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赶快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七月二十四日这一天是我全身心感到最轻松的一天,因为我把控江信寄出去了。

师父在最近一次的讲法中讲:“是啊,应该起诉它,(众弟子热烈鼓掌)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1]那么,作为深受其害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起诉江鬼。可是,我走出这一步是有个过程的。

五月份以来,明慧网报导出大陆大法弟子的诉江大潮,许多大法弟子都写出了有理有据的诉江状。那么我写不写呢?顾虑重重。如果写呢,我没有象别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那样惨烈,写出来可能没有深度,不好写,这是我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之一。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考虑我太多了:写诉江信要身份证复印件——我的名字暴露了;写出家庭地址——我女儿的家地址暴露了;(我住在女儿家,怕对她有影响);到邮局去寄遇到麻烦怎么办?即使邮局这一关过去了,控江信的回执送到家里,家里人知道了怎么办?等等。其实是为私的假我,在阻挡着我做正事。

明白的我也知道。我要不写这个诉江状,我没遵照师父的法去做,我还是大法弟子吗?我被怕挡住了,被人心阻碍着。一段时间以来,心静不下来,忐忑不安,怎么办?

我找同修交流,我和同修讲出了我的真实想法。同修给我指出:“思想太复杂了,归根究底就是怕。什么都不多想,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当时同修告诉我已经有八万同修在控告江了(七月二十日之前明慧网报出来数字)

当我听到这么多同修都在行动,很是振奋。同修又讲,写吧,别怕。在同修鼓励下,同时也看到同修们写出的一桩一桩惨不忍睹的血案,江鬼对法轮功的迫害如此狠毒,大法弟子怎能无动于衷?思想发出一念:写吧!放下自我,我要用心去写,写出江鬼对法轮大法犯下的罪恶。草稿修改了四遍,第五遍成文。虽和同修比较没有那样的深度,但我想我在灭江的天秤上加上了自己的一个砝码。

我深深体会到,写诉江的过程是一个提高心性的过程。也是一个放下怕心、放下情的过程,是一个心性提高的修炼过程,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因为一切都在师父的加持、呵护、掌控之中。

同时我也认识到,诉江不单单是灭江、灭共的问题,也是众生包括公检法司的人得救的机会。也是师父又一次给弟子安排了通向圆满之路的考试,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这也是每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我破除了旧势力的干扰,当准备好一切之后,我去了邮局。

当我去邮局寄诉江信的时候,没有了怕,因为正念起了作用。

当我从邮局出来的时候,一切平静的那么自然,我知道师父在看护着弟子。

我庆幸自己走出了这一步,没有被旧势力吓住,我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放下一切执着,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做的,师父讲:“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3]师父不仅给弟子什么都铺垫好了,而且给弟子铺垫的是一条平坦的通向神佛的圆满之路。

我写这篇文章,是希望还没走出这一步的同修啊,可不要迈不出去这一步哟。让我们互相鼓励,相互搀扶,走好最后的路吧。

感谢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同修辛苦了。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