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师父面授班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我曾有幸参加师尊三次传功讲法班,两次在天津,一次在济南,以及两次带功报告会,一次是在九三年的东方健康博览会,另一次在公安礼堂。

感受法轮功的超常

一天,母亲将一本书放到了我手上,让我一定要看看。我一看是《法轮功》,因为我从没接触过气功,不感兴趣,但怕母亲失望,就接过来看了。看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吸引住了,书中好些话就象敲打在我的心上似的,很受震动。其中的好多道理是我头一次看到。

看完书,我主动找母亲要看母亲炼功,母亲为我演示第五套功法,当打手印时,我心里一阵喜悦,感觉那动作是那么优美。我说我也试试。一坐下刚跟着比划时,就感到坐的地方有东西旋转起来,我当时就叫了一声:真有法轮。母亲说:你和这功有缘,李老师都管你了。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母亲买到了三张票,带着我和妹妹参加了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李老师的带功报告会。因法轮功在那次博览会非常轰动,一票难求。而李老师这场带功报告会,是博览会将结束时,应大家的强烈要求,临时又加的一场,才使我有幸第一次见到李老师。

那天我和母亲、妹妹到了博览会的报告厅,在五、六排靠左侧的位置坐下。就看到一中年男子走上台,激动地讲述李老师为他去除癌症的经历。我那时心里还是将信将疑。这时我听到大厅里响起了掌声,顺大家目光看时,发现就在几步之遥的门口,李老师就站在那里了。看见师父那一刻,心里一震:这老师怎么这么正呀。

师父走到台上,开始讲:“我们很多人都是为祛病来的……”我在台下心想:我不是为治病来的,我是想听听理论。师父似乎看了我这边一眼说:“有的人想听听理论,”[1]。我心里“咯噔”一下:李老师能看到人的思想吗?两个小时的报告,让我感到师父讲的理是那么博大,越听越爱听。这中间,师父还给在场的人清理身体,让大家将手伸出,感受法轮的旋转。我只感到手上一股凉气往外冒,刚和旁边的妹妹说:就是手有些凉,马上听到师父在台上说:“感到手凉的,那是你身体有病,法轮在给你调整。”

两个小时报告结束了,我还想听师父讲。可不知怎样才能参加师父的正式班哪?已经结束讲课的师父又走回讲台,对着话筒告诉大家说天津将在九四年一月十七号办班,如果有想去的可以到博览会的门口买票。那天从礼堂走出来的时候,我感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走路就像踩着云朵一样。后来我顺利地买到去天津听师父讲法的票。

参加天津传法班的故事

那时我在北京上班,师父的传法班定在天津,时间是晚上。我那天先上班,到下午两点来钟就请假往天津赶。听完课在旅馆住一宿,第二天再坐头班火车回北京上班。也来听课的母亲那时已退休,住在旅馆,早晨五点多还要送我到车站。我听了师父的讲法,走夜路什么的都不害怕了。大概母亲觉得我毕竟还是没结婚的姑娘,有些担心。

这样跑了三、四天,那天就看到师父的讲法台旁边立了个小黑板:上边大概写着往返北京——天津接学员听课的大巴车还有空位,有要坐的请联系。联系人:X排X座:林某某(此同修后因坚持信仰,遭团河劳教所迫害)。我很高兴的联系到了林,他告诉我巴车就停在复兴门,下午两点准时开车。

第二天我到了复兴门,已经要两点了,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车,我以为自己来晚了,车开走了,就决定还是坐火车吧。这样想着走到人行通道口,就看到通道里走出俩人,其中一人正是小林,我很惊喜说到:真巧,我以为车走了。小林当时说了声:“师父让我来接你,我们快走吧。”这样他带着我顺利上了车,赶上了师父讲法。后来我知道师父真的有法身引导我,解决了我一人听课跑路的难题。

师父知道我想什么

一天,我和母亲早早来到剧院门口等待上课,已有很多人来在大厅等待了。母亲和熟悉的功友去聊天,我听到有人谈论着如何祛病了,也有些在议论着自己遇到的神奇事。有很多人是想能见到师父吧。我避开了人群,站在大厅门口边上的一株植物边,觉得那里清净,默默等待开课。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个高大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我一扭头看到了师父往讲堂進,不由的轻呼了一声:“师父”。我当时感到很诧异,师父穿过那么多学员走進来,怎么没有人能看见哪?师父停下了脚步,回身看着我,没说话,只缓缓的单手立掌于胸前。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出生于六十年代,在中共无神论的灌输下长大,听师父讲法前,我连神、佛的概念都知之甚少,更不知道修炼是什么了。师父当时面对的就是像我这样无知的弟子,真不知要操多少心呀。

在参加师父的面授班时,虽然知道师父讲的理是如此博大精深,因从没学过其它气功,就觉得是不是气功讲的都是这些我不曾知道的理哪?随着师父讲课,我的头脑中就冒出了这想法:原来气功这么博大精深哪,以后再听到哪里有办气功班的我也去参加了。当我的想法刚一出,就听到师父在说这方面的事:“我说你千万别去,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从耳朵往里灌。”[1]

师父的这段讲法就像敲到我心上一样,无论经历多长时间都是那样清晰。我也因曾有这想法经历了许多这方面的关,让我遇到其他气功师,全办公室的人都动员我去听别的气功讲座等;再以后各种邪悟的说法,拉你信别的门派的等等,那时我都能想起师父在班上讲的这段话。

我得法也有二十一年了,师父当年传法情景还历历在目,已注入我的生命深处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