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溶入整体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我要交流的主要内容是,近二、三年,自己如何放下自我,参与协调工作、溶入整体的一些体会。在实践中,我发现无论做什么救人的项目,学好法是第一重要的。正念来源于大法,三件事是相辅相成的,你法学的好,那么你发正念、讲真相的效果也一定好。其实,师父把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只要我们把法学好,正念跟上,就一定能修好自己的同时多救人。

一、走出自我,和同修配合做资料、发资料

我遭受邪恶迫害五年,出来后从外省回到家里,和原来认识的同修都失去了联系,当时也想多接触一下我们本地的同修交流,因为一直也没联系上,索性后面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就是反正我每天都可以上明慧网,每天都可以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书面交流,接不接触本地同修无所谓了,因为一直很封闭就是一个人修炼,而一个人在修炼中又容易产生惰性,所以当时我三件事做得很不精進,这个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因为业务关系很偶然认识到一个同修,刚开始我们一起组建学法小组,在参加集体学法的过程中,和大家共同交流提高了认识,明白了要放下自我,溶入整体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一次听同修说某片区有一个做资料的同修工作量很大,每周不仅要做大量的真相资料,还要做很多供老年同修看的《明慧周刊》。这个同修在了解了我的基本情况后,问我愿不愿意做一部份真相资料及《明慧周刊》,分担做资料的同修的工作量,我说可以。刚开始是很艰苦的,因为我过去从来没做过资料,从买打印机到采购相关耗材、给喷墨打印机加墨、给激光打印机加粉,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刚开始本来在一个同修家里做资料,但后来考虑该同修家進出的人太多,从安全角度考虑觉得不合适,就租房子。一开始操作很慢,还经常出错。做几十份真相资料就要从周五上午做到下午四、五点,如果打印机再出点问题,可能有时做到晚上七、八点还没做完。

在和同修配合做资料的过程中,也经常有些小插曲暴露自己的人心,如果自己能用正念看问题,放下自我就会很顺利的走过来。有一天我把本周打印的真相资料送到同修家后,因为打印效果不是很好,他通过别的同修给我说,打印效果这么差,干脆让我不要做了。当时我一听也一度想放弃做资料,甚至把机器全部都还给同修了,但是回家的路上,我一想到做资料的同修会增加工作量,还有那么多老年同修在等着我们做的真相资料,我就坚定一念再苦再难我也一定要做好,我也一定能做好,我这样刚一想,就一下觉得自己高大了起来。后来慢慢通过同修介绍认识了另一个同修,在她家里做资料,她也配合我。这时我们做的是又快又好,中午基本就可做完了,同时又认识了做维修的同修,出现问题彼此配合很快就解决了。我做完资料后,先送到一个同修家然后再由他分发给别的同修。我们在学法上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再忙都要把法学好,同时发好正念,所以后来资料点一直是稳健平稳的运转。

后来我又和同修配合面对面发资料,刚开始我们主要是在市区发资料,后来也去较远的郊区发资料。在此过程中也去除了自己的怕心、及其它执着心,刚开始我们就是去很多居民楼从楼顶往下贴不干胶、发真相传单,有时居民家的门没关好我们一贴就把门打开了,有时我们在贴真相资料时后面不声不响的站了一个人在看,因为正念很足心态稳定,这样的事我们都一一化解了,慢慢的我们就能直接面对面的发神韵及其它讲真相的资料。

有一天我刚好去郊区办事,我就和一个同修一起去发真相资料。在一个交叉口我们分开发资料时走散了。当时我提了一大包神韵光碟,我想因为我面对面发神韵光碟少,就是要让我去多发去掉怕心的,我就一个人到郊区的大街上一家一家的发,这时又下起了大雨。本想回家,后来一想这个地方不容易来一趟,一定要把该救的人救了。就又去街上一家一家的发,很多人都能愉快接受神韵光碟。记得去一家装饰店时,因为下雨一進店带進来一些水,刚开始店老板不高兴,说把店里弄湿了,我说明来意并送上神韵光碟,走时她关切的提醒我外面雨大,不要打湿了自己。

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去发神韵光碟,看到一个地方很多人在下棋、玩牌,刚开始我们向几个人发,他们都不要,我们不气馁,又接着发,后来有一个人接受了,他身边的人都追着要,一会我们的神韵光碟就发了很多。回家的路上坐在车上,我们向身边的乘客都赠送了神韵光碟,离我们前面几排的一个小女孩一直在哭在吵闹,对她爸爸说我要我要,刚开始我们也不以为然,后来悟到这小女孩不是要神韵光碟吗?就拿了一盘神韵光碟到小女孩手上,她马上就不哭了。笑着对她妈妈、爸爸说封面的仙女姐姐好漂亮啊,她拿着神韵光碟爱不释手。

二、配合各个项目组多救人

一次在交流会有同修说如何才能更高效率的去救人,当时有同修说就是项目组与项目组配合,大家能在更大范围形成整体才能更高效率的去救人,同时也更有力量的去清除邪恶。

我们过去在做各个项目的时候,因为协调配合不好,导致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营救同修的项目,同一个案子你也在参与接触律师,他也在参与接触律师,因为没有协调配合好,导致出现了费用多给了,或是我们请的正义律师来晚了,被邪恶钻空子请了他们的律师给同修做有罪辩护。当时有同修还说律师如何如何,我们看的很清楚,是我们整体没有配合好。

一次一个同修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后来又被公检法机构联合构陷,随后被法院非法庭审。来自北京的辩护律师为她作了无罪辩护,最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期决定结果。我们营救同修的项目中,四位同修受家属的委托,到检察院帮忙递送申诉书、控告书和律师辩护书。检察院信访局的人看后说叫他们送到公安局信访办。我们就按这个程序去到公安局信访办,做了登记,和信访办的人讲清真相之后,对方也收下了相关法律文书。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还有一次在我省某地上午对几个同修非法开庭,那天我们正组织一场小型的同修交流会,在开始交流前我们大家针对此事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当地同修就在法院对面近距离发正念 ,刚刚一结印,我就觉得高大无比,后来根据法庭律师反馈的情况知道,当天邪恶完全无招架之力,完全是正义律师在主导法庭,让大家看到了整体配合协调的威力。

二零一四年四月份我省某地有十几名同修被绑架,我们首先不断跟踪报道投稿到明慧网揭露邪恶对同修的绑架迫害,然后制作了专题不干胶讲真相,手机群发小组收集了当地几十万经过验证的实号,再分配给小组同修拨打真相电话、群发真相彩信,极大的清除了邪恶,最后法院不得不一再延缓推迟非法开庭的时间。通过这样一系列的大家整体协调与配合,我们意识到为了提高讲真相项目的运作效率及救人力度,非常有必要将很多讲真相项目以项目组的方式专业化的运作,所以我们先后在本省建立了协调小组、编辑小组、手机群发小组、营救同修小组、技术小组、真相信小组、面对面发资料小组等等,每个项目组都有一个具体的项目协调人。虽然有些小组现在人手不够,但是我们就是先把骨架搭起来,然后再和同修交流切磋共同提高认识的过程中,就会很自然的发现合适的同修,再补充完善项目组同修。当项目组逐渐完善后,项目组与项目组之间又在更大范围形成协调与配合,这样必然产生更好的救人效果。

三、配合明慧网多救人

师尊说:“大法的项目中要做什么,尽量的要放下自己的东西去完成项目中要做的事情,这是第一位的,所以要配合。”[1]

我们大家都知道,自从九九年迫害以来,明慧网成了大陆大法弟子获取资讯及相互交流的一个最大的平台。我们开始是主动承担起《明慧周报》地方版的编辑工作。专注做好本地《明慧周报》地方版的编辑。后来我们又开始编辑本省的《明慧周刊》,配合明慧以利于本省同修形成整体。这过程中就是从不会做到能熟练的做。同时我们也在做好揭露本地迫害的报道,因为本地区一直有一些同修在遭受迫害后一直没有上网曝光揭露邪恶。怕揭露迫害后遭到邪恶的继续迫害,我们一方面通过文章投稿明慧交流指出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们还抱着这样的人心不放是很危险的。另一方面也通过组织交流会面对面和同修交流希望同修们在法理上明白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意义,把每个人不论在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各种环境下被迫害的具体事实写出来,放下曝光邪恶怕招迫害的人心,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促使一些同修把自己曾经遭受过的任何形式的迫害上明慧网曝光,一方面增强了他本人的正念,另一方面也改善了我们本地的正法环境。

有一天在去我们本地一些学法小组学法过程中,发现打印的资料是动态网的新闻及明慧网的某条迫害消息,我们严肃的和同修交流讲清真相的资料要采用明慧网发表的真相资料。如果世人是在网上浏览到这些文章,自己主动看,能接受,那没有问题。但编辑打印成小册子作为真相资料不合适,世人看了不一定能理解,起不到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作用。同时告知同修在做资料的过程中要以法为师,严格按照明慧网的通知要求做。做资料的过程也是实修自己的过程,不要在不知不觉中走偏了,不要给旧势力留下下手的机会。

后来我们又建立了专门的编辑写作小组,不仅负责本省周刊、周报的编辑,因为外省负责编辑当地周刊、周报的同修被绑架,当地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同修,在他们当地协调同修的建议下,我们也暂时承担起他们省周刊、周报、及真相不干胶的编辑,为了保证我们所编辑的内容能符合当地同修及民众的实际情况,我们和当地的协调同修一直都保持密切联系,以掌握当地最新出现的情况。编辑写作小组也负责把本省、及外省半年、全年、十五年来的迫害案例通过综述的方式進行了整理,通过这种整体全方位揭露当地邪恶迫害。同时通过编辑写作小组同修间的协调配合,我们也配合明慧网,完成了专题的明慧文章汇编、真相传单、真相期刊的编辑工作,在更大范围更有力度的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