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姜雅红,女,三十九岁,农民,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姜雅红的舅舅,法轮功学员张生范被双城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姜雅红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首恶江泽民。

一九九五年七月,姜雅红的舅舅张生范开始学大法,身心受益,姜雅红当时只知道好,但也没学,直到一九九六年快过年了,姜雅红通过舅舅张生范的机缘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一下子明白许多人生的不解之谜,开始认真的修炼法轮功,身体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别提多舒服了,姜雅红从此感到活得好开心呀!

可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姜雅红和八十多位大法弟子被全副武装的双城警察连打带拽,装上大客车,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万家劳教所“转化”迫害,其酷刑折磨,无所不用其极。

姜雅红在控告书中说:“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夜里,万家劳教所所长史英白带很多男警察进女队迫害,凶神恶煞一般,我当时正在吊铺上,一男警察窜过来猛地一把把我拽下,把我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还没等我爬起来,就被他们拖着头发,拽到门外走廊里,整个女队都乱套了,打骂声,电棍啪啪响,就是逼我们放弃修炼,我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哗哗掉。”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为了强行‘转化’我,把我单独包夹起来,整天逼听各种诬蔑造谣的谎言,逼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整天精神处在高度紧张之中,强迫坐小板凳,从早坐到晚上九点多钟,腰酸腿麻,就是一种刑具,我绝食抗议被送进万家医院。万家医院副院长宋兆会对我破口大骂,并一拳猛击我的头部,顿时,我眼前直冒金星,一只耳朵当时被打聋,一个多月后,才渐渐好转。”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我出门正在哈尔滨新农镇大马路上走着时,突然遭不明警察盘查,我跟他们讲理,根本不听,我被新农镇刘兆平几名警察暴力绑架,在新农派出所女警察逼我承认莫须有的事情被我抵制,好几个女警拽头发,扇我嘴巴子,使劲打我的头,再将我踹倒、踢我,不让吃饭喝水,半夜十二点左右押送哈尔滨道里分局国保大队。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二点,押送顾乡看守所。我要求通知家人,被无理拒绝,仅因为我修炼的身份,走路都成为被迫害的借口,这次迫害我差点失去生命。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国保一男便衣对我进行非法提审,制造恐怖气氛,对我大喊大叫,横眉立目,使劲拍桌子踹椅子,吓唬我,非逼我承认莫须有的罪名。用暴力语言伤害我。”

舅舅张生范被迫害致死

张生范
张生范

张生范,一九六三年出生,一九九五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

舅舅张生范从小就命苦,几个月大时,因打针,把腿打坏了,成了残疾人,拄双拐走路。但舅舅从小聪明好学,后来在双城二轻局上班,可不到一年相依为命的老父亲病逝,相隔十三个月,母亲又病逝,弟弟失去唯一的依靠,整天借酒消愁,抽烟抽得支气管炎整天咳嗽,破罐破摔,谁说,冲谁去,开个手摇车走在路上,谁让让路没门,心想撞死更好活够了。

单位领导很同情他,介绍《转法轮》这本书让他看,自从看了这本书,他真是脱胎换骨,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体得到了健康,整天乐呵呵,我们再也不用跟他操心了。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他虽然残疾,又下岗{失业}生活艰难,但从来未向单位的其他人一样找过单位。他说我是炼功人,不能给单位和政府找麻烦。他在家里收了几个学生做家教糊口。虽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勉强维持生活。

1.残疾身遭暴打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早五点零点钟,舅舅还没起床,双城“4.28专案组”来到他家。只见他们几人把张生范抬着扔进车里,使他的头被插进面包车的长椅下面,脖子窝着,身子扁扁的。他极痛苦地往外挣扎,却被一个暴徒一脚又踹回车里。在双城看守所下车时,人们看到的是他瘫软着身体被抬下去的。

紧接着被提审两个小时后,他被扔进看守所的一个刑事犯的屋子里。此后他又遭到怎样的折磨与毒打,实难想象!

2. 被鼻饲烈性白酒致死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早晨,舅舅因被野蛮殴打不能吃饭,上午八点三十分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等来提张生范,他们让犯人把他抬入管教室。这些恶警手里拿着近一米长的一寸粗细的塑管和二十公分左右的小塑料管(是插鼻子用的)还拿着三瓶玉泉大曲酒和一个盆子,他们驱使三名犯人把张生范抬到沙发上按住,用细塑料管插到鼻子里,把玉泉大曲酒倒入盆子里,端来往鼻子里灌酒。这时,舅舅有气无力的说:“你们不用灌,我自己喝吧。”狱医那彦国恶狠狠地骂着说:“×××,早干什么去了,不行,现在已经晚了,给我灌。”骂着亲自动手往里灌。呛得他发出撕肝裂肺的凄惨叫声,靠管教室的狱间都能听到惨叫声,可是狱医、所长、狱警还不罢手。隔一分钟左右灌一次,最后一次灌酒,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最后听不到声音。

3.非法关押四天惨死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九点五十分,张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说,在这之前人已经死了。家人在十三日八点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得听从他们的布置。

自张生范被他们虐杀后,双城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张国富等,先是封锁消息,然后编造假的死因。使用黑社会手段、威胁、恐吓、伪善等方式,逼着家属签字,达到他们的目的,逃脱罪责。

我们家属为了给张生范申冤,四处奔走,得到了善良人们的同情和支持。我们上访到双城市政府、公安局、检察院、市人大、市信访办、市残联等部门。可是这些部门的负责人只是同情不敢管。有的部门讲:“我们正管这事,市政府朱文清不让我们管,你要有朱文清的批条,我们就管。”请看中国是什么社会、什么法律?有些部门也询问双城市公安局。张国富等把早已编造好的谎言往上一说,根本不承认是打死的。

4.焚尸灭迹,双城公安局强行火化张生范遗体

双城市公安局恶警杀害残疾人法轮功学员张生范的事件被曝光后,他们惶恐不安、怕事情真相进一步败露,他们焚尸灭迹。按着他们策划和部署强迫家属同意,在家属不答应他们的条件时,家属不在场情况下强行火化尸体,不知道我舅舅是否被摘取器官,直到现在我们家属不知把张生范骨灰放在何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