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八年前,我顺利的生下了儿子。他不哭不闹,很乖,吃了睡,睡醒了玩,带他很省心。两个月大的时候,母亲放大法弟子的歌曲给他听,他躺在床上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咿咿呀呀的表达着他的喜悦。几个月大的时候,儿子一看到《转法轮》中师父的法像,就高兴的笑,把脸贴在师父的脸上,很亲的样子。

儿子小时候住在姥姥家,身体很好,偶尔消业时,他就说:“姥姥,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大法在他的心里扎下了根。儿子一岁多的一天,姥姥做饭时用姜。吃饭时,儿子把姜吐出来。姥姥觉得他只是个孩子,吃点儿姜增强抵抗力,就故意吃给他看说:“真好吃。”儿子说:“姥姥,修炼人不吃姜。”姥姥这才恍然大悟,说:“我修炼这么多年,还不如一个孩子,真是惭愧。”一天,姥姥带他到商场讲真相。看到一把梳子挺好,就在头上梳了一下试试好不好用,儿子说:“你不买还用。”

有时,儿子调皮,他姥姥不高兴的说:“你去奶奶家,让奶奶带你吧。”他说:“我不去,奶奶家没有法,我就跟你。”姥姥听了很高兴,决心带好他。两岁时,姥姥就经常背着他和同修们在大街小巷集市商场海边讲真相救人,有时也背着他到楼上发真相资料。儿子说:“姥姥,我们就象去云游。”一次,到学法小组学法,姥姥在他的小背包里装了一本《九评》。在回家的路上,一人向姥姥问路,儿子赶紧把包给姥姥,那爷爷高兴的拿着《九评》上车了。

儿子上幼儿园时,我就把他接回来住了。他很善良,一次,我和同事在聊天,他和同事的孩子在一起玩。不一会儿他大哭,我一惊,他很少哭,头撞出个大包他都不怎么哭,这怎么了?一看,原来,那个男孩在他的小臂上咬了一个圆圆的“大手表”牙痕,里面都瘀血了。回家后,我问他:“疼吗?”“疼。”“你怎么想的,弟弟(小几个月)咬你时,你有没有想咬他呢?”“没有,因为弟弟小。”我鼓励他:“很棒,做的对。咱是修炼人,就应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在幼儿园里,老师经常夸他善良。小朋友们打他时,他从来不还手,也不记恨。他爷爷和他大妈知道后,就气愤的教他:“下次谁再打你,你就使劲打他。”他大妈还说:“你打不过的,告诉大妈,我去揍他。”儿子告诉了我,我说:“咱可不能按他们说的做,他们是常人,我们是修炼人。”儿子说:“妈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还手的。”

儿子上幼儿园时,一次出现了感冒的假相,他爸爸和他奶奶就买水果味的药给他喝。回家后,他很高兴的告诉我:“妈妈,很甜,还挺好喝的。”(他第一次吃药)世间真是个大染缸,和姥姥在一起,消业时他知道听法。和常人在一起,就糊涂了。我就告诉他师尊讲的法理和修炼人应该怎么做。他明白了:修炼人没有病,难受是假相,吃药不管用。以后他就记住了,并严格要求自己。

一天,儿子又出现了感冒假相,他爸爸冲了药让他去厨房喝。他就不出房间坐在床上。他爸爸发火了,他也不去喝。我的心不稳了,说:“要不你去吧。”儿子坚定的说:“不去。”下床把门反锁了。我这才想起发正念。他爸也没再强逼。不一会儿,儿子睡着了。我把房门打开,他爸一看,没招了,就出去玩了。我把药倒了,儿子的感冒假相也好了。他的这一关过了。

二零一一年冬天的一天,儿子在姥姥家玩。他踩着小椅子想上沙发,没想到椅子突然倒了,他也摔了下来,头撞在了茶几角上,疼的他哭了起来.姥姥来了一看,右耳廓后边摔了一个一厘米半长的口子。一会儿,伤口处往外淌血。姥姥和儿子一起给师父的法像下跪磕头,请师父加持,并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出现了,血滴瞬间凝固不流了。本来我们决定一周后去外地,机票都订好了。我一看,伤口那么大,不能坐飞机了,决定退票。姥姥说:“没事儿,等去的时候就好了。”儿子就没去幼儿园,天天在家听师父讲法。果然,伤口愈合的很快,没影响出行。要是常人,不缝上几针,怎么会好呢。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一次,我和儿子一起出去。遇到有缘人,我就发神韵光盘。我鼓励他也来发神韵光盘,他表示信心不足。这时,对面过来一位大姐很着急的向我问路。告诉她后,我忘了送她神韵光盘了。她走的很快,越走越远。望着她的背影,我很遗憾。转念一想,不行,决不能错过。我说:“儿子,你快跑,追上阿姨把神韵光盘给她。”儿子点点头,飞快的跑去送上光盘。大姐惊喜的接受了,还连连回头挥手致谢。儿子也很高兴。

儿子经常把玩具弄的到处都是,房间弄的乱七八糟的。我也经常发火呵斥他。一次,我发了很大的火,停下来,忽然觉的自己很过份,看到儿子默默的收拾着,我温和的说:“儿子,对不起呀,妈妈做错了,不该对你发这么大的火,你生气吗?”他摇摇头。我问为什么?他用手指了指衣柜门上贴的“向内找、不动心、结善缘”说:“我正在背呢。”我听后很惭愧。心性还不如孩子。

儿子现在长大了,心性有时没有以前好。我知道这是我的修炼状态,以后我必须努力精進带好他。不辜负师父的厚望。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