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委副主任被害死 妻子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今年七十三岁的河南省南阳市赵文秀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赵文秀和丈夫张全德修炼法轮功,遭江泽民集团迫害。张全德被迫害致死,赵文秀被多次非法关押。

张全德,男,享年六十七岁,原南阳市卧龙区委机关党委副书记兼纪检委副主任。

以下是赵文秀在诉状中提供的事实:

由于我体弱多病,一九九六年十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我学大法有很多字不认识,经常问我丈夫张全德,问的次数多了,他对法轮功也有了初步的认识,觉得法轮功确实好,他很支持我。

一九九八年他突然得了脑血栓,全身不会动,我就给他播放我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听了一遍,一个星期就能下床活动了,因此他也开始学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大法让他很快恢复了健康,身心受益。退休后,区委机关经常打电话,通知去报销医药费,他说:“我炼法轮功后,就没吃过药,我现在没有病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对法轮功开始公开的疯狂迫害,我家平静祥和的生活被彻底破坏了。张全德因不放弃修炼,坚定信仰“真、善、忍”,不断遭到警察的骚扰与迫害。十六大期间,南阳卧龙公安分局、车站路派出所恶警几乎天天来我家骚扰,使我们的家庭昼夜不得安宁。

二零零一年腊月十五日晚上,张全德被南阳市车站派出所警察带走,在关押到第二天,又被送到方成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被转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子女们为了他爸能早日出狱,到处托关系找人活动,共花了一万多元钱,关押了六十四天才被放回。

丈夫张全德被放出来时,身上长了一身的癞癣,已经不能动了。此后在家,车站派出所警察经常来家里骚扰,特别是十六大前后,警察天天来。张全德在家,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身体一直没有恢复过来。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中午,张全德又被卧龙分局的恶警带走,仍旧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让他骂大法,骂师父。我丈夫张全德说:“我炼法轮功,有一个好身体,师父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事事考虑别人,哪错了?什么好,什么坏我自己清楚,法轮大法就是好!”当晚卧龙分局又威胁家属,要再送往看守所,子女无奈,又被勒索去二千元钱,才放回来。

由于南阳卧龙公安分局的多次骚扰与非法关押迫害,张全德于二零零三年农历四月初,突然昏迷倒地,就近送入南阳市卫校医院抢救,半个月每天三千多元的医药费,因为住的医院与单位报销不对口,不给报销药费,花了六万多元,家里没钱了,十六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江泽民集团对我的迫害事实经过: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我的心象碎了一样,我去炼功的地方转了一圈又一圈,我决定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去天安门被抓,被送到海淀区监狱,又转到昌平监狱非法关押五天,因为我吐血,警察说我有传染病,把我放出来了。我又去上访,又把我关起来了,给我戴上手铐,让我靠墙站着,站了两天两夜,我就晕倒了,又关我三天才把我放了。

回到家,警察经常到家扰乱,无奈我和丈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刚回到家我丈夫就被抓走了。警察一次次的抓捕,夺去了我丈夫的健康身体,夺去了我丈夫的生命。

二零一四年,我去街上讲大法的美好和我身心受益的情况,被警察抓捕,被南阳市光武路派出所关押一天,有个警察凶恶的说:“你们这么大年纪不在家呆着,出来干啥?共产党就得枪毙你们。”儿子听说后买好烟送给他们,才把我放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