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潮中揭示出的一段血腥迫害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把近二十天来所做的一件小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首先感谢师父给我弥补的机会,同时也感到:修炼无小事。

本地同修A今年四月结束七年冤狱回来了,摆在他眼前的残酷现实是:妻子跟人走了,八十多岁的父亲带着孩子一起住在矮小破旧的小木屋,而周围全部都变成了新房子,因在国道边上,反差很大。而孩子虽然今年六年级毕业了,却连汉语拼音中的声母都不认识。

同修A重操行医旧业。一天,我和丈夫去他小药店里买药。同修A对我说;“我也不会拼音,让孩子到你家去,你教教孩子吧?”丈夫满口答应,我当然更没问题了。

第二天一大早孩子就来了,开始丈夫还很热心,也帮我教他读、写。到了第四天,看着孩子还是乱读,丈夫就对孩子说:“这几个声母你跟你表哥学会了再来,明天别来了。”

丈夫把我叫到一边说:“他是教不会的,别耽误时间了。”我说:“别嫌弃他,只要他来,我就教他,铁棒也能磨成针。实际上,我比他更愚钝,十多年了,《转法轮》别的同修能倒背如流,我却背不下。”丈夫说:“就你有耐心。”到今天二十天了,孩子没间断一天,风雨无阻,并且还有一个要好的同伴也来过几天。

最后一天,同修A带着孩子一起来了。当着同修A的面,我让他孩子认读声母、韵母,整体认读音节,并且是打乱次序的,孩子都顺利认读下来了。更让同修A惊讶的是,孩子从师父《洪吟》中的“苦其心志”起,连续背了十八首。

其实,从孩子来我家第三天起,我就每天教他认读一首师父《洪吟》中的诗,并且要他回家跟爸爸一起背。同修A是二零零三年才修大法的。孩子背下来了,同修A却还背不下来。

这时同修A说:“这些天,我每天都要带孩子听一讲师父的法,我知道这些天我的心性也在提高。我也该写诉江状了,就是有些字不会写,还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写。”我说:“你把你被迫害的事实经过写出来,然后我帮你修改成文,再给你过目,你觉得写好了,我再帮你打印出来,好吗?”

这时,同修A眼睛红红的说了他在狱中三次被强制“转化”的悲惨遭遇。这里我只写一个片段:狱警下令包夹给他看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光盘,他一次次跟狱警说:“就算我死,眼睛瞎了也不会看的!”狱警没当一回事,继续行恶,同修趁包夹不注意,用吃饭的两根筷子使劲插进了自己的双眼,当时两股鲜血从眼中喷泻出来。(编注:请法轮功学员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采取类似过激的方式。)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立即送他到医院抢救。同修A说:“因为当时我想的是,再也不要用这种方式迫害后面的同修,心是为他的,所以后来眼睛也没事。”

同修用自己的鲜血制止邪恶的迫害。今天他又再一次撕开伤口,控诉首恶江泽民,制止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