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孩子们心中的“那把锁”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曾在三尺讲台上授业解惑的中学语文教师,受迫害被迫离开校园。不久,進入一家补习机构任辅导老师。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心中明白师尊给我安排了一个天地更加广阔的大课堂,让我去救那里的孩子。身处邪恶中心的孩子,思想被严密控制,思维成人化;不同的家庭背景,悬殊的年龄层(从小学二年级到高三),都让我意识到,要想更多的救人,必须多用心。

用“真、善、忍”的法理启迪孩子幼小的心灵

我主要是做一对一辅导的。最小的学生是三年级至五年级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脑中只有电子游戏和漫画,还有邪党课本里的那点东西。一开始跟他们讲邪党搞政治斗争迫害人民,学生基本没什么反应;讲对大法的迫害,学生对神佛、信仰也没啥概念,让我这个长期任教中学的老师真有点束手无策。苦恼中学法,一句话突然从法中跳了出来:“如果一个苹果烂透了,还搁那摆着,那能行吗?上面爬满了蛆虫,散发着腐烂的气味,还在那摆着吗?”[1]

对呀,孩子再小,思想再简单,生活常识是能明白的,我可以给孩子讲为什么“真、善、忍”是宇宙真理:“一粒‘真’的钻石价格不菲,而玻璃仿的假钻石一钱不值”;“果子烂了就得扔掉,因为它已经变质了,不‘善’了,不扔就得污染我们的世界”;“桥梁上的钢铁小颗粒如果不‘忍’,桥梁就会断裂,车毁人亡。” “真、善、忍”的特性普遍存在于我们整个世界,而狂妄的中共竟然挑战宇宙真理,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它能不完蛋吗?这样讲了以后,听真相的孩子被触动了,坚决退出了少先队。

汉字简化背后的真相

在给学生上课时,我往往先从汉字简化入手讲真相。师尊说过:“其实我一直跟大家讲,我说中国文化是神在人类传的文化,是半神文化,所以里边有许多文化的因素是带有很深内涵的,而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字在天上是没有的。而中国的这种文字与天上的文字是很近似,与天上的文字写法是一样的写法,笔画不同。” [2]

写一个“學”和“学”,学生马上说:前一个是繁体字。我说:应该说“学”是“學”的简化字,因为当今全世界华人都在用“學”,只有大陆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中国人用了几千年的正体汉字简化成现在的样子。“豐”呈现一只盛满祭品的器皿,简化成“丰”,就什么也不表示了。学生很惋惜地说:那为什么要简化?这不是把我们古老的文化都抹掉了吗?我说:中华五千年历来是相信神佛的,所以文字形体中保留了这些印记。抹掉它,中共不就不用操心大家去信神了吗?

写一个“黨”,学生都不认识,告诉他们简化成“党”了。学生又惊又疑的念叨着:尚黑,尚黑。我说:你们直觉不错,在古代“黨”可不是什么好字,《论语》中孔子说:“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黨。”它是偏袒、结帮营私的意思。猜猜,为什么简化成“党”了?学生抢答:老共把对自己不利的因素灭了呗。我说:你们很聪明,中共更狡猾,简化了汉字,抹去文字中的传统文化内涵,就一切解释权都在它这儿了,驭人有术啊。有了这个基础,再给学生们讲中共的恶行,学生好接受多了。

静心揣摩“那一个”心结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并不是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了孩子,孩子就水到渠成的都能得救。我教的一个就读重点校的高二文科男学生,开朗健谈,对政治、历史兴趣浓郁,课外涉猎广泛。故而给他上的课,上着上着常常就“跑了题”,扯到国家大事上去了。这样下来没几次,师生对中共早期的“投机抗日”,反右、文革、“六四”中的整人杀人到钳制民众思想等种种恶行,就已达成了共识。之后,我给了他《为你而来》、《风雨天地行》电子书和《伪火》自焚真相片等;等他看完,交流中觉得他能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了,我就告诉了他邪党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营利的罪恶和“藏字石”的秘密,充满信心地劝退,谁料,却没什么反应。怎么回事?这孩子一直挺有是非观念的呀。我问他:“你不觉得活体摘取器官是一种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残忍行为吗?”“嗨,天底下残忍的事多了去了,外国有,明朝那会儿也挺严重的,也没见怎么着呀。”

看来,给他讲了那么多真相,也没打开他的心结,还是用心不到位啊。师尊是怎么教诲的呢?“尽管他们一时糊涂,或者是长期被这种中共邪党文化造成的观念的变异不能认识真理、不能够认识真相,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们。”[3] 邪党对大法犯下如此滔天的巨恶,竟然没有撼动孩子的心,是不是他还不明白大法对世人的珍贵,和他切身的关系呢?

接下来的课上,我陆续的跟他讲了释迦牟尼、耶稣传法度人的事迹以及法轮大法洪传后各界人士道德升华的一些事例,他很有些兴奋:“学了这么些年的历史,今天才知道佛教、基督教是觉者下世度人的。” 我说:“这在大陆之外应属常识吧。觉者就是在人类社会败坏、大淘汰来临前,通过劝善拯救世人的圣者,多么崇高的行为,中共不想让咱们知道;李洪志大师传法轮佛法,以‘真善忍’提升人的道德,是在世风日下的当今度人,至今受益的国家已超百个,唯有中共这么恶毒疯狂地谤佛灭法,它毁的可是你我大家净化灵魂、得到拯救的宝贵机会啊,这不是一般的罪孽,所以‘藏字石’才将它的命运预告天下,让良知尚存的人脱离它自保啊。” 学生的脸色变了:“哎呀,这问题可严重了。老师,那我怎么办呀?”“把你入过的团、队退了呗,你诚心诚意把退出的心愿告诉上苍,我帮你去网上发声明;不用去学校,这是你与上天之间的事。”“太棒了!”下了课学生兴奋地走了,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一条短信:“祈愿完毕!”我心中一阵高兴:这孩子终于得救了。

耐心擦净孩子被污染的心灵

今年开学后,来了一个小学毕业即将升初中的小男孩,很认可我的授课风格,思维活跃,对社会上的各种新闻特有兴趣。我适时的给他看了一些六四屠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图片,讲了中共建政前后干部腐败、狡诈无德及残杀民众的事例,孩子很接受,每次上课都要求讲。暑期前,孩子告诉我他家长要带他去韩国旅游,我特意提醒他,在韩国法轮大法是合法公开的,可以多了解一下,开阔眼界。

休假后的第一堂课,没等我问,孩子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告诉我,他在韩国见到好多“法轮功”,还拿了一些资料、小册子回酒店,读得好过瘾。我问资料带回来了吗?“没敢带,都处理掉了。他们是反华势力,想推翻共产党。中国人口这么多,没有共产党还不得乱了?”听到这些与他那稚气尚存的嗓音反差巨大的老练的套话,我已然明白,孩子刚刚得到一些澄清的思想,又被中共的“维稳滥调”污染了,而且很可能是来自于孩子最信赖的双亲。他的课程没多久就要结束了,我还来得及把他救下来吗?我心中不由有点焦急。

无助中,弟子最大的依靠只能是法,我看到师尊这样说:“作为人嘛,他觉的就是应该相信政府的,特别是在中共邪党一贯用谎言掩盖丑恶、用虚假来烘托‘大好形势’与假英雄人物的邪恶政权,在长期的造假欺骗中,中国人真的是很难辨别真伪。”[4] 我明白自己太执着于结果了,既然师尊安排我在这邪恶中心救众生,就应尽心尽力、不计结果地去做,孩子的思想哪里被扭曲了,就要从哪里正过来。

我找来一张地图,指给孩子看从一九四九年毛泽东到一九九九年江氏为维护中共统治稳定,而割让出去的外蒙、及东北、新疆以北大片土地,问他:“你觉得和平地、实事求是地揭露一个政党对人民的迫害,和实实在在从国家版图上把近三分之一的国土拱手让人,哪一个对中华民族的损害大呢?哪个更‘反华’?”孩子低头不语。

我不急于让他表态,择机跟他聊起文革中含冤自尽于北京青年湖的老舍先生,孩子惊讶他熟悉的大作家下场如此悲惨,我跟他讲了那令一代人青春荒废,国家经济倒退几十年,民众致死七百七十三万的十年浩劫。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共平均十年就会来一次这样的政治运动:反右、大跃進、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我问他:“你说这十年一折腾,对中国的发展,对咱百姓的生活有好处吗?这些折腾是‘反华势力’闹的吗?”孩子无言以对。

一次我告诉了他“水知道”实验,再下次来上课,他挺兴奋地告诉我他在网上还查到有类似的水果保鲜实验,被施以良性信息的水果比施以恶性信息的能存放更长久时间。我说:万物皆有灵啊。人不管做了什么,都是有后果的。播下什么样的种子就会收获什么果实。我跟他讲了殃视主播罗京、自焚假新闻制作人陈虻和登封公安局长任长霞充当迫害法轮大法急先锋遭报暴亡,中共迫害使上亿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佛法,招致二零零三年萨斯病毒肆虐北京,二零一二年“7.21”京城特大暴雨。

“老师,这也太神了。”“还有更神奇的。”我打开平板电脑给孩子看了优昙婆罗花和“藏字石”的图片。孩子嘀咕道:“看来那些法轮功还真不是骗我们,‘天灭中共’是真的。那个‘三退’怎么退?”我告诉他我可以帮他去网上退,也可以先在人民币上声明,自己设法突破网络封锁网上退。防范意识颇强的小男孩选择自己去退,我就将具体的做法详细告诉了他,他对细节问了又问,关键处都记了笔记。我又欣慰又乐: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我想,每个孩子心灵上都有一把不同的锁,我们走正了,师尊就会赐给我们那把对的钥匙,打开它,孩子就得救了。

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各位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