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核实诉江状”的警察及反思


更新时间: 2015年08月14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2015年8月10日上午10点钟,我和我姐正在学法,这时有人敲门。我把书收好,从门镜一看,是两着装警察和两便衣。我立刻就知道他们来的目地了。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然后把门打开,客气地让他们進来。我说:“欢迎欢迎。我还想找时间去见你们呢。”他们就坐在客厅沙发上。

有一年龄比较大的便衣说:“我们是来核对这个的。”他把几张打印纸递给我。我拿过一看是我写的诉状。他让我在这诉状后写上“这诉状是我写的几个字。”于是我就写了。(说实话我当时心也有点跳,看诉状时我的手都有一点在抖。)

这人又说:“我问你几个问题。”
我当时反问他:“这个诉状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
他说:“是上面。”
我问:“上面是哪?我是往高法和高检投的诉状。怎么在你们的手里?”
他说:“是上面。”
我说:“这是犯法。”
他说:“你回答几个问题?”

我突然转念又一想:应该问他们的身份。
我问他们:“你们是哪来的?姓什么?”他们说是某某派出所的。
我又问那个问我话的人:“你是从哪来的?”
他说:“我是陪他们来的。”
我又问:“你是社区的?”他说不是。
我又问:“你是派出所所长?”
他说:“不是。”
我问:“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始终也没告诉我。

我一看他根本不说,再问下去对他也没面子。于是我转过身来问其他那三人姓什么?三人都说了姓名,两个穿警服的说是某派出所的。我说:“你们可不能迫害大法呀!”

他们一再说先问几个问题。我当时心想:你们问完了就走了,我就没有时间说了。于是我快速的说了几句:江泽民马上就要被抓起来了,江泽民逼你们迫害我们,而我们起诉状等于是在保护你们。

他们问我:“你们现在还在学吗?”我说:哪能不学!现在全球都在学。我们早就想告了。现在给我们这个平台。我们能不告吗?我们都写了。
他问:“你们全家都写了?”
我说:“我丈夫没学,他没写。”
他问:“你女儿也写了?”
我说:“那能不写吗?写了。”

他又问我女儿的名字和单位,我都告诉他了,他要我和女儿的电话,我没给他。然后他们就走了。

后来我反思了一下,面对上述我经历的事情,怎样对待警察核实诉状?我悟到:通过这次诉状的事我感觉,首先我们应该善待这些警察,因为他们也是来得救的众生啊!我还应该再问他们几个问题,你姓什么?警号是多少?你到底是哪个单位的?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配合的。

我当时认为早晚这帮人(江派)都会来找我们大法弟子调查,因此对于女儿的一些个人信息就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们,但经过和女儿交流后,我发现这一念不正,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受理的对象是高检和高法或中纪委(女儿投了中纪委网络举报),来找我们核实的人应该是高检或高法或中纪委派下来的调查员,绝对不是连单位都不敢明说的不明身份的人,因此我原来的这一念不对,我重新归正这一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5/应对“核实诉江状”的警察及反思-314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