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我今年五十五岁,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得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多次被邪党迫害。十五年正法修炼路,有十年的宝贵时间我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黑窝里。身体上的痛苦不算什么咬咬牙就过去了;心灵上的痛苦是最难承受的。师父让我救人我没做到,耽误了救度世人的宝贵时间,是心里最难受的。

二零一二年五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监狱,半年后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但每天也只能救几个人,看到同修一天能救几十人上百人,心里急呀很羡慕,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救这么多的人。

今年三月我有缘去了外地的一位同修大姐家,当地同修整体配合的很好,使用手机直接对讲救人已有两年多了。同修大姐每天两小时左右能救八、九十人,有时一百多人,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每天坚持直接打电话救人。真好,我一看就相中了这个项目。谢谢师父给我安排好了手机讲真相救人的这条路。

我开始了用手机打电话救人,到现在已经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下面把我打电话的一点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帮助指正。

修去急躁怕苦的心

有时几十个电话打过去,对方接了就挂机,着急的心就起来了,再打也没有几个接电话的,心里就更急了,一急,就觉的累了。不由自主的就会想:人怎么这么难救啊。算了,不想坚持了。这里有怕苦的心掺杂着急躁心、有所求的心等,刚开头这些心比较强。我第一次打电话半个小时就不想再打了,救了三个人就觉的累了,但心里很轻松;第二次坚持打了二小时救了五个人;第三次拨了二百多个电话坚持了四个多小时救了十二人,虽然有些累但心里很高兴。为了救人同修们在酷暑严寒中讲真相发资料这么多年了,师父把救人的路都给我铺垫好了,明白真相的众生都在翘首等着接我的电话哪。一次下午四点多出去打电话,不一会刮起了大风,我坚持到天黑的看不见写字才回家。还有一回正打电话下起来了大雨,我在雨地里站了一个半小时等到雨停,又接着打。有时下午集体学法我就上午出去九点打到十一点回家做午饭;下午学法后再出去发完六点正念接着打电话救人,天黑回家。有一次外出买了夜车票,上车前可以打电话,下了车是中午,下午还可以挤时间打电话。我每天打五、六个小时电话救人,这是我的责任,这是我的使命啊,稳住心不急不躁,保持一种有人退不起欢喜心;没人退也不灰心的平静心态,坚持不懈的去救人。

走出情,修去争斗心

随着打电话的增多,争斗心也表现出来了。碰着不愿退的,又顽固的人,就想把对方压下去。有一次电话一通对方就说:你爹妈死了吧?!我说:我父母都不在世了。对方又说:你孩子死了吧?!你家人都死了吧?!我挂了机。眼泪在眼窝里转,往事历历在目,九九年七·二零阴霾暗,大法弟子落沉冤。我五次被抓关進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迫害,先是我的丈夫因为承受不了强大的红色恐怖带着孩子离我而去。警察便衣不仅到家里抓人还经常上门骚扰,父母同修每天在精神紧张和惊魂不定之中被熬煎。特别二零零八年奥运大抓捕,警察不仅抄了家,还绑架了陪伴父母的姐妹俩,使二位老人本已憔悴的心灵再次被摧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相继含冤离开人世。我在黑窝被迫害,我没能见到父母最后一面。

我尽力的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我问自己为谁落泪?打电话为了谁?我是大法弟子,我在救人哪。我没有救了对方,他的天体可能都要被解体,那里有无际无量的众生,为他难受才对呀!怎么还为自己难过啊?放不下的情里还掺杂着怨恨和争斗心。我心里对师父说,这些东西不好,它不是我,师父我不要。放下情留下的是善念对待众生。有一次,电话一接通对方的男士就恐吓我说:公安局要抓你!我笑着说: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他改变口气说:你注意安全。还有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接到电话说,我们正在查些号码,你不怕吗?我温和不失威严的说:我打电话是为了讲真相救你,你是好人才接到电话,相信你不会去干那种事。他马上改变态度听真相,一家三口做了三退。最后说:谢谢你。有一次把一个女士一家三口劝退了,接着我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她说:我是搞教育的不相信这些。我给她讲了中国五千年神传文化,人类尊崇的是仁、义、礼、智、信;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子孙不是马列后代,无神论败坏人类道德;中共六十年暴政,天赐藏字石等,讲了十多分钟也没有打开她的心结。她挂了机。我的鼻子酸酸的想掉泪,心里为她难受希望她还能有机会听到真相。

转变观念多救人

每天救人的多少不仅与我们修炼的状态有直接关系,还与我们的观念也有直接关系。我打电话的第一个月每天能救三、四十人,第二个月我想要每天救五十人,真做到了。但每天都是五十,多也多不了几个。每天打电话同样的时间前边退了五十,后边再打也退不了几个;有时前边不退,后边再退也超不过五十。开始没注意,后来觉的不对劲,找到同修想切磋此事,却被干扰的想不起要说什么了。过后心里憋的难受也没有好好悟一悟为什么。十几天后才又遇到同修切磋此事。同修说;你把自己给限制了,旧势力钻了空子。我马上明白了,旧势力利用了我人的这一念,每天就给我限制在五十人。我从新发了一念:我每天能救多少人就要救多少人,师父让我救多少人救多少。

第二天出去打电话刚一出门就下起了大雨,我心想到地方雨就停,到地方打电话时雨真就停了。在跟每天同样的时间内我救了一百人。后来每天就不只是五十人了,六七十的时候比较多、八九十、一百多人都有过。每天法学的好救人就多,法没学好救人就少,最少的一天也只救了十几人。师父说:“修炼到哪一个层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层次中的景象,超出这个层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见,也不相信,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一层次中看到的东西才是对的。他没有修炼到那么高层次中去的时候,他认为那些东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这是层次决定的,他的思想也不能够升华上去。”[1]法太大了。我悟到的太少太小了,只是无边大法中的一小点一小点而已,所以我要有一颗谦卑的心。

有一颗谦卑的心

有一次打电话状态不好讲了四分多钟对方也不退,还说你是干什么的?这么能说会道的。我一听欢喜心起来了,带着显示心说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想用人中的职位把对方压倒,讲了半天还是不退。我反思自己心性没有提高上来,带着显示心、欢喜心,心性和常人一般高,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怎么能救人呢。同修大姐给我讲过:有一次她打电话给一个警察,警察骂的很凶,还问我骂你听到了吗?大姐说:我都听到了老弟,但姐姐不生气。大法弟子被迫害的这么严重,甚至被活摘人体器官,我们师父还用洪大的慈悲让我们救你们,我听师父的,师父不怪你,我也不怪。警察被震撼了、感动了,带着哽咽的声音说:大姐我听你的,我退,谢谢大姐!大姐讲出的话为什么能震撼人心使人落泪,是因为她首先想到的是师父,证实的是大法,大法的威力直接在她身上展现出来,她的话带有大法的威力,所以就能救了人。我只做了我能做的那一小点,是师父在救人,没有师父赋予我的一切,我什么也不会做。我要有一颗谦卑的心,学会把师父放在心里,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每次打电话我就会想到师父法身、护法、天龙八部就在我的周围,把我包围在能量场里,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来。

有一次打电话入静,感到自己很高大,一个多小时救了五十多人。有一回帮一个男士全家做了三退后,我发自内心的祝贺他们幸福平安,我的声音有些哽咽,男士连连说谢谢,我说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让我救你们的,我禁不住的泪水流下来,我在心里说,师父我代被救的众生谢谢您了!每次告诉被救的人谢谢大法师父,我都会流泪。只要一想到师父,我的眼里就会含满了泪水,有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我才刚刚开始救人,离师父对我的要求相差很远,和同修相比也有很大的距离。但我愿意听师父的话,和同修一起快救人,多救人,共同完成好我们的史前大愿,回天兑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