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执着后面的“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前段时间,我经历了一次魔难:具体表现是过不了色关,在跌倒后的痛悔中,我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儿?

在向内找中,师父让我想起了在这次魔难之前,自己有过种种狂妄自大、自以为是、执着于自己的“成就”和认识的表现。还有就是得理不饶人,谁惹着了,一碰就炸,长期看不惯一些人,怨恨等等

我还回忆起以前的多次色欲魔难之前,也有类似的表现状态。我虽然以前曾意识到这些,但好象仅停留在意识到的阶段,而且很快就滑过去了,并没有真正重视和在这个问题上实修。表现出来就是很快就忘了,所以后来又在这个问题上反复跌倒,直到这次,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觉得自己在同一个地方以同一种方式反复摔跤,悟性差到了不能再差的地步。这么多年色欲心长期不能去,自己也觉得去得很苦,每一次过不了关,也在找原因,每次也能找到一些原因,但总感觉始终没找到根,即使一段时间状态好一些,但内心中都有不知道什么时时会再犯错的“预感”,也知道这个念头的本身都应该否定,但一直没能摆脱这个怪圈,状态时好时坏,总精進不起来。

在学师父的《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时看到师父告诉我们:“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1]我震惊了,发自内心的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猛然间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年在修炼中一直在“混”,根本没有严肃的对待修炼,觉得真的不能再放任这些长期去不了的魔性执着了,在真正向内找自己时,我想到了要找出这些执着表现后面的根,我才发现很多次魔难背后的真正原因都是那个放不下的“自我”。

那天,当我找到了执着后面的“根”——执着“自我”时,我一下感到一些把我和大法隔开的东西变弱了,我觉得自己在溶進法中:对师父和大法充满了感恩,感受到了大法的加持和力量,对那些看不惯的人和事突然都能理解了,慈悲和宽容油然而生,那些欲望和执着无影无踪……

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坐在列车上,行進的途中,看到隐藏在洞穴中的许多骷髅头,当它们发现我看到了它们时,一下就吓得不敢动了,有一个骷髅头冲向我,我用手掌对着它,嘴里念着:真、善、忍,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个梦也许就是点化我向内找到的“自我”,原来都是如此邪恶的生命。以前我从来没有重视到这些“自我”。而只消灭掉了少数邪恶,说明我得继续努力把它们挖出来,直至全部清除。

这几天,我对这个“自我”又有了很多认识,看到了它对修炼人的巨大危害,障碍着我们从本质上改变和升华,因此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长期以来正是这个执着“自我”蒙住了我的理智,在不理智中,把师父为让我证实法而给我的一些技能和能力当成了自己的“本事”,把证实法中该做的一点点事当成了自己骄傲的资本,想不起真正做那一切的是师父和大法,执着“自我”使我自满自大,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因此看不到自己的不足和错误,不能向内找,一味向外求,经常只把眼睛盯在别人的不足上,所以老和同修产生矛盾和间隔。

执着“自我”还给我造成一种错觉,让我把在常人中的一些能力和特殊技能误当成了“心性好”,使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修得好”,因此经常在做了一点事情后就容易自满,沾沾自喜,把做了的一些事当成了可以放纵自己执着欲望的资本,觉得自己的“圆满”早已不是问题,即使犯点小错也无大碍,最多影响点层次,因此不能实修、长期放松自己,造成各种人心难断,时不时的在执着欲望的指使下敢于“乱来”,这些真的是此前在我思想中反映出来的想法啊,今天才感到这些想法是如此可怕,也一下明白了我为什么多年来一直难以精進起来的原因,才发现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把不被迫害当成了修炼目地,所以环境一宽松人心就会膨胀,老是不能严格要求自己。

我曾一直觉的师父一等再等,延长结束的时间是在等别人,今天我才发现师父在等我啊!此刻的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内心有对这么多年不实修、浪费了那么多时间、错过那么多机缘、毁掉了那么多众生的悔恨,然而更多的是对师父为我们巨大承受和付出,苦等不弃的难以言表的感恩。

执着“自我”把我们和大法隔开,使我们溶不進法中,得不到法的力量,就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必然被旧势力操控,做出各种背离法的行为,生命超脱不了旧宇宙坏灭的理,就无可避免的走向毁灭,我曾好多次惊讶于自己在魔难中,为什么在色魔面前那样的不堪一击,现在才明白,正是那“自我”把我们人的一面与法和真我本性隔开,离开了法,人的一面不过就是一个凡夫俗子。

我发现,这个自我是很多执着表现的根,是旧势力因此而钻空子搞破坏的把柄,而且我也认识到:旧势力为了去我的这些“自我”本身,要让我“摔的忘不了”,因此放大了其它人心执着,使我一次次犯错,被一次次放大的人心执着成了旧势力毁大法弟子的手段。我想,当我们有长期放不下的执着和人心时,执着表现的根很可能就是在不同层次的自我,象色欲这些人心产生于三界之内,我们在人世间修炼,不同层的私与自我,也就是不同层次的执着在我们的人身上就会通过人心欲望表现出来。没有从旧宇宙中拨出层层执着的根,只砍去了表面的执着的枝叶,一定时候枝叶又从根上发出来,所以人中的执着才是那样的难去。

我认识到,生命在强烈的执着自我时,在修炼人这里表现主要就是时时处处想不起师父和大法,就会有种种狂妄自大、自以为是、执着于自己的“成就”和认识、傲慢、瞧不起和排斥别的同修和生命的表现,这种状态下谦卑根本无从谈起。修炼人出现的自心生魔、演讲乱法等种种行为都是从自我而生。

我发现,我们在修炼中在这方面没修去的人心执着和旧势力表现的极其相似,自大,把自己的认识、观念和经验看得超过了法,所以不按法的要求做,总要另搞一套,无法溶進法中,迟迟不能提高。旧势力对正法敢于干扰和破坏,我们修炼人在人心执着中做出各种不理智的行为,很多都是源于放不下的自我。

我曾想过这个问题:在正法中旧势力的众神难道不明白一参与干扰和迫害大法弟子就是罪吗?就是把它们自己摆在了被淘汰的位置上了吗?这么多年来我们看到:旧势力所有所谓帮助师父正法,帮助大法弟子去人心的做法对正法来讲,起到的都是干扰和破坏的作用。正法中师父讲的法,大法弟子听到了,它们也听到了,师父把一切都讲给了众生,但为什么其中的很多生命就要这样干到底而不能改变呢?我认识到,其实就是那个放不下的自我使其不能解脱,它们执着于自己的神力智慧,自己的层次、及久远历史时期的“精心”安排,这就是放不下的对“自我”的执着,使之最终被正法淘汰。

仔细想想,它们致命的错误其实是根本上不信师不信法,把自己的认识、观念、经验、成就等等看得超过了大法(这就是执着自我)。却不知道在旧宇宙坏灭的理中产生的认识和安排,只能使旧宇宙的生命无可避免的走向最终的毁灭。它们不相信师父的大法才能真正使一个生命从本质上改变,不相信大法一定会使在法中的所有生命最后达到应有的纯净,所以才会那么“操心”的参与進来迫害,甚至还不惜它们自己的命。

其实,没有大法来救度,旧宇宙的所有生命都没有机会再存在下去,早就随着旧宇宙的毁灭永远消失了。更别说还有今天在这里自大、自我,表现各种执着的机会了。我认识到,能不能放下在旧宇宙各个层次的自我,无条件的谦卑的接受和同化大法,那真的是旧宇宙中生命能否永生于新宇宙的大关啊!在我们修炼者这里就是能不能从内心中认识到大法,去掉骨子里千百年形成的人的理,从本质上改变,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从人走向真正的神。

今天我们在这末劫的最后时刻,在这最败坏最复杂的世间修炼、救度众生,能走出来、走过来真的不容易,然而真能走过来,那才是最了不起的,那才能树立那样伟大的威德,在新宇宙中为众神、众生所敬重,因为过去和将来都不会有这样败坏和复杂的环境,这是一方面,而真正的原因是我们被大法亲自救度,成为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助师正法,我们同化大法后将成为大法的粒子,成为法的粒子,那是怎样的荣耀和责任啊!大法的圆容不灭的法理智慧和威德维护着新的宇宙永恒不灭。那样伟大的使命和责任在等着我们,远远超越了一个生命所有为自己,为自己相关的生命、为自己宇宙体系的概念。

我还有一个理解:将来新宇宙的生命是为他的,在生命走向坏的时候,会相互圆容和补充,使之从新变好,而不是旧宇宙中以淘汰别的生命来保全自己为私的做法。

新的宇宙,人真的能修成神,掉下去的生命真的能回升了,在正法中早已形成了向内找的机制,成为各个层次法的粒子的大法弟子,已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层层会为掉下去的生命返回来提供方便条件,而在旧宇宙中没有任何掉下去的生命能真正返回来,是因为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根本属性,使各层生命都在阻挡生命的回升。

当我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我觉得真的不能不精進,而我们在今天正法中面对所出现的一切,既是我们修炼的过程,也是给将来留下的参照,不管以前做的如何,明白了,就一定要对照法和按正法的要求做好,自大自满是自我,自卑、消沉也同样是自我,都是私,都是围着“我”字在绕,都需要我们认清和去掉。

当我重视这个对“自我”的执着,并下决心去掉它时,我觉得自己溶進了法中,这些天,我明显感到学法能入心,打坐和发正念能静得下来,那些冒出来的情欲干扰容易分辨,有了坚决的清除它们的决心和力量,在证实法和讲真相时想得起师父,悟到是师父在救众生,这些众生都是师父要的,师父安排的和做的都是最好的,而且师父就在我身边,担心和怕心消失了。而做了什么事后,不再沾沾自喜,因为知道真正做的是师父和大法,欢喜心无从生起,“我”能做什么呢?“我”又凭什么自大呢,摆正了师父、大法和自己的关系,去掉了妄图贪天之功的自我,生出来对大法的真正谦卑,对别的生命的尊重和宽容,还有对师父救度我们和众生的无限感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