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学员“七‧二零”传真相 声援诉江大潮(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十六年前的七月二十日,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以倾国之力发动了对上亿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谎言、暴力、酷刑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发生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每年七月二十日前后,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会举行“七‧二零反迫害活动”,向各界民众展示法轮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江氏集体的罪恶,并呼吁制止迫害、法办元凶。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上午,澳大利亚南澳法轮功学员聚集在阿德雷德市中心的Hindmarsh广场,举行“七‧二零”反迫害纪念活动。学员们打出“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全球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法轮功教人真善忍”等横幅,并集体炼功,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美好,揭露中共迫害的残酷,呼吁制止迫害,并声援和传播当前的诉江大潮。

图1:“七‧二零”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十六周年,南澳学员在阿德雷德市传播真相,声援诉江。
图1:“七‧二零”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十六周年,南澳学员在阿德雷德市传播真相,声援诉江。

图2:近日加入控告江泽民行动的部分南澳法轮功学员。
图2:近日加入控告江泽民行动的部分南澳法轮功学员。

民众支持反迫害

随着大法弟子多年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和澳洲多家媒体曝光中共的活摘器官暴行,了解真相的西人很多,活动受到很多行人关注,主动签名支持,一些华人用手机拍下炼功场面和控江横幅,表示要发给国内朋友分享。站在路边向往来的行人讲迫害真相的学员们表示,感到接受真相的华人比以前多了,西人都对迫害的残酷感到震惊和愤慨,对法轮功和平理性反迫害表示支持。

来自大陆新疆的刘先生以前在政府部门工作,退休后来到澳大利亚。路过活动现场,他对学员说,他不认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认为对于群众有益的活动不能限制,限制就不对了。他表示中国是一党专制,不自由。当问及他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时,他说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一旦他证实(活摘器官)真有其事时,他会“第一个出来声讨(这罪恶)”。

大陆移民柴先生用手机拍下了法轮功学员打出来的横幅“全球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说要给国内的人看,因为国内的人看不到这些。

一位西人小伙子听学员对法轮功的介绍后,不解地问,“真、善、忍”很好啊,为什么中共政府要迫害?尤其听到中共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及活摘等真相后,他立即在给联合国的“反强摘器官征签表”上签名。他并对学员说:“(你们)做得好,你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七名南澳学员加入诉江大潮

自今年五月以来,已有中国大陆及其它国家的八万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

近日,南澳有七名法轮功学员加入了控江的行列,陈女士是其中一位。陈女士说,在目睹身边的亲人,丈夫、婆婆和公公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自己于一九九八年也开始修炼。炼功前患有功能性子宫出血、慢性肠胃炎,炼功后身体迅速恢复了健康。修炼后,陈女士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原则,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认真负责,渐渐看淡名利,遇到矛盾多找自己的不足,多替别人着想。碰到送红包的善意拒绝,或者送回。在本行业同事中口碑极好。在家庭中尊老爱幼,周围的人都很羡慕四代同堂的和睦家庭。

二零零四年,陈女士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劫持到澄海区公安局,连续几天被剥夺睡眠,警察采取车轮战轮番逼供,嘲笑讽刺,逼迫欺骗她供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恐吓如不说就要关在另一个房间里吊起来打。随后被绑架到汕头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三个月。在这个洗脑黑窝里,每天被强迫重复地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无休止反复的灌输诬陷法轮功的谎言,被逼迫写不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被逼迫说违心的话,被威逼骂师父、骂大法。三个月下来,她精神刺激极大,严重失眠,内分泌失调,肠胃痛,经常拉肚子,整个人骨瘦如柴。之后,陈女士的家庭遭到长期的监控、骚扰。无休止的恐惧使陈女士的婆婆和公公精神几近崩溃,以至于积郁成疾,双双早逝。公公临终前几天,有一次迷糊中突然瞪大眼睛喊道:“公安部带队来抓人,已在楼下”……陈女士说:“一生老实善良的人被迫害成这样子,现在回想起还令人心酸!”

另一位控告江泽民的南澳法轮功学员张女士,被多次非法绑架,先后被关进拘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遭受无数酷刑和折磨,包括毒打、上绳、罚站、电棍电击,关小号,野蛮灌食、强迫流产、被逼做奴工、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和文章、辱骂恐吓、不让睡觉等。

张女士说:“我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后被北京公安抓捕,由于不报姓名被转到密云,被两个警察按到墙上用狼牙棒打,身上被打的乌黑,都没知觉了,伤痕一年后才消。后被遣返回当地,直接被关进拘留所。我绝食抵制迫害,610人员和警察就指使在押的吸毒,小偷,流氓进行野蛮灌食,被灌食后呕吐不止。当时我已怀孕在身。家人找关系救我回家,被610勒索五千元(没有任何手续),又被社区勒索一千三百元。回家后,610和社区的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我,天天他们七、八个人开车去我家,并强迫我去流产,流产后不到三个月后,又被非法关进河南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被强迫看诬蔑诽谤师父和法轮功的视频。由于不屈服与邪恶的迫害,随时会被打,上绳,在地上拖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警察叫嚣有死亡指标,打死白死。一次我被关到房间后,开始给我上绳,一根绳从脖子挂上绕到后面,再把两个胳膊缠起来往身后上方拉,缠得死死的。两只手乌青,又痛又麻,这样折磨我。之后的很多天手都是麻木的。到被释放的时候,我原先一百多斤的身体只剩下不到七十斤,发着高烧。”她又接着说:“邪恶的迫害也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才九岁的女儿去监狱看我时,用颤抖的小手拉着我的手不放,一直在流泪,一直到走都没说出一句话,我的心都碎了。”

在海外生活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夏女士也给中国有关部门写举报信声援起诉江泽民,她说:“我们在海外得法,虽然没有受到直接的身体迫害,但多年与国内的父母,兄弟姐妹分离,不能回国,亲人离世不能回国见最后一面,迫害之初经常受到中共特务电话骚扰,在弘法时还受到中共公安威胁恐吓,这些都是恶魔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所造成的。一定要起诉江泽民,把这个迫害元凶绳之以法。”

当地媒体关注诉江

法轮功学员的活动也受到当地媒体的关注,阿德雷德大学的公共电台Radio Adelaide于次日邀请南澳法轮大法辅导站发言人梅女士到访其晨间节目,向听众介绍诉江大潮和本地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情况。主持人在梅女士介绍完“诉江大潮”后,乐观地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期待将来要有数百万人来控告江泽民?”梅女士表示:“会有这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