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法小组的故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我们新的学法小组成立两年多了,成员都是中老年同修,有修炼了十多年的老弟子,有刚入门四个月的新学员。在集体学法的好环境中,同修们在大法中熔炼着,逐步走向成熟。

我们每天上午集体学法(星期天除外),多则七、八人,少则二、三人,风雨无阻的坚持,最远的要坐十几站的公交车,也能按时到,学法前齐发正念;学法时敬师敬法,精力集中,不唠家常,不吃零食,甚至连水都不喝,咳嗽者只喝口水润润嗓子,盘腿学法,若坐姿不正,读字有错,随时纠正。

一、姐弟俩:新老学员,共同精進

有两位老年同修,是姐弟俩,我们都亲切的称呼为L大姐,L老弟。

L老弟是老弟子,曾两次被绑架迫害。来到与家乡相隔数千里的本市救人。L大姐,今年七十七岁,农村妇女,小学文化,其丈夫去世两年多,子女也各自成家了,由于她从弟弟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所以愿意跟随她弟弟来到本地救人。

老姐弟俩仅仅靠着其弟微薄的退休金租房居住,过着仅能填饱肚子的艰苦生活,四个月来没有买过一次肉、一次鱼,L大姐虽然是新学员但是很能吃苦,来到本市人瘦了十几斤,依然全身心投入做三件事。在弟弟的帮助下,几天的时间就能通读《转法轮》,并且总是虚心的向其他同修学习正确读音,从开始总读错音到比较熟练的读下来,仅用了几天的时间。这对于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太太来说真是奇迹。

L大姐说:我越学法越感到自己在古稀之年,能得到这样的高德大法,师父给我这样一个得法的机缘,修大法做好人还能回归天国世界,就觉得自己有福份能成为大法弟子真是太幸运了!师父救了我,自己得法得了好处了,可不能忘了师父叫做的事:救度众生。

我除了学法、炼功以外,就是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每天最少劝退六人,最多十六人,徒步跑了两个月,最后膝盖肿的比大碗口还粗,没有觉得苦,肿了十多天,一天也没有歇脚,照样去救人;脚背也磨出了血,我就默念师父说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有一次在公园里,遇到便衣特务翻我兜时,我心里很镇静,没有怕心,心里喊:“师父救我!”恶人愣是没有翻到三退名单,是师父保护才躲过了这一难,感谢师父的大恩大德,今后要更加精進、多救人,坚定的修炼下去,遇到什么魔难也不动摇。

L老弟,处处体现出老弟子的风范,为人真诚、善良、平和,帮助同修直言不讳,以身作则,严格要求,学法过程中连水都不喝,不上厕所,不说闲话,盘腿学法,端正坐姿用心听,始终不厌其烦的纠正同修读的错别字。 L同修讲真相更是令人钦佩,他清晨三点四十准时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炼完;上午学完法,简单吃点东西就出门讲真相了。傍晚讲完真相回家,学师父的各地讲法,阅读明慧交流文章,每个整点发正念,真是全力以赴、什么都舍下了,每天劝退三十多人、最少二十人左右,不完成数量不回家,风雨无阻。同修帮他估算他来到本市这里五个月,共计劝三退五千多人,这几年坚持下来差不多劝退了约五万多人了吧,都感到他能量场很大,例如其姐劝两个女青年多时没退,其弟一句话就能劝退了。

还有一次,L讲真相时被便衣发现,便衣企图打电话报警。L默念着正法口诀,正念十足的解体了邪恶,从容走脱。

二、张妹:守住心性 打坐真美妙

同修张妹,今年六十五岁了,只上到小学一年级,学大法五年了。下面是她自己讲述自己的经历:

当年修炼了三个月时,我盘腿打坐五分钟就疼得坚持不了了,心里很着急。后来遇到一件事神奇般的改变了这种状态:有一天邻居突然无理取闹,竟然指着我的鼻子骂了起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要求我们遇到矛盾不能和常人一样去对待,要高姿态,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时没有和她对骂,只是讲道理,但心里觉得不太好受,通过学法,心理坦然放下,再也没有发生过争执,心性提高了,业力转化了。第二天早上打坐时,竟然坐了五十分钟,腿也没觉得痛,全身舒服,感觉到很美妙,这是师父给我的鼓励,我激动得流下了眼泪,无法用言语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邻居老太太经常叫我帮她干活,我也随叫随到,无怨无悔,邻里间都能和睦相处了,邻居看到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明白了真相,法轮大法好。

修炼大法近半年时,我从法理上认识到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彻底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世间的名、利、情要放淡。此时我遇到了一个心性的大考验,老伴去世后,本应该属于我的百万家产,儿子想独占,并对我无理。我本想要起诉他,后来想到师父讲的法理:“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1]又和姐姐同修切磋,放弃了起诉的念头,不再提要房子的事了,心情平静的度过了这个大关。后来儿子也受到了触动,对我的态度也好了,经常来探望,面有愧色,知道法轮大法好,我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才能做到这一点,做到了做常人时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修炼大法之前,我一身病,脊椎疼、腿疼很厉害,神经性腿疼说不能走路就不能走了,脚腕子疼得需要动手术。

二零零八年,邻居大姐说法轮大法有神奇功效,一说法轮功好,我二话不说就学上了,学法后不久就出现奇迹:我全身所有的病不知不觉都好了,腿也不疼了;我五十三岁停经,炼功后不到一年就来了两次例假。第三年又来了一次,今年又来了一次。第一次来时,自己懵了不知怎么回事啊,前三天没悟到,第四天才明白过来,师父不是在《转法轮》里讲过了吗:“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来例假,但不会多,在现阶段那么一点,够用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然的话,你缺少它怎么去修命?”[1] 师父讲的句句是真话。

现在我看上去比同龄人年轻十岁,面色白里透红的,精力充沛。

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认识到救人的紧迫。从今年开始我几乎每天都出去劝三退救人,风雨无阻,每次都能退六、七人。救了人心里真高兴。因为每次讲真相要走很远的路得经过好几个过街天桥,那桥台阶又陡又高,年轻人走过街天桥都费劲。一次我讲真相劝退了十多人,师父鼓励我让我第一次体会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那种感觉:那天我是向上跑着走的,那个腿有劲啊,不是一个登台一个登台的走,是二个登台的向上跑着走,和有人推着似的。周围年轻人都用惊奇的眼光看我:这哪像六十四岁的人啊。

三、李大姐:年轻了二十岁 真名退邪党

李大姐是老弟子,今年七十七岁,刚刚来到这个学法小组,以前出门讲真相很为难,面对面讲真相突破不了,家庭魔难也大。

李大姐通过集体学法,自己又大量学法,李大姐在家里再也呆不住了,把病老头安排好,就出门了,开始是跟着张妹一起到公园,亲耳听、手把手教。张妹讲退一个,李大姐就在边上记一个名字、发正念,能插上话也说两句,两个搭伴,出门讲退人数一天比一天多,开始是六、七个人到后来几十人。她们两个星期退了八十五个人,后来李大姐第一次自己上了公园,碰到了一个老头儿带着孙子遛弯,没想到很容易就给他们劝三退了,李大姐说这是师父鼓励,她要多救人、快救人。

李大姐和张妹,在一起配合救人坚持了两个月,讲真相劝了近百人三退,李大姐说过去我一个月退不了几个人,仅仅发发资料,李大姐感到集体学法自己这段时间身体走路有劲儿了,走路飘飘然,见到的人都说:“你走路走的咋这么快?”以前上过街天桥都有些为难,觉得台阶太高,爬不动,现在走起路来蹭蹭的,傍晚两个多小时从家里出来徒步行走六、七里路,徒步面对面救人,每天乐呵呵的,救人心里充实、精神面貌大改观,李大姐刚来到学法小组的时候看上去真象一个疲惫的八十岁的老太太,而现在看上去年轻了二十岁、脸色红润有朝气,见到的人都感到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李大姐说:我干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勤勤恳恳的,早早加入了共产邪党,还被评为先進的老党员,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却在无知中用恶党文化毒害了多少代的青少年,每当想到此自己就自责。特别是看了《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后更知恶党文化系统替代了传统文化,自己却替恶党宣传、鼓吹,看了师父在网上公开退团的消息后,二零零五年初同修就帮助我用小名办了三退。由于怕心重,名利心没去,怕公开退党遭受经济、利益、名誉各方面的损失、迫害,所以一直还在继续交着党费,退休后自己去交,如此又交了近十年的党费,一交交一年的;我心里想反正我在退党网站声明三退了,我和你们不是一伙的。但前年我悟到不能再交党费了,儿子同修也说我:“你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吗?用人的狡猾来应付。”

我也认识到必须正念提出来。不参加老干部活动,也不交党费了,他们都上交了就差我一个人,但是会计自认为好心给我垫上了一个季度,就一直打电话催我,我告诉她俺退党了,你别再给我垫钱了。她说你要退就得告诉领导找处长。

前段时间看到明慧同修交流中说,有的大法弟子部份肉身被红龙控制,有的肉身不能解脱出来,周围有同修就这样被邪灵迫害死了,十五年的老弟子啦,自己要警醒了,这段时间我大量学习《九评》、听mp3、看光盘,看了《九评》、《漫谈党文化》,因此自身恶党文化清除了不少,心中没有了怕心。

我到老干部活动中心找到处长郑重的说:“我正式退党,不参加活动了,一是年龄大了,还要在家照顾生病的老头。”处长让我写退党申请。我说:“怎么呢?入党需审查要写申请,退党应该是自愿的,可以自动退出的呀!”当时我心态很坦然,一点怕心、顾虑心也没有。自此后,单位再也不找我要党费了,不了了之。

过后,我想到自己几年来的顾虑;害怕公开退党,怕遭受迫害,害怕不发给我工资,怎么生活呢?为了那点小利:只要参加老干部活动照相旅游还发给纪念品,但是不去参加就不给了,全是人心。这多年的顾虑、怕心好象都烟消云散了,心里那个敞亮啊!是大法使我内心发生本质的变化,真正心性提高上来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