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一次次救了我的命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多岁,于一九九六年六月有幸得法。十八年的修炼中经历了许多神奇故事。下面这几个故事,使我深深体会到,修炼的路上,慈悲的师尊为我们承担的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请宝书的路上

我的得法经历,看似顺利,如今想来真不容易。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那天内侄来我住所,我问他:我在外地时,你们写信告诉我说,有一本书是神书、奇书,要我一定要看一遍,到底是一本什么书?内侄说:我地只有一本,要看的人多,可能全县只有一本吧。我问:“这本书在哪?能找到吗?现在我打工回来了,一定要找到这本书要看一遍,你们不要说的这么神!”他微笑着慢慢解开上衣的纽扣,从前胸掏出一本用报纸包着的《转法轮》说:“书在这里,但是有一个要求,你必须两个晚上看完,后天上午我就来拿回去。”说完双手将《转法轮》递给我,我利索的回答他:后天上午准时交给你。

我怀着新奇的心把《转法轮》书拿回家,两天两晚在迷惑、震惊、喜悦、泪水、相见恨晚的心态中拜读完第一遍,这是很不寻常的两天两夜。第三天上午内侄准时来了,第一句话我就问,这本书到哪里能买到?他说,到靠近武汉市边的一个城市里才有,我们县现在只有这一本。我说:好极了,我明天动身去那里一趟买书回来。

第四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按着内侄提供的地址,从县城搭车向那个城市進发。这趟车严重超载,四十五个座位的大班车坐了七十三个人,我坐在第六号座位上。汽车在沙石铺的很窄的公路上行進,我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到达目地。在离進市区还有三十公里左右时,车速加快,我突然心里忍不住要说一句话,压也压不住:“司机,慢点开,减速,车要撞!”我喊道。司机没答应,我又喊:“司机慢点开,你的车要撞。”司机还没答应。我想可能人多车鸣,他没听到,我再次大声喊:“司机快减速,车就要撞啦!”司机很不高兴的转过头来说:你神经病啊。话音刚落,“嘣”的一声巨响,大班车撞上了一辆鄂字牌的大货车,班车翻下两米深的稻田里,四轮朝天,整车乘客成了人堆,乱作一团。我迅速爬出来一看,驾驶座被压瘪了,司机死状惨不忍睹。我看看自己,皮都没擦破一点。

当时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运气好,心里很庆幸。后来通过学法才明白,魔阻挠我得法修炼,是师尊保护了我,替我还了一次命债。

一次消业经历

我曾患过胃癌。那是一九八七年五月份,我胃痛难忍,在县级医院住院十五天,各种药物都用上了,也没有停止过一分钟的痛。因为我是全县四个先進工作者之一,所以卫生局局长带领医院院长和著名医生轮番给我诊断,最后医院院长轻声地对我说:去省城吧,你得的是胃癌。第二天我就出院返回家中,用中药治疗了二十天,疼痛好了。

一九九六年八月份,在我得法两个月时,胃癌症状复发。这时的我已经明白这不是病,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我守住心性,吃苦消业。可是这个疼痛不是一般的痛,一痛就四肢发冷,全身冷汗淋漓,全身肌肉抽筋,像刀绞,胃痛如拧绳索,胃痉挛时像拧干手巾一样痛,那是非常非常难以承受的,但我以坚强的毅力忍着,心想哪怕是现在就要我还命也不吃一片止痛药。一星期过去了,又开始腹泻,最多时一天泻了二十八次,水一样的喷泻。我默想:我是个修炼人,师父在为我承受,师父在管我呢!稍一止痛,我就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泄泻三天后,腹壁变软一些,疼痛也减轻了一些。亲戚朋友来看我,都说这怎么行,一定要去医院。我谢绝了亲友的关心和好意,表示这是在消业,是我欠的债,不管哪生哪世都得还。当时妻子说我是傻子,命都不要了。但我的心像铁一样坚定,我信师父,相信大法。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消业的第五十五天,下午五点四十三分,我正坐在矮凳上用双拳顶着上腹缓解疼痛,就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变大,越来越大,突然我看到这个大身躯像一座大山,大山中一个极其顽固的巨大花岗岩一下就崩倒下去了。我胃上的疼痛立即消失。我惊喜的叫起来:“我好了!我好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马上叫妻子帮忙,请她到小镇上买点猪肉来,因为五十五天里我只吃了两斤粥,此刻饥肠辘辘,太想吃一顿肉香饭了。谁知她说:你成神仙了,还吃什么饭!我没理会她,添上一斤米把饭煮着,自己快步跑到小镇买了两斤肉,回来一锅炖,饭菜熟了,一扫狼烟,吃了个大舒服。从此,胃癌症状烟消云散。

从七楼坠下时

那是一九九八年秋天一天下午的五点多,天下着毛毛小雨,下班后我赶紧回家拿资料,到了四楼家门口,发现没有了门钥匙。晚上炼功点需要学法的资料,我要進不去拿资料就会耽误大家学法。于是我上到七楼天顶,想从后面的阳台進去,我请我弟、我妹上到天顶,用三根锣系并拢在一起,一头缠住我的右手,再请我弟拉着,我抓着锣锁下到四楼。可是当我人悬吊在空中时,发现水平距离阳台有一米七、八远,根本无法悠过去。我弟把我往回拉,折腾半天,也没能把我拉上去。我体重是168斤,被锣锁缠紧的手因越拉越紧,痛的几乎要断了,我弟在上面拉的也越来越吃力,他人已经移到雨棚上了,雨棚很薄,我人很重,他无法把我拉上去。

这时我很冷静的想,这么重的体重从七楼掉下,百分之百是死。但是雨棚不能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如果雨棚一塌,那就是两条人命,不能因为我而使兄弟一起坠下。在这紧急关头,我求师父:师父,我现在掉下去命该绝这无话可说,但是我是真想修成的,一定要修炼圆满跟师父回家。这时我放下了生死,坚定地说:弟,放手,松开手。弟也尽了力,手一松,我就掉下去了。妹看见我弟放手,大声呼叫:我哥跌死了!我哥跌死了!

就在这万分一秒之时,我看到有一块长方形的、海绵似的东西,向我迎面包来,一个比我大几倍的人,用一双巨手从我背后腋下伸進来,飘浮在空中的我,瞬间就像树叶一样飘向我家四楼的阳台,我轻轻稳稳地站在了阳台的栏墙上。我呼应着妹:我没掉下去哦,我没跌死哦,在这站着呢。我妹嚎哭:什么菩萨保佑你了,你站在哪里?我喊着:师父救了我!快感谢师父吧!

消息一下传开了,天顶上聚集了十七人,都在看,都在分析我没有掉下去的原因,谁也解释不出来,都说:这事真神。

此时我再看楼下,双脚都抖动,好后怕哦!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