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回升 无病一身轻

——他们证实了神功奇效:法轮大法好!(5)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日】(接上文

四、道德回升 无病一身轻

人在迷中,为了名啊利啊和一些所谓的幸福,在社会上和不同环境中争啊斗啊,以至把自己身体搞的“一团糟”,全身都是病。当他们学习了法轮大法之后,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在思想升华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道德回升 无病一身轻”系列讲的就是这些故事。

家庭妇女林玉琴的故事

林玉琴,辽宁庄河市徐岭镇杨屯村林家山屯一位家庭妇女,二零零九年时六十二岁,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如眩晕症、贫血、皮肤病和风湿病等等。每次眩晕症犯病都要躺上好几天,不吃也不喝,连眼睛也不敢睁这还算好的,有时没人在附近犯病时自己又来不及躺下,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严重的类风湿,别人夏天穿裙子,她穿棉秋裤,还冷得不行,走路总是一瘸一拐的。皮肤病让她最痛苦,八岁得的病,到修炼前,到处医治无效,钱可没少花,每次犯病少则十天八天,多则半个月二十天,不吃也不喝,躺在床上痒得难受,手不停的挠,直到全身都肿的象馒头,眼睛只剩了一条缝,别人看见了都害怕。

修炼法轮功后,她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成了一个健康的老人,不但自己家的农活不用别人帮忙,连儿子和女儿家的活也全包了,有时间还帮亲属邻居家干活,使周围的人都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

林玉琴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变好,性格也变了,以前她张嘴就骂人,从来没有觉得不妥的。有一次她的儿媳妇和侄媳妇为菜地闹矛盾,互相骂,她当时也在菜地,她侄子和媳妇又把矛头转向她,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她在低头干活,好象没听见一样,有几个邻居看不过去说:“你也没招惹他们,还是他们的长辈,凭什么骂你,你为什么不骂他们?”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的忍让使侄子和媳妇感到惭愧,事情过后他们和从前一样相处非常好。

还有一次,秋天,她去买鸡蛋,路过一片苞米地时,发现一大堆苞米(能有一百多棒),就想是谁家落的,种地多不容易,她鸡蛋也不买了,赶紧回去挨家挨户找落苞米的主人。问了八、九家终于找到了。在询问的过程中,有一位妻子对丈夫说:学法轮功的人跟咱就不一样,要是那一堆苞米叫我看到我非捡回自己家不可,是捡的又不是偷的,我们跟炼法轮功的人比差距太大了。

林玉琴有时上集市去买东西,有好几次回家发现人家多找钱给她,她都赶紧送回去,怕集市散了,找不到多找钱的人。这还是我们知道的一点点。

“老病秧子”的变化

肝炎、肝硬化、肝腹水、妇科病、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三天两头住院。那年,她办完退休手续,厂里的头头们如释重负:终于不给我们找麻烦了。

李银赓女士,一九四零年十二月生,河北省保定市地毯厂退休职工。当年上班的时候,厂里的同事都知道她是个老病秧子,肝炎、肝硬化、肝腹水、妇科病、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三天两头住院。那年,她办完退休手续,厂里的头头们如释重负:终于不给我们找麻烦了。

李银赓年轻时就有病,尤其是心脏间歇,搞得她生不如死。有时骑着自行车,突然就不省人事,倒在地上就死过去了。有一次,去邻居家串门,正说着话,突然就晕过去了,把邻居吓坏了。为了治病,去过不少大城市,找过不少名医,但收效甚微。有病乱投医,后来听人说气功能治病,先后练过几种气功,都没有使她摆脱病痛的折磨。

一九九四年年底的一天,她又去公园练气功,遇到一位军人向她推荐法轮功,听完介绍,她觉得心里豁然开朗,找到了新生的希望。

第二天早晨就去了法轮功炼功点,从此,她每天坚持早晨集体晨炼,晚上集体学法。浑身的毛病不治而愈。这天晚上,当她学完法回家,老伴仔细端详她,说:你也去做美容了?脸上皱纹减少了,皮肤也细嫩了。她对老伴说:你说的还不全,我现在是浑身有劲,骑自行车就像有人推一样,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以前由于体弱多病,李银赓养成了性格孤僻、脾气暴躁的毛病,经常骂人;修炼大法后,神清气爽,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俨然一个贤妻良母,再也听不到她骂人了,家人都亲眼看到大法的神奇,从各方面支持她。有一天,她又晕倒了,老伴急忙找药,她说,别找了,药我都扔了,老伴急了,忙打电话找孩子们,她拉着老伴的手说,别忙活了,我没事,我修炼了,我这不是病,是消业,我一生就相信大法,相信我师父。

修炼大法后,李银赓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是法轮大法使她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街头、公园,到处都有她洪法的身影。很多人听了她的现身说法,走入大法修炼。

思想升华后顽症不治而愈

二零一四年时四十二岁的周家富,是鹤岗市东山区居民,鹤矿集团诚基水电热力公司工人。他从小体弱,病魔缠身。十几岁就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夜不能安心休息,白天无法专心学习。后又得了肺结核,人变得忧郁,脾气越来越暴躁,家人谁也不敢惹他。

周家富二十五岁那年,肺结核病加重,经常大口大口的咳血,已到晚期,医院不再收留,医生告诉其家人准备后事吧,人已经没救了。

在生命垂危、人生绝望之际,一九九六年六月经人介绍,周家富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严格按照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标准做人。

随着修炼法轮大法,他的思想道德不断升华,身体也随之改变,仅短短一个月时间,身体便完全康复,肺结核、神经衰弱等顽症不治而愈,感觉身心巨变,一身轻松。

他深知是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并且教会自己怎样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法轮功让他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从此他象换了一个人,精力充沛,脾气和顺,待人真诚,更加孝敬老人。单位不忙时,做两份工作,(临时工作是到小煤矿下井,补贴家用)是家人、邻里、同学、同事公认的好人。

幺佩喜其人其事

幺佩喜,男,河北唐山人,二零一二年时六十一岁。早在壮年时得了脑血栓,而后变的痴呆发傻,病休在家。一九九五年有缘修炼了法轮功,从此人生发生了巨变。

幺佩喜才三十九岁那年得了脑血栓,半身麻木,半个脑袋疼,攥不上拳头,经本地医院专家检查,说造血机能坏了,血一造出来粘度就高,就带有血栓。住了半年院也未好。出院时,人发傻,目光痴呆,想不起事来,啥都忘了,思维都是空白。干不了别的,去卖馒头吧,五分钱一个馒头,人家给一块钱说买五个馒头,幺佩喜掰着手指头也算不过帐来,卖了三天赔了三十块钱,就不再卖了。

为了治病,幺佩喜也去练过气功,也没管事。后来听人介绍说,有一种叫法轮功的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一炼就管用。幺佩喜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和李洪志师父教功的录像带,在家看书,跟着录像带学功。

看书看到二十八天的时候,所有脑血栓的症状又都反映出来了,半身又麻木了,活动又困难了,还发高烧。三天过去,浑身轻松,感觉特别舒服,头脑清醒,也好使了,不忘事了,真正体会到了一身轻的美妙。从此他的脑血栓彻底好了,再没有报销过医药费。

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幺佩喜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头,都是让着别人,特别是在利益上从不计较。儿媳妇当时受中共邪党电视诬蔑法轮功的宣传影响,很害怕,不让老人接触孙子。但后来在日常生活中,通过老人的所作所为,她渐渐的明白了不是那么回事,把这心放下了,也知道老人看孩子特别细心。现在家人和邻居也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最好的人。

幺佩喜所在单位,全厂的人都知道他的脑血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连上级大公司的人也知道。有次开大会,厂领导就说:“你们不管身体多健康,都有药费,咱们厂都负担不起了。这么多年,人家炼法轮功的一分药费也没有。”

厂里人也非常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为人。厂里有个部门,那儿不但工资高,奖金也高,客户还时常给回扣,是个肥差事。负责人想让他去管理:“多少人给我送礼争这个差事,我都未答应。你一分钱的礼也没给我送过,我来找你了。就因为你炼法轮功,为人正直,我相信你,想让你去”。幺佩喜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并再次告诉他,我有我个人的原因,我是修炼人。

还有一次,厂负责人想让他去某部门当科长,那也是个工资待遇很高的职位,厂负责人还是那句话,“因为你炼法轮功,我就相信你,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幺佩喜还是婉言谢绝了。他也被法轮功学员的正直所打动,从此他更佩服法轮功学员的为人了。

活一天算一天的王士芹引起轰动

在医院过了六个大年,一年最多住过九次院,瘦得无法形容,脸和紫萝卜一个颜色,腰直不起来。学法炼功只有一个月,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好人,面色红润,走路生风,做家务、做生意,什么都行。

王士芹,女,二零一三年时六十五岁,家住榆树市培英街,曾在榆树五金厂上过班。三十多岁时,王士芹就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心脏联合瓣膜病,两个手指弯曲,严重时,会突然背过气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家人带她到哈医大一院、二院、哈尔滨中医学院,都无法治疗。

一九八四年,王士芹又到北京阜外医院、中国心血管研究院治疗,确诊为风心病,如果手术得换三个瓣膜,主动瓣、二尖瓣等,医生说,一万个心脏病人中,能有三、四个这样重的,那时是外国医生主刀,救治兼有做实验的性质,因为没人能保证能够治愈她,还得需要二十万元的手术费。主治医生对王士芹及家人说:回去吧,也许能多活几年,手术时不一定能下得了手术台。没办法,王士芹只好回来,采取保守治疗,活一天算一天了。

那时王士芹瘦得无法形容,脸和紫萝卜一个颜色,腰直不起来。从八四年到九五年,每年都在榆树医院住几次,在医院过了六个大年,一年最多住过九次院,造成家庭经济困难,拖累亲人,她曾说过,如果当时不是看孩子小,都不想活了。

正在她绝望之际,法轮大法的法光普照了这个小城,九五年,在榆树公园,王士芹走入了大法修炼,按照大法的要求,学法炼功,修心向善。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学法炼功只有一个月,她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了。王士芹从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好人,面色红润,走路生风,做家务、做生意,什么都行。

王士芹说过,她以前做生意,为了挣钱,不讲道德,短斤少两,以次充好,自从学法后,她再也不干坑人的事了。过去,因为她经常住院,单位每年都得拿出一定的医疗费,她修炼大法后,单位再也不用给她报销医疗费了。她单位的领导说:“不管别人说法轮功好不好,能让王士芹的身体好了,就是好功法。”

王士芹身体的康复和心灵的改变,在当地引起很大的轰动,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很多人通过这个实例,纷纷走入大法修炼。

血癌患者的幸运

心情暴躁的他,变得面带笑容,祥和善良。

欧克顺,男,一九六二年出生,是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望城乡宋玉村人,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他身患白血癌绝症,因化疗头发眉毛脱落,骨瘦如柴,多年的医药费用全靠亲朋借款支撑,到九八年已经负债几万元。一位好心的医生曾对他说,你这个病医院也无能为力,听说有人炼法轮功各种杂难病症都好了,你去找《转法轮》这本书,也许还有希望。

在这种万般无奈地情况下,他拿了一些药回家了,回来之后,四处打听法轮功,终于有缘找到了《转法轮》,炼上了法轮功。从此,他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重德向善,在极短的时间里,他的思想、心灵身体得到净化,收到了意想不到的不可思议的奇效,濒临绝望、心情暴躁的他变得面带笑容,祥和善良,以前经常打骂妻子,学法炼功后,主动抢做家务,倍加关爱体贴妻子。妻子由原来的愁眉苦脸变得喜笑颜开,欧克顺对两个年幼的女儿更是言传身教,教她们按“真善忍”时时处处做好人。

一次,他的妻子在村医疗站捡到一个皮包,内有八十元现金和其它发票,欧克顺对妻子说:“咱们是学大法的,不能要这不义之财。”并按发票地址姓名,乘船过河走几里路把钱送还给了失主,失主拿钱要谢他,他却说:如果我要你的钱,我今天就不会把捡到的东西送来,要谢,就谢大法,是大法要我这样做的,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捡到再多的钱也不会送还给失主的,今后,您记住大法好就行。

炼功前,因他脾气烦躁,曾经与亲邻闹过矛盾,甚至几年不来往,炼功后,欧克顺便主动上门道歉,与亲邻和睦相处。由于欧克顺坚信大法,修心重德,学法炼功,收到药物根本达不到的效果,三个多月后,他的身体得到完全康复,竟然来到田间干农活,参加“双抢”(抢收抢插)。从此,他与药无缘,修炼法轮功后,判若两人,真是太神奇了。

离休老人的幡然醒悟

陈文一生爱好体育运动,原来以为各种体育锻炼可以得到健康的身体,坚持体育锻炼一生,如跑步、打篮球、乒乓球、游泳、冷水浴、气功、戏曲的基本功等等,除打篮球与冬泳运动外,其它都坚持了几十年,风雨无阻。年轻时确实是少病体壮,但年近花甲后,一点感冒发烧,就被击倒卧床。

他体育锻炼一生,却积病一身:头上斑秃、红眼、角膜炎、鼻出血、鼻炎、牙痛、舌下囊肿开刀、心瓣膜狭窄、肝功能反常、肾炎、右腹脐疝开刀、右腹阴囊水肿开刀、淋巴痛、痔疮、脱肛、便秘、左大腿骨折、脚气以及脸、耳、手脚冻伤等……从头到脚,无一点不用药之处,已达几十年之久。

陈文年幼父亲早逝,家境贫寒,一九四八年他未成年时就离家参军。 “文革”的大字报、挨批判、万人斗争会等等,逼得陈文跳楼把大腿摔断,还被劳改三年。而他实际在劳改农场长达十年之久,所受的打击承受到了极点。

所谓的“平反”回家乡后,五、六十岁的他还是认真负责的干工作,年轻人都不干的体力劳动,他还是拼命完成。由于超负荷的体力,导致肛门震脱出来,形成水肿,硬如管子收不回去;肠子从左腹震出来顶住皮肤形成脐疝。

虽然“平反”多年了,但仍只给一点点生活费。那一天陈文从医院回来,积压十多年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愤愤不平的心就象火山般爆发了:“我想毁灭这世上的一切坏人,我无法活了,我要让整我的人也不得舒服,我要用炸药与那专整别人的人同归于尽!”因为那时陈文简直被逼得走投无路,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一直在想着要用死的形式欲行报复。

一九九六年元月,就在陈文走投无路之际,过去的一位同事介绍他去炼功场学法轮功。当陈文一翻开大法书后,他真的是废寝忘食,巴不得一口气看完,他无法形容当时的兴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几十年累积如山、压得他无法喘息、既撑不住又找不到摆脱办法而只能等死的灾难,顷刻间被击得粉碎!陈文万万没想到还能生还,还能找到这把解开我死亡枷锁的神奇钥匙!我终于幡然醒悟,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的是善有善报啊!

陈文迫不及待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的一天,他洗澡时,突然发现长了几十年的两个瘤子,不知何时不见了!那年陈文在武汉做脐疝开刀手术前,武汉医院的专家说此瘤要做手术,但不能根治,现在竟不翼而飞了。之后不长的时间,从头到脚无处不用药的病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的命谁说了算?

为治好他的病,花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换回来的却是一张病危通知书。李德伟被病魔折磨的整天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痛苦万分。德伟的妻子承受不了这份打击,两人都绝望了……

一九九四年,山东莱西市李德伟夫妻俩才三十多岁,年轻能干,整年整日的忙活着自己的生意,生意还是蛮好的。就在这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李德伟被医院确诊为不治之症晚期肝炎、早期肝硬化,并且是传染性的。一家人象跌入了深谷一样,为治好他的病,花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换回来的却是一张病危通知书。李德伟被病魔折磨的整天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痛苦万分。德伟的妻子承受不了这份打击,她绝望了。看看年幼的孩子,看看病危的丈夫,也为自己备好了五十片安眠药,想与德伟一起死。他完全绝望了,想到自己才三十几岁,妻子那么年轻,孩子那么小,自己生命就要结束,真是不甘心。他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站在自家的平房上仰望天空,问老天爷:怎么办?我的命谁说了算?

就在此时,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的福音传到了他所在的村子。他的母亲听说法轮大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对儿子说:“你去炼法轮功吧”。儿媳说:“在医院里花那么多钱都没治好,炼功能治好吗?”。母亲说:“也不花钱,就让他试试嘛。”就这样,李德伟抱着试试看的心走进法轮大法的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教导,使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大法师父让人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每天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得到净化,病完全好了。家人也陆续走入修炼,家里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是法轮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炼了法轮功后,就在他身上出现了奇迹,全身的病痛不见了,被医院判为死刑的人,炼了法轮功后竟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李德伟感恩法轮功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从此,法轮功在李德伟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李德伟遇事能按照书中“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李德伟是个生意人,对客户从来不坑不骗、不短斤缺两,价钱便宜还实惠。老客户都爱买他的,说他人好善良。

国家级冰球教练的巨变

病情加重,治疗几个月仍不见效,持续不断的感冒发烧导致脑血管痉挛,植物神经紊乱,冠心病发作,内脏功能衰退,最后卧床不起,他写下了遗嘱,安排好了后事。很多熟悉高维喜的人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后,都曾为他惋惜,以为他将不久于人世。

高维喜,男,七十岁,长春市体工队冰球教练,国家高级教练员,曾任吉林省体工队冰球教练、国家队冰球教练,第九届冬运会期间,还曾应邀担任香港冰球队教练。从六十年代起,高维喜就开始做冰上基地工作,积累了一套先进的训练方法,为中国冰球运动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经常带队参加国际比赛,为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拿过很多奖项,在国内冰球界享有很高荣誉。

随着事业的不断发展,疾病也越积越多。高维喜真是一身病啊:冠心病、动脉硬化、胆囊炎、胃炎、十二指肠溃疡、关节炎、前列腺炎、直肠炎、严重的肾虚、肝炎导致的轻度肝硬化,因为训练比赛造成的严重脑外伤后遗症、脑震荡后遗症、手术后遗症、青光眼、关节损伤、骨折、颈椎病、胸腰椎弯曲、骨质增生及股骨头坏死等等,疾病使他每天都在痛苦中挣扎,活的很苦、很累。一九九六年,病情加重,治疗几个月仍不见效,持续不断的感冒发烧导致脑血管痉挛,植物神经紊乱,冠心病发作,内脏功能衰退,最后卧床不起。疾病的折磨使高维喜感到绝望,他写下了遗嘱,安排好了后事,苦熬残年。

高维喜的老伴修炼法轮功,告诉高维喜只有大法能救他的命,并给他看《转法轮》。高维喜在病榻上戴着老花镜看《转法轮》,内心还在犹豫:象我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病人还能有希望吗?还能有人管我吗?但是,身体上的病痛却一天天消减下去,这使他不得不相信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八年九月,听了大法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录音,明白了大法是教人返本归真、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高维喜终于下定决心,走上了修炼的路。很快,卧床一年半的高维喜能下地炼功、盘腿打坐了,也开始有食欲了,人渐渐胖了,精神越来越好,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每天都感到精力充沛,走路、骑车都不觉的累,视力不断好转,二百度的老花镜不用戴也能看清楚了。高维喜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写的一篇修炼体会中说:“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

大法不仅给了高维喜新的生命,也使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修炼前,高维喜脾气暴,性子急,动辄吵架、骂人,不管是跟队员还是跟裁判、主管,说翻脸就翻脸,冰上运动界都知道他的坏脾气。修炼后,高维喜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心性,以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对待和处理问题,关心、爱护每个运动员,善意的帮助他们,使他们深受感动。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再没发过脾气,更不会去骂人了,彻底改变了冰球界对他的负面评价。

很多熟悉高维喜的人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后,都曾为他惋惜,以为他将不久于人世。两年后,看到他不仅身体变好了,人变年轻了,更明显的是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待人处事和蔼可亲,大家都非常惊讶,想要知道这巨大变化的原因。高维喜告诉他们说:“我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改变了我这个人。”

断脚上的钢丝不翼而飞

她曾经死去一天一夜被抢救活过来,脚曾被钢管砸断,用螺丝固定,钢丝绑着,走路脚后跟不能落地,一踮一踮的……

云南昆钢龙山矿家属李崇亮二零一三年时六十五岁,一九九八年修炼大法后,断脚上的钢丝不翼而飞,各种重病痊愈了,她体验到修炼“真善忍”的美好。

李崇亮修炼法轮功以前,有严重肾脏炎,曾经死去一天一夜被抢救活过来,还有心脏病、妇科病,脚曾被钢管砸断,用螺丝固定,钢丝绑着,走路脚后跟不能落地,一踮一踮的,非常吃力,多年的疾病折磨使她处于打针吃药的痛苦煎熬中。

一九九八年底,李崇亮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师父教导的法理去做,处处以人为善,事事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有空就听师父讲法,她不识字,只好用耳听。晚上和单位上的同修集体炼功,不知不觉中,重病痊愈,绑在脚断骨上的钢丝消失掉了,走路脚后跟能落地了,走路轻松自如,她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妙,感恩师父和大法,更加用“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李崇亮无病一身轻,用健康的身体在工作中尽力,给家庭减轻了经济负担,生活在快乐之中。

她像变了一个人

她,经常浑身没劲儿,有时吃饭拿不住筷子;腿部经常浮肿;遇事小心眼,爱生气,一生气就抽搐。家中的钱财都握在自己手里,什么事都得她说了算。

她,走路一身轻,而且她面部皮肤红润,黑斑不翼而飞。孝敬公婆,尊重丈夫,遇事与丈夫商量,工资交给他管理。有时丈夫发脾气,她也能忍耐。

有人说了,这第一个人不好处,心累,这第二个人招人喜欢。其实呢,这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会这样呢?

法轮功学员胡秋霞,女,二零零八年时四十九岁,家住锦州市太和区凌西大街五十一号楼一百一十六号,是原锦州市塑料花厂工人。

修炼法轮功前她患有高血压、精神衰弱、附体等病,经常浑身没劲儿,有时吃饭拿不住筷子;腿部经常浮肿;遇事小心眼,爱生气,一生气就抽搐。除此之外她脸上还长了许多黑斑。那时的她到处寻医问药,甚至拜佛求仙,但病情未见好转。她丈夫憨厚老实,她总埋怨丈夫无能,经常对他发脾气,家中的钱财都握在自己手里,什么事都得她说了算。从单位下岗后,虽然身体不好,但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在附近市场做起了小百货生意,每天晚上到家后,身子就象一滩泥。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位亲属向她推荐法轮功,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了法轮大法,炼功不久所有疾病痊愈,走路一身轻,而且她面部皮肤红润,黑斑不翼而飞。健康的身体使她对大法万分感激,她决心一修到底。在以后的学法中,她处处以“真善忍”的法理约束自己,在家里她孝敬公婆,尊重丈夫,遇事与丈夫商量,工资交给他管理。有时丈夫发脾气,她也能忍耐。在打工环境里,她任劳任怨,不争名利,与工友和睦相处,深受厂长信任。她整天乐观祥和,不急不躁,大家都说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看到她身心的巨大变化,她的家人全都支持大法。

“秉性能移”的奥秘

饱受疾病折磨的她性格变的孤僻,脾气越来越暴躁,喜怒无常,看谁都不顺眼。

大薛乡流水村妇女许清焱,二零零九年时五十一岁,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患有多种疾病:眩晕症、腰肌劳损、痛经,甲状腺瘤越长越大到需要动手术的程度,因为家里没钱,只能靠吃点药片缓解。几种病折磨的她死去活来,年轻轻的就丧失了劳动能力,那年她才三十八岁。许清焱深感做人的艰难与无奈,她叹息自己的不幸,以后的日子要怎么熬啊?她时常背地里偷偷的流眼泪,饱受疾病折磨的她性格变的孤僻,脾气越来越暴躁,喜怒无常,看谁都不顺眼。后来她身体越来越糟,加上与母亲不和,母亲就被大姐接走了。

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二日,许清焱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真、善、忍”,不长时间,身上的疾病就一个个消失了。她平生第一次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和喜悦,那种感激无以言表。她如饥似渴的捧起《转法轮》,决心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回想起自己以前对母亲不孝,她十分内疚。想到风烛残年的老母,又想起那次……她再也抑制不住悔恨的心情,立即跑到大姐家,进屋就给母亲跪下,请求母亲原谅。当时在场的人都哭了,她大姐激动的逢人就说:“大法太好了,修炼一个月就这么大的变化。大法太神奇了,都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可是大法做到了‘秉性能移’啊!”从此许清焱孝敬母亲,关爱他人,健康的身体重新焕发了青春,她又能操持农活自食其力了,还主动帮助大姐家侍弄果园,一家人的生活其乐融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