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正求来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近一年来,我的修炼状况很不好,主要是放松了发正念。极个别时候连四个整点都没能坚持。一度忙于做事而放松了对自身的修炼,导致人心加重,学法不入心,眼睛总能看到他人之不足,却很少看到自身的问题,渐渐的心离法远了,旧势力的黑手就向我伸了过来——麻烦事来了。

在十五年的正法修炼中,除了“七二零”警察来家搜大法书(那时我家是片区学法点)外,无论是居委会或派出所人员都没来我家骚扰过。因为我平时很注意自身的修炼,三件事做得到位,走路都在背法或发正念。什么敏感日、摄像头等等,在我的思想中根本就没有概念。

而近年来太不精進了,虽三件事也在做,却在自身的修炼上大不如前,也影响了做事(救人)的质量,越来越跟不上正法進程了。主要是学法不仅较以前少了,学法时还走神,背书时还发困,晨炼出现误点。因没有了每天集体学法的环境,慢慢的学法放松了。接下来自己的空间场不清了,时而发现一些乱七八糟的虫子乱爬,花草枯黄、落叶。继而发觉自己明显老化,还时有疲惫感。接下来病业状态出现,肩、背、胳膊疼、腿疼得不能自然蹲坐,发正念(近距)跟不上同修行程,坐下起不来要同修搀扶。自心着急,可就是精進不起来。法理明白,可就是做不到。老伴也无事生非,同修间配合不好了,自觉很苦、很累,脾气暴躁,最后招致警察上门采血了。我也惊醒了:该补大漏了!

师父说:“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我没认真学法,没发好正念,没炼好功,没有实修,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根本就是心不正了,自身心都不正了,怎么能救得了人呢?

师父还说:“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1]我被采血迫害是我自己求来的。在同修讲到警察到某某家抽血,又到谁谁谁家抽血了时,我却不自觉的冒出一句:“哎,怎么没上我这儿来呢?”当听说某某俩同修被骗到派出所被强行抽了血时,我又不自觉的冒出一句:“怎么没有找我呢?”平心而论,还真不是想显示,真是不自觉的脱口而出。在前年,同修告诉我说:谁谁在洗脑班把同修都出卖了时,我就不自觉的来一句:“他怎么没出卖我呢?”往往话出口也知道不对头,可又没去想错在哪。这回好了,把鬼招上门了。就在我说过那话的第四天,警察上门了。我吃了一惊:他们怎么会上我家来呢?马上意识到是我求来的。我想:也好,我正想找你们讲真相。我给他们讲了近两小时的真相,他们听得认真,还频频点头说我讲的是那么回事,然后他们走了。可没过多久,他们叫上居委会人员又来我家了,拿出一些被他们抽了血的名单按了手印的资料,说他们辖区的这几栋楼就我一个没抽了。他们再三声明采血与法轮功无关,我一看常人都抽了,那是他们的工作,虽不情愿但还是让他们采了,他们没强迫我按手印。因为我想:手印我绝对不按。

后来我发现他们骗了我时,那种被愚弄、被羞辱的滋味真象被迫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我那个悔呀,那个气呀,那个恨哪!我恨他们的伪善,笑里藏刀的阴毒;恨邪党的卑鄙、狡猾、鱼目混珠的下三滥手段;恨旧势力的邪恶,给我安排了这么让我受骗上当的一关。

想想还真是愚昧得可笑!明明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迫害,却去怨恨别人,甚至怨天怨地怨旧神,就是不怨自己,不把自己当作大法修炼人!师父说:“再说,你辟谷出了问题,那不是你自己求的吗?”[1]是我自己在维护人的利益,是在维护中共邪党,已经严重的偏离了法,实在太危险了!

痛定思痛,作为修炼人,再难弥补也得修下去,这是大法徒别无选择的。虽不容易达到师父所期盼的“修炼如初”[2],但再难也得去修。也望还有类似我的同修千万精進起来,吸取我血的教训,严肃对待修炼才不至于被旧势力邪恶黑手抓住把柄迫害,以致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给大法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