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关头 难忘师恩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是长年吃药的“药罐子”,患的都是些疑难病:头痛、神经分裂、胃病、腿疼、关节炎、骨质增生、乳腺增生、子宫肌瘤等,基本上就比死人多口气,家务活啥都干不了。整天象霜打的茄子,提不起精神,想过死但又放不下年幼的孩子。在病痛的煎熬中度日如年,医院去过,偏方看过,巫医神汉求过,但都无济于事!

在我病重离死不远期间,西院邻居大姐来看我的时候,临走前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这儿有一本书可好了,你要有缘份师父在另外空间里就管你了,你知道了?”说完她就走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就觉得心里進了光明特高兴,心想我也去另外空间,当时也不懂什么是另外空间。

第二天就让女儿去她家把宝书请来观瞧,我要看看这书到底怎么好,因我当时已不能走了,说白了就差盖白纸等哭了。就这样两天能看一页书,还得孩子在旁边给我扶着,自己不能拿,看两眼就迷糊过去了。等明白时再看那两眼,孩子一直在我身边告诉我:“妈妈看书,不能死,妈妈看书,不能死。”看了第四天书,刚能坐起来,感觉头脑很清晰,就感觉这就是我要找的天书,终于找到了。人也一天比一天精神,当看到第八天时,就能下地打扫了,而且师父把天目给我打开了,当时不懂,只看那书中的字会笑、会跳舞,舞跳的那个好看啊,就看书中的字那么好啊。就跟丈夫说:“这本书真好,书里的字会笑,可好了,这真是天书,你快来看啊。”但他看不到。紧接着邻居同修来我家教我炼功,炼到第七、八天时,腿走路象风一样,身体也给净化了。

早晨炼完功回家吃饭时,丈夫吓了一大跳,当时就不吃了,可我一碗没吃够,还要再吃一碗。丈夫说:“完了!你不能好了,这是回光返照,平时你半碗饭都吃不了,今天你能吃下两大碗,这太反常了!”我说:“哪能呢?”他说:“你看你那身上,前胸,腋下,乳腺周围,腿上全是一个个青紫色大包。”丈夫一看心里更没底了,吓的饭也不吃就在那直发傻。我一看可真是那样,当时可把我高兴坏了,把筷子一撂,告诉丈夫说:“你放心吧,这是师父在管我呢,在把业力推出来给我净化身体呢。我就要全好了,成为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了。书中说这叫消业,是修炼后的正常表现。你再给我加一碗饭,这饭咋这么香呢!”心里那个美啊,是生命得到升华后的喜悦充满了全身正的能量。这是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修炼大法后,以前当常人时得的病全都不翼而飞,瓶瓶罐罐的药匣子,全都丢掉不再使用。修心重德,按书中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成为了我的行为准则。全身心的沐浴在法光中,师父的慈悲恩照下。在我的真实事例中,大法挽回了我的生命,让所有知道的亲朋好友,全都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其中有些人也迈入了修炼的殿堂。同时也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认同与赞扬。

九九年,形势来了个大逆转,邪恶的江大魔头因妒嫉心,看到修大法的人太多,制造“自焚”骗局,诬陷法轮功,使一亿人的正信遭到了打压!我没有被电视上的谎言欺骗,毫不动摇继续修炼,三次梦中与江魔头理论,讲大法如何好,你为什么就不让炼呢?几次被公安分局、派出所强行带走,在本地非法关押几天就放了。还有一次市里公安局、政法委、610等部门假装关心,把炼功人都找去了,我就在当场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及炼功后大法救命的事都说了。我就知道我应该做的就是为大法说公道话,维护法就是维护自己的生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由于邪恶疯狂迫害,对门同修被抓走,把我也说出来了,我也被邪恶绑架,在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一年。在那里我也一直坚持背法,抄法并负责给同修传递经文,往回找同修一起否定这场邪恶的迫害。劳教所管教看管不住我,打不动骂不动,因修炼人已放下生死,还连带着一大批人都被带动过去了,因此闹心的直盼我能早点回家。几次跟我要家里的联系电话,我都没给。我说:“我不回去了,就在这里给那些学法少有怕心的传送抄写的经文。”管教一听着急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吧。后来通过其它渠道联系上了我的家人,让我的丈夫来接我回家。回去后,我重新走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靠着信师信法的正念,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九日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了却了我的心愿,打了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为了维护法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并安全返回。

归家后走遍大街小巷,无论严寒、酷暑、春夏秋冬,始终如一的坚持做好三件事,证实法救度众生。虽没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小事也不停的做着,比如一次去怕心的经历;和同修约好去农村集市送台历和真相小册子,台历已送完,光剩下几本小册子了,农村人就喜欢台历,这时围的人越来越多,人群外挤進来一个白脸男人,严肃的拿着小册子说:“这是谁的?这是什么?”别人说这是法轮功,那人立刻就说:“你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儿整这个?”他的场打过来一股冷风。当时心态很稳,念很正,我得救你,想到这上前两步走,我说:“大哥,你真的不明白真相,只有明白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这时人群里一个人手指着白脸男人说:“你闭嘴、闭嘴,不许你说话,这没你说话的地方,你赶紧走。”说着那个白脸男子,真的就灰溜溜的走了,在师尊的保护下有惊无险的安全回家了。

还有一次去集市回来真的是挺让我安慰的。那时人心挡着不愿去,同修说不行非去不可,我一听心想,也许这是师父让我去的,那里也许有我要救度的众生。我说行,我今天放下自我无条件配合。一路发着正念,到地方下车后就开始讲,那人离老远都看着我笑!到跟前讲一个退一个、讲一个退一个,回来在车上也一个没落的连小学生都给讲退了,包括司机、售票员。一趟下来五十多人明真相三退了,我明白这都是师父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与加持!

去农村送台历也是村村走,户户進,面带微笑慈悲对待众生,接受不接受都不被常人心带动,有时赶上打麻将的十几个、十几个的退。给的东西也是人人都要,看到这么多人能够得救,天气虽冷心里却暖乎乎的,腿走的很累,心情却是轻松的。有时往出返畏难情绪,师父的法就会打入脑中,促使自己继续坚定的往前走。

发生在二零一三年六月份的生死经历,使我再一次获得了在法中升华的机会。

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和丈夫的情关一直没有过好,虽然先前也总是过,但没有认真向内找,特别是和他家亲戚那边也老是心存埋怨,这不考验就来了。丈夫农村老家那里的老宅房产证被他借给了他哥用作抵押办了借贷,当和我提起后,心性没守住,跟丈夫生气,让邪恶钻了个大空子,在身体上出现了走血的假相,就象来例假大量出血。怕心等不正的因素都上来了。去年、前年两次都出现过这个假相,在师父的加持下总算是闯了过来。第一次是四个月时间,亲人们都说赶快去医院手术吧,肯定是子宫肌瘤,同修有的也说那是更年期,等等众说纷纭。总之我一概不承认,全盘否定旧势力,心想是瘤也让它化了,佛法无边!第二次也持续了近三个月时间,这时我就及时向内找,用法来归正自己,提高心性也很快就好了。

这次是真迷糊了,正念也没有了,更不知道找自己了,还跟丈夫生气不搭理他,不正的人心全冒出来了,心想也许是瘤吧?要不怎么总流血呢!心越想越没底,这可怎么办呢,于是就去同修大姐家,要她帮我找干扰与迫害的原因,是什么执着与根子上的问题被旧势力抓住不放,大姐真的帮我找到很多人心执着,同时也给了我正念闯关的勇气与信心。六月九日晚从同修大姐家回来时心想: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只有靠自己正念闯关了,必须得自己去面对了,因为怕心已两宿不敢在家住了。今晚必须得回家住。刚到家一同修来我家探望,交流了一会儿,临走时同修说:“如果今晚你能在家住,你会有个大的升华。”我就感觉这句话在点悟我什么,也好象晚上会发生点什么,但这一切都是未知的。

然后丈夫开车把我送到学法组,勉强的与大伙学完法回到家,正巧有一位从不经常来往的农村女同修看到我学完法临走时的眼神有些不放心,就在后面尾随到了我家。我一看到她感到诧异,就问了句:“这么晚你还来了”,但心里挺高兴,可就是实在打不起精神来。同修握住我的手含着泪说:“如果我不来陪你,我会一宿睡不着觉的,会怕留下终生遗憾,我必须得来陪你住这一宿。”我一听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但也没多想什么,丈夫又给我俩煮了方便面,我俩也就简单的吃了一口,边吃边切磋,吃完后又聊了一会事情的前因与经过,十一点多了,我实在坚持不住就躺下了。到十二点,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结完印刚一立掌,感觉不对劲,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正念怎么发不了了呢?突然困意全消,大脑处于极度清醒的状态,和平时的我怎么不一样了呢。瞬间感觉四肢无力,呼吸困难,气越喘越短就躺炕上了。心想体内血流干了,心脏跳不动了,此时脉搏一分钟一百二十多下,几乎要停止呼吸了,眼看不行了,抬头纹也开了,人也脱了象了。同修说我当时像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似的,把同修也吓够呛,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当时同修一个人的正念并不起作用了,完全被邪恶间隔开了,同修当时都感觉动不了了。但我心里明白,可是却有怕死的心,在心里说让丈夫赶紧给我送医院抢救去,又一想不对!那是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是神,我不能去医院。接着情魔又上来,它说不能好了,把丈夫叫到跟前告诉他说:即使我走了,你也别怨大法,你也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是我自己没修好。最后跟孩子说句话吧!一打电话关机,这时同修就问我,姐,你快说,你打电话什么意思?我意识到这是情不能要,通过同修的提醒,我才明白用正念否定,不要人心。我就立刻打出一念,我要身神合一,人的东西全不要,我的一切是师父说了算,我的肉身不许旧势力带走。

我在心里求师父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还有那么多众生没救呢!我知道弟子没做好,我再从零开始修,也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要脱胎换骨,也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即便签过什么约我也不承认你旧势力的一切,就这样一直否定。可邪恶不服气,同时把同修的正念与我隔开,因就她一个人,她也有些害怕了,邪恶趁机又使一计,让我嘴、胳膊、腿全身都不能动了,我就是正念否定,不配合邪恶。心想:我得坐起来,我一个鲤鱼打挺就坐起来了,胳膊腿啥的确实不好使了,嘴也不能讲话了,连水都喝不了,可思想就是很清晰,正念否定不承认。

我一下就把腿搬上来双盘上了,手立起来,嘴上说我也发正念。邪恶瞬间给我显现各种鬼脸给我看,当时我也没怕,满脑子都是正念和法,邪恶瞬间解体,同时我就做手势告诉丈夫打电话找几个同修来发正念加持。因是凌晨四点多,不方便找人快到六点了,一同修一看还是不行,想起师父善解的法了,就这样反复的劝善,邪恶生命解体了,善的生命善解了。另外空间缠在我肚子里的绳锁也解开了,我才能喘上气来,才能说话。经过七个小时的正邪大战,邪恶终于被解体,我也真的是再次死而复生了一回。同修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都同时感谢师尊的慈悲与佛恩浩荡,都齐声说: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师尊帮我把关闯过来了,给整体同修一个鼓励与正信,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否定邪恶、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关虽闯过来了,同时也去掉了我很多肮脏的败坏的物质与不好的生命,我要珍惜师尊给我的这最后修炼机缘,因此没有任何理由松懈、显示与欢喜。这只能证明法的伟大与超常,证明自己修的有漏,才会跌这么大的跟头,所以对师尊无以为报。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实修、实修、再实修!守住心性,努力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操点心,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