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被枉判入狱 智障儿子被面临非法判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老中医王继贵修炼法轮功后,懂得了人生的目的,也看开了许多事情,智障儿子王慧明(学前班都读不下来,一年有几个月、几天都不知道)的情况也得到好转。

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王继贵带着儿子发神韵晚会光碟,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智障儿子王慧明被所谓“取保候审”后,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被非法庭审,七月二十九日被关入看守所。

王慧明母亲说:“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平定县法院对我儿子进行了开庭审理,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及审判长问了我儿子许多问题,好多问题我儿子回答不上来,他们就按照自己的想法臆造一个说法,问他是不是、对不对,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诱导,因我儿子没有辨别能力,识别不了他们的用意,不管事实是什么只知道点头说‘是、对’。庭审结束后,他们让我儿子在庭审笔录上写‘以上笔录我已看过,与我所说相符’的话语并签字确认,我儿子书都没有念过,怎能看懂长达近二十页的庭审笔录?我儿子字都不认识,又哪会写这么长的一句话?他们见我儿子不会写字就在白纸上写上那句话,让我儿子照着一笔一划的描。这样的‘庭审’真是荒唐至极。”

下面是王慧明母亲的诉述: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我正在家中,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进来四人,他们带着平定法院的所谓通知(没有逮捕证),说要把我儿子王慧明带走,首先去平定县医院体检,然后送往平定看守所,我问说:“法院判了什么结果?为什么把我儿子带走?”他们说:“法院让先把王慧明关进去,这是法律程序,我们只是执行命令,我们也不知道。”

我就匆忙跟着去了医院,检查完后,他们就拉着我儿子去了平定看守所。

我儿出生会坐的时候,由于看管不慎,从床上摔下,当时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经医院检查结果是脑震荡。在他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和邻居的孩子玩,人家用石头砸破了他的头顶,使孩子的头部又受了一次重伤。孩子长到七岁的时候,我们把他送去上学,老师反映他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不听老师讲,多动、好动,上课时小动作多,我们曾在阳泉市、太原看过许多医生,找过许多当时的名医、专家,喝了许多药,包括中药、西药和定做的丸药,做针灸,扎满脑袋针,但治疗多年、用尽各种方法均无效果!

他自控能力差,下课贪玩,上课铃响了不知道回教室,老师讲的内容他都不懂不会,不知道什么叫遵守纪律,学校不愿意要他,哪个老师也不愿意教他。他爸爸托关系、找校长才勉强同意了让他念,学前班上完人家不让升一年级,没办法才托人调到南坳小学让他姑姑家的女儿带他。通过他表姐的特殊教导,他勉强能认识一、二、三、a、o、e等数字、拼音,会写自己的名字。念了两个一年级后,学校不让再上了,退学后至今一直在家。他爸爸曾因为他上学的事情愁白了头发,甚至轻生!

一、法轮大法挽救了我们对人生失去希望的一家人

多年来,我们因为孩子的病经常打闹,真是叫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每天生活的很苦,也很累!

直到一九九七年他爸爸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一切事情都看的开了,脾气也变好了。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不挑不捡,对人和善,谁有困难不计代价给予帮助,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抢,还一切想着别人。给病人看好病后,人家为感谢他,给钱、给东西他都不要,请吃饭他不去,人家没办法,就给他手机存话费,结果他就去营业厅查话费,交了多少给病人退多少。这样的事例很多,单位给困难职工捐款,别人捐一千~二千元,他捐三千元。在家里我们夫妻关系也和睦了,从此也不打不闹了,而且活的非常轻松、愉快,孩子也一天天变的好象听话了,逐渐懂事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自从我丈夫修炼大法后,我们全家人也耳濡目染的懂得了许多法理,大法理白言明的法理使我们懂得了人生的目的,也看开了许多事情。我们学法、切磋的时候,有时我儿子也会坐在一边听,师父的讲法录像他也会跟着看。起初我们并没有觉得他能听懂,因为他连一年级都没有上下来,人的理、人的话、人的事他都不懂。

有一天晚上,我们坐在一起吃饭,说起师父《洪吟》中的一些诗词,我儿子听到后张口就接着很流利的背了出来,遇到想不起来的诗句,他连饭都顾不上吃去翻书让我们念给他听。这一举动让我们全家人都吃了一惊,觉得他能背下师父的《洪吟》很不可思议!

从那以后我们学法都会叫他一起听,他听进去后听得很认真,听到精彩的地方还会不由自主的鼓掌!后来又教他炼功动作,他都学会了!就这样十多年过去了,我儿子虽然没有将师父的整本《转法轮》背下来,但是师父大连讲法、广州讲法的录像他记得清清楚楚,哪一讲讲什么内容,这个内容完了下来该讲什么内容了,这句话完了接下来会说什么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们读书学法的时候也叫他一起,渐渐的不识几个字的他也能慢慢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下来了,而且师父讲法中说的一些成语他都能理解,且能在日常交流中运用自如。有时候说出来的话我们都觉得吃惊,基本上没有上过学的他竟然张口就是成语,还能用的恰如其分,问他那成语是什么意思,他也能解释的八九不离十,问他怎么会知道这个成语,他就说是师父说的!师父的法理他基本都能听懂、理解。

有时候,我们常人心上来或者遇到事情不在法上的时候,他都能很正确的运用法理来分析我们的不对之处,而且说的头头是道。因为他从小脑筋有问题,人事不懂,他基本上没有被常人的大染缸污染,仍然保持着很善良、很纯真的本性。从小到大他经常被人小看、欺负,而他从来不懂得别人对他的不好,他从来不记恨别人。别人谁家有困难他都很热心的去帮助,需要什么东西只要我家有的他都找到拿给人家,家里没有的他还叫我们去买给人家!他做错事给他讲人的道理他一概听不懂,越说越糊,还发脾气骂人、打人!但跟他从法理上去讲,他慢慢的就能从激动的情绪中平静下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自从修炼后,除了我儿子的变化,我们家及亲戚同修们都发生了好多奇迹。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们对人生失去希望、濒临破灭的一家人!

二、丈夫被枉判入狱智障儿子被面临非法判刑

正当我们全家人沐浴在佛法无边的幸福之中时,不幸的事发生了。

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我丈夫王继贵去农村赶庙发放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被平定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以“涉嫌组织、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非法判刑三年,现被关押在山西晋中监狱遭受迫害。

由于当时我儿也跟着,而且派出所、公安局的人通过和我儿交流,他们也肯定是看出来孩子脑筋有问题,他们当时就通知我和他们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通过在阳煤集团第二医院及阳泉义井精神病医院检查诊断为“精神发育迟滞”,鉴定结果为“智力残疾二级”。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案卷递交到平定县检察院后,检察院又要求带我儿子到“山西省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中心”进行“有无精神疾病及刑事责任能力”鉴定,由于该司法鉴定中心工作人员受江泽民颠倒黑白谎言的毒害,对一个智力残疾的孩子通过诱导、胁迫、欺骗等手段不负责任的鉴定为“活动正常,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平定公安局下通知问我是否申请重新鉴定?否则就立即执行!当时把我吓晕在地,我想:我就是把这件事情闹到国务院,也不能随司法鉴定中心把我儿的真实情况颠倒!我不相信在中国就没有一个说正理求实际的地方!于是,我就下决心申请重新鉴定。

二零一五年三月,我们又到平定县公安局指定的“山西荣康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中心”对我儿子进行了重新鉴定,鉴定结果为“轻度精神发育迟滞,辨认能力及刑事能力消弱,评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其实,这也有点不符合事实,因为,当时司法鉴定中心医生说:“我们得留点余地,不能一下鉴定为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在此期间,公安机关对我儿采取“取保候审”,并交了三千元保证金。

近一年的时间内,派出所、公安局、检察院、司法局等多部门对我儿子进行了多次提审,闹的我家鸡犬不宁。

我儿子作为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智力残疾人,连学前班都没有毕业,三十岁的人了,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一年有几个月、几天都不知道,不可能有任何危害社会的动机,也没有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他根本不懂法律、法规是什么,这样的人平定公、检、法却都不放过,就因为抓我丈夫的时候我儿子也在场,就以同样的罪名对其判刑,就出现了开头所说的一幕,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我儿关进了看守所,第二天也就是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半,平定县法院打电话叫我去拿《山西省平定县人民法院对被捕人家属或单位通知书》,我问他们说为什么昨天不给?他们回答说怕看守所不收!而且,一年的时间里,无论走到哪里侧面打听都说是监外执行,现在把人非法逮捕后,去问他们,他们又说我儿子属于政治犯,政治犯一般是不存在缓刑的,全国都没有这种先例。我又问说全国的政治犯都是正常人,我儿子是精神有问题的人,全国对这种精神病政治犯是怎么判决的?他说全国也没有这种先例。

一年中,我给公检法的人讲真相他们都不听,还叫我不要再说,再说会把我也逮捕,他们是按照党的要求办案,党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我问他们说难道党的话就比命都重要?难道就不考虑一下自己吗?他们听后脱口而出:不考虑!他们连一个智力残疾的孩子都不放过,非要将他起诉、判刑、抓捕,真是天理何在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