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 我会笑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我似乎从懂事那天就不会笑,家庭的贫困,生活的艰难,使我不知怎么笑。长大结婚后,丈夫抬手就打,张口就骂,使我不知道生活中还有笑这个事,越不会笑,丈夫越打骂我,说我长着个丧门样。家庭生活的不如意,长期的精神压抑,使我得了一身病。我常想,自己可能就是这个命。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得法了,一开始听的是师父在济南讲法,只听了两个晚上,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我知道我所遭受的一切都是自己欠下的,该承受就承受,于是,在家庭中在单位里,一味的做好人,却忽视了学法炼功,不知道怎么修。特别是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后,就把大法书藏在衣柜里,有时也炼炼功,偷着看看书,随着迫害加剧,自己又陷入迷茫中。

这时,家庭的魔难也越来越大,丈夫由于受了邪党的欺骗宣传,怕受牵连,拼命反对我修炼,只要发现我看书、炼功,就狠命的打我,把我的大法书藏起来。师父也点化他,有一次,他把我的大法书藏在了冰箱里,当时正是春天,他却冻得在床上盖着被子还冷的不行,但他还是不悟,最后,把我的工资卡藏了起来,把我赶出了家门。

这期间,我帮人看过孩子。由于和同修接触少,很少和同修集体学法、交流,也看不到明慧文章,怕心又很重,感到修的很苦、很累,我常常想,修炼怎么这么苦啊!

在资料点集体修炼中提高

直到二零一二年,我到了一个资料点上,看到同修们那样忙碌的做着资料,真是非常忙,但一个个都是那样快乐,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那样祥和明媚的笑容,我惊醒了,感到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

资料点人手少工作量大,每个人都承担多个项目,但同修都能按时完成,再苦再累,每个同修总是乐呵呵的。

就拿做大法书这个项目来说吧,这几年需要书的越来越多,我们这个资料点,不仅供着我们县的,有时还支援邻近县市区,而做书的只有一两个人,有时要书的同修很急,甚至用命令的口气必须什么什么时间做出来,大家总是毫无怨言,互相配合,按时完成。

同修大兄弟曾说:“我们到底有多么大的福份,多么大的荣幸,能在正法时期亲手做大法书啊”。资料点的同修大姐,每周得印几箱的真相资料,有一次,离过年还有一个月,从外地同修那里发来一千多个台历架,必须在年前完成。协调同修交给同修大姐,说能做多少做多少吧,同修大姐却按时完成了,而且还没耽误其它真相资料的打印,这事体现了大法的超常,也能体会到同修大姐的超常付出。

在这个资料点上,还特别注意学法,资料点上的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学法小组,资料点的同修每周还集体学一次法,每个人还找时间自己学法。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感到自己在不断的升华着,在不知不觉中心性层次在提高,一开始,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同修总是细心的教,做错了,从不斥责,总是那么祥和,那样宽容,让我时时感受到大法这片净土的祥和和温暖,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充实,越来越会干,从开始的协助,到独立干一个项目,到干多个项目,从怕干不好、谨小慎微到越来越自信,印真相资料、刻录真相和神韵光盘、丝网印刷,发放真相资料,打真相语音电话。

有一次,协调同修找到我,让我到外地去学电脑安装新系统,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虽然外地同修看我年龄大又没有基础,不愿带我去,但我自信一定能学会,在不久前,对我来说这是根本做不到的。

大量的学法,全身心投入三件事,使我每天都溶入在法光中,自卑和怕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痛苦、怨恨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感到自己真正得法了,我感到了真正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神圣和美好。我会笑了,我真正的会笑了,我从生命的深处会笑了。

向警察讲真相无条件获释

二零一三年九月,我到外地去学技术,和外地同修一块被当地邪恶绑架,正好这期间我女儿结婚,我没有怕心,放下了对亲情的执着,面对面向警察讲真相,三十八天后无条件的放了我。

回家后丈夫要与我离婚,我没有了怨恨,心中只有慈悲,女儿和我弟弟都支持我离婚,女儿问我:“妈,你离吗?”我说我不离。女儿对她爸说:“爸,共产党就要垮台了,你还离什么婚啊?”她爸一拍大腿,说:“你说得对,不离了!”看似非离不可的婚,就这样没有离。丈夫还把工资卡还给了我,说你愿到哪去就到哪去。

师尊,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作为您的弟子的幸福,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快乐,正法已到了尾声,我将更加珍惜助师正法这个千古不遇的机会,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一直笑着走下去,直到法正人间,功成圆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