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环境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八岁,九八年喜得大法,是关着修的,另外空间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我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无比坚信,凭着在大法中修出的强大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我曾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直接关進当地拘留所,狱警让我写所谓不炼功保证,我不写,他们就利用我丈夫把我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甚至八十岁的老母亲都找来了,一个个的哭哭啼啼劝我放弃修炼,我没有被情所动,心中只有一念,谁也动不了我。这个法我是修定了。十五天后顺利从拘留所回到家。

到家后,丈夫对我非打即骂,以离婚全部家产归他所有,并以离家出走、绝食、寻死等多种方式对我進行威胁。当地610人员又来家骚扰、恐吓,并扬言要送我去洗脑班,儿子又找来邪悟人员来我家住着转化我。在这种情况下,我带上女儿(同修)离家出走。从此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那时因手头钱不够,每天以馒头、咸菜充饥,有时咸菜都没有,只能盐水沾馒头。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中,我们也没有忘记自己肩负的责任,每天坚持和当地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等救人,从未停止过。以后通过学法,从中悟到流离失所不是师父安排的路,也不应该让家里人天天担惊受怕,于是我带着女儿回到了家。

二零零五年,我和女儿回老家讲真相劝三退,因讲退人数较多,起了欢喜心,让邪恶钻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把我们关進了看守所。提审时我什么都不回答,不是发正念就是讲真相。一回头看到对面屋还摆放着各种刑具:死人床、大挂等。我心生一念,这些与我都没有关系。也许就是因为这正的一念,邪恶之徒连一指头都没敢动我。而且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没写任何保证,没签任何字,十五天正念闯出看守所。

回家后,丈夫、儿子及其他亲人又都劝我放弃修炼,我还是心不动,继续修炼。可是我一学法炼功丈夫还是连打带骂。一次我正在床上发正念,丈夫对我拳打脚踢,看我不为所动,又上来扳我的手,怎么也扳不动,然后就气急败坏一脚把我踹在地上,我还是不为所动,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坐在地上我依然手不倒,继续发正念。在强大的正念作用下,丈夫当时蔫了。

过后,丈夫还是不允许我修炼。我想:是不是我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当时就想找个安静的环境,静下心来学学法、向内找一找,差在哪儿。于是第二次离开家到同修家。通过静心学法,当我学到“我们学员在修炼当中不论碰到什么麻烦,你要能够从自身查起,查自己的原因,你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碰到问题,一定要向内去找。我刚才讲了,不是因为别人对你怎么样,是因为你这儿不对劲儿。”[1]这段法时,我忽然悟到:是我错了,和法拧劲儿了,没替家人着想,我决定回家。

到家后,一進门丈夫见到我第一句话: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只有站在法上向内找,正念正行,真正替别人着想,才能使周围的环境得到改善。

正当我与同修每天忙于做好三件事时干扰和考验又来了。丈夫在外地做买卖赚了点钱,在那买了房子,让我去给他做饭,并且要把现有住房出售。我知道丈夫做事一贯自作主张,说一不二,怎么办?按常理,我应该去。可是在这正法的最后关键时刻,我怎么能走呢?况且我家是学法小组,我又是当地协调人,真是左右为难啊!思前想后,我决定不去。

这时丈夫和儿子象疯了一样又吵又骂,还动手打了我。实在没办法,我决定先退一步,表面同意去,但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回来,哪怕是租房我也一定要回来,因为这里需要我。于是我和他们一起去了外地。

到外地后,爷俩放心了,于是要带我去旅游,我说你们去吧我不去。爷俩前脚走我后脚按着来时记的路线从那么远的大城市自己回到了家。到家后,我立即和同修坐下来高密度、高强度的发正念,解体邪恶。几天后,爷俩回来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这次放下名、利、情是我修炼路上的又一次飞跃和升华,从那时候起真的神起来了。那些来自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的干扰从此烟消云散。在这里我要真诚提醒同修们:千万不要被情所带动,忙于常人琐事,脱离整体,影响做好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