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诉江大潮中向师尊交上一份答卷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诉江表面并不难,但做起来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必须要用修炼人纯净的心态来做。也能体现出我们每个真修弟子能否向师尊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将我诉江的过程,写出来是想提醒同修一定要严肃的走好这段路。

在开始的时候,认为自己没有遭受过残酷的迫害,觉得没什么可写,也不知怎么写。后来经过和同修切磋,认识到人人都应该诉江。然后开始抓紧写。

在同修给我打印诉江资料时,我的名字打错了一个字,因当时急着去邮寄,签字时也没多想就按错的顺手签了,然后与同修一起邮出去了。过两天到同修那说起这件事,同修说:你咋不早说呢,当时改过来多好。我还不高兴,分辩说有啥大不了的事,诉江控告信会大量邮往高检、高法,那么多,他们哪能看得过来呀,哪有时间看你的这一份,(因迫害不严重,认为自己这份不重要)我就作为一名法粒子去推诉江大潮起作用就行了。错个名不重要。同修说这可是严肃的事。我还不服气,我本来没这想法啊,心里很平静的,这一下把我的心给搅乱了,还委屈地掉眼泪了。那怎么办呢,再邮一回吧。

六月三十日又和一同修去邮。七月七日同修告诉我一起邮的已经送到了,没查到我的。这一回又把我的心触动了。同修让我多发正念,好好向内找找自己。我想为什么在我这出问题?师尊说:“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与你的提高和修炼有着直接关系。”[1]在这件事上我的基点没认识清楚,没在法上。

诉江的深层涵义是救度公检法司这一方的有缘众生啊,而我跟着在大帮哄、糊弄事,没用修炼人纯净的心态严肃的去做,再向内心深处挖,这几年,环境宽松了,安逸心重了,看电视,早上总是晚一小时起来炼功,学法不入心,做三件事象完成任务一样。更严重的是对一老同修总是看不上,老说她、有时还发脾气、显示心、妒嫉心也都显露出来了。自我膨胀的心越来越大,还不自知,认为自己比别人修的好。

这一找我还真吓一跳,正法都到最后了,还这么多人心,这次诉江又不严肃,它为什么能干扰到我呢?我要接受这次教训,就把这不好的事当作好事,该我提高了。我就加大发正念: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就不走你旧势力的路,我有错、有漏,我一定在大法修炼中归正自己,求师父加持。师父早就给了我们佛法神通,那我就用神通发正念。七月九日查消息,我的邮件还在北京航空处理中心。看过周刊知道,邮件的滞留是干扰,我要正念对待、向内找,保持纯净的心态多发正念,做好起诉恶首的事。严肃对待诉江这件事,用修炼人纯净的心态向师尊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让伟大的师尊满意。

希望能给同修以借鉴。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