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执著 大法的内涵展现在我面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在法轮大法中已经修炼近二十年了,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有时也很欣慰,基本上做到了修炼人应该做的,但感到还有很多顽固的观念和人的想法在阻碍着我,究其根源,就是一切为自己的私心在做崇。唯有多学法,纯净修炼心态,摆正救人的基点,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一、不计言语伤害,超然包容众生

我们在社会中修炼,接触的都是常人,和有些亲属同事朝夕相处,对我们的心性就是一个磨炼,也是一个检验。在我们的家庭中,婆婆爱说话,常常口不留情,在家庭聚会中,也当众指责我的不是,现在的我像没听见一样,不动心。丈夫兄妹四人相互之间的摩擦,各个家庭中的矛盾,我都不介入、不动心,各种矛盾,问题都触及不到我,有一种修炼人超然自在的感觉,我还能适当的开导婆婆,我和这个家庭的每个成员都很和睦,所有亲人都明白真相三退了。

在单位和同事们在一起与在家庭中的情形就不同了。一次,一个同事和另一个同事说我,而且说的和事实不符合,后来发现我当时就在里屋,他们感觉有失脸面,就又撑着面子,当我面又说一遍,当时我心态平静,也没有辩解,没当回事。可是同事也许是因为背后说我,让我听到了而恼火,心情不好非常烦躁,整天给我脸子看,搞得我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我一方面向内找,一方面用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要宽容,要承受,要放下。前几年我就给她退了党团队,不要因为一时的小事让她受影响。在心里还有一个期盼:要是能看到宽容承受后的效果,该多好呀,没办法,因为我们就是在迷的世界嘛!

过了两天有个同事去台湾玩,照了台湾法轮功学员炼功的照片给她看,她指着炼功服上的“真、善、忍”问我:什么是“真、善、忍”?我给她做了讲解,她思考了一下,郑重地说了两遍:“真、善、忍”是对的!我当时心里一震,这不就是我所期盼的效果吗!大法弟子所做的每件事都是和证实法联系在一起的,我们的心态就决定着众生的心态,如果我当时心性没守住,为了维护自己与她发生争辩,或有口角,也许就会影响了她对大法的正确看法。所以大法弟子的言行一定要按照法的要求做。

还有一次,我在门口听到一个同事对另一同事说我正在某某房间炼功哪。说实话,修炼到现在,谁说我什么我都不动心,因为单位都知道我学法轮功。说我在单位工作时间炼功,在这样的邪恶形势下,她造这样的谣言,我真想过去揭穿她,但瞬间又想到,我已经为她做了三退,不要激起她负面的东西,要保护她对大法的好态度,让她有个好未来,这比什么都重要。我放弃了指责她的想法,想到常人说出的话没有能量一会就散掉了,事实上也是,另一个同事当时一点反应都没有,也许都没听见。如果我不冷静把事情弄大,那后果不好预料。现在我们相处得很好。

我体会虽然这都是些小事,也是从心性上不断增加难度,直到刺激到我的心灵,检验我在关键时刻选择的是什么,在哪个基点想问题,我很欣慰能在关键时刻选择维护众生的利益,放下维护自己、保护自己的私心。

由于我在生活和工作中,不计较别人有意无意的言语伤害,所以我在使用手机直接对打讲真相中,更不在意对方的恶劣言辞,这些不好的话语伤害不了我,我只是痛心众生在伤害自己。

直接拨打电话中,只要对方接听,我从不挂断,无论对方骂人也好,说脏话也好,我想都是对我们不了解,他不挂电话,对他来说就是希望,我就尽量的用这有限的时间和他沟通,让他尽量的了解我们,哪怕消除他一点不好的想法,扭转一点他不好的思想都没白打。一次打通了一个电话,他就说起了脏话、下流话,我就义正词严的和他讲,为什么给他打电话,目地是什么,我的态度和语言使他无法再说脏话了,他说,对不起,我在和你开玩笑。最后他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谢谢你。还有一次,打通电话,他就骂,问他为什么?他说你打我电话我就骂你。我说,好吧,你骂吧,我听着。他骂了一会不骂了。我就开始讲,我打电话是为了什么。虽然他没有三退,最后他礼貌的让我先挂电话。

我体会:我们修炼自己提高心性,就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不是一句口号,是我们真的能修到那样的境界,才能做到真的救了人呀。

二、去掉根本执著,大法的内涵展现在我面前

我修炼已经十九年了,虽不能说很精進,但也是很努力地修。一次和一位同修交流,同修毫不留情的说我还不能算是大法弟子。当时心里很抵触,心想:你有什么权利说我是不是。但随着交流的深入,我不得不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

自从走入大法,我知道法轮功是佛法,是修佛的,在大法中修可以功成圆满;讲真相,救众生,可以丰满自己的世界;助师正法,可以建立威德;师父可以为修炼人净化身体;修炼人在矛盾中,提高心性,可以转化业力等等。修大法,这是万古不遇的机缘,这其中的好处是说不尽的。

我就抱着想获得这些好处的想法走入大法的,也抱着这些美好的期望在大法中修炼,认为抱着这样的目标修炼很正确,我始终没认识到,在一定层次上这些想法是用修炼的名义,来掩盖人要获得的最大利益,是贪欲之心,是为自己的一颗私心。

我认识到,是不是大法弟子不是用修炼的时间长短来衡量的,更不是对大法的感情多深来决定的,而是心性是否达到了那种境界。

由于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导致在许多问题上都用类似的方式解决问题。例如:由于我认为修大法会给自己带来好处,在每遇到矛盾和问题的时候,我认为这是心性上的问题,而导致了不好的状态,我就看书学法找执著,然后发正念清除它,看上去很对,但我清除这个不好的执著的根本目地是为了解决现实中的矛盾、问题或改变生活状态及消除身体上的不适,当现实中的这些问题有改善,我就认为是心性提高了,执著去掉了,否则,则认为心性没有到位,执著没去净或还有其它执著没有找到。我的修炼就变成了为改变现实状态而修炼了。我是在利用大法去我认为不好的人心,解决我生活、工作及身体上的问题,达到我认为的好的状态。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处于同一状态:学法看不到法理,执著不断去,但又不断出现反复,心性的提高效果也不明显。在执著亲人修炼这个问题上也是这样,以前以为是我情没有放下,导致的亲人不好好修炼,我一直努力去这个情。现在我认识到:我认为修大法会得到无尽的好处,不但我想得到,也想让亲人得到。从另一层面来看,我是不知不觉的在利用大法,实现自己的愿望,说严重点就是没有把大法摆到神圣的位置,在心里对大法没有那份尊重和敬仰,而是在人心驱使下,把大法当成满足自己利益、亲人利益私欲的工具。

我震惊于这些可怕的人心和执著,竟让我不知不觉的利用大法使我犯罪,达到阻挡我,不让我進修炼门的目地,当我认识到这些可恶的执著时,我开始清理它们,以及另外空间强加给我的这一切想法的生命。

因为一直以来抱着这些人心执著学法,每看一遍都一样,看不到内涵,学法象完成任务一样,时常犯困。当我放下这些执著和想法,再看书学法时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这变化真让我欣喜若狂:我看到了大法的内涵了!

当我再捧起《转法轮》看时,大法的多层内涵展现在我面前,只要思维能认识到哪儿,法就讲到哪儿,只有我认识不到的,没有法讲不到的。例如:在看《附体》这一节,表面文字师父讲的是附体,但我能感受到还讲了情、欲等等,以及修炼人怎样对待这些问题。大法呈现给我的好象是立体的,这种立体是透过每句表面文字,而进入到内涵里,这些内涵有的很清晰明了;有的若隐若现,思考一下,会感受到;有的很隐蔽,要细想才会感受到一点。内涵之间有空间距离,有离我很近,有稍远,有很远的,每看完一句,再看下一句都象从没看过一样。我这才感受到这是一本任何书都无法比拟的——天书!

三、清除邪恶展板,师父慈悲呵护

一次外出在一个城市里,发现有个社区的展板上写着侮辱大法的宣传内容,挂在居民区入口处的一个学校的院墙上,这条街道也是这个学校进出的必经之路,师生们以及小区居民、来往的车辆,每天都要从展板面前走过,还有商店,超市,各种营业店也在附近,人们也喜欢聚在这里聊天、休息,是个比较热闹的地方。可见,在这里挂着侮辱大法的展板,对众生的毒害有多么大,它每时每刻都在散发着毒素,污染着人们的心灵。

我第一眼看到它,心里猛然一震,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在我面前,当时就发出一念:我要清理掉它!我首先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制止它们操纵社区相关部门对众生的毒害;再着手清理邪恶展板。我观察了一下小区和展板附近的环境,只要进入小区就在摄像头的监控下,没有盲点,其中一个摄像头正对着展板。我打算在雨天的午夜行动,行人少,而且雨天可以打伞遮挡身体;还想到:哪天要是展板前能停辆轿车该多好,遮挡一下行人和过往车辆的视线。但那里是校园围墙,车辆都停在自家楼前,那里基本不停车。

我和一个同修共同研究选择了一条比较稳妥,但很难行走的路线。我担心把展板破坏掉,人们会误以为是在搞破坏。同修说:我们不是破坏,大法弟子是在讲真相,救众生。同修的这句话点醒了我:我不但要清除展板,还要让众生知道是谁在清除,为什么要清除,挂着它有哪些危害,这才是我要做的目地。

我准备了各种明慧期刊,和真相材料用塑料袋包好,到时挂在旁边,谁最先发现展板异常,谁就会最先了解真相,了解展板说的都是中共欺骗人的假话。也会随着事件不断向上级反映,真相内容传到核心部门和相关人员那,让下达侮辱大法内容的人员了解真相,不再对大法犯罪。

方案定好后,第三天下雨了,白天雨时下时停,晚上一直在下,我发完正念,换上平日不穿的衣服。打着伞,和同修出发了。我们按定好的路线在荒草地和泥土沟里、建筑垃圾里走,天又黑,地又滑,荒草高过胸,看不见脚下,不时绊倒或陷進泥沟,有时一条腿踏进泥潭里。我们互相搀扶,走过了这段路。虽然走的艰难,但我们的心里没有任何杂念,就是往前走。上到公路后,同修原地发正念,等我回来,我自己向目标行進。我大步流星的快步走着,心中没有怕,因为我在做着一件最正的事情,我请师父把摄像头都关上,任何摄像头都摄不到我,让过往的行人和车辆对我视而不见。

当我走到展板前,我吃惊的看到一辆又高又长的大货车停在展板前面,不仅挡住了行人和车辆的视线,而且也挡住了摄像头的视线。我的心里瞬间既舒坦又敞亮,感到师父巨大的慈悲笼罩着我,体会到了只要我们有心去做,师父就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展板被我轻轻一划,就裂开了,比我想象的要容易;把真相材料挂在院墙的栏杆上。我轻松的完成了这一切。

接下来的几天,我持续的发正念,制止另外的空间的邪恶势力指使有关部门追查这件事,不许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清除旧势力对相关人员的思想干扰,让他们能看真相材料,明辨是非。破损的展板在十几天后撤掉了,更换了新的展板,换成了与人们生活健康有关的内容,我为这些相关人员采取的明智之举而高兴,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的未来。

也相信那些每天在这里走过的人们,看到由曾经诽谤法轮功的展板,到破损掉再到更换成新内容的展板,这一过程中,一定会有所感想,认识,启发,领悟。

回顾自己走过的修炼路,之所以出现误区,就是没有把师父讲过的法对照自己,深挖执著,没有严肃的对待修炼。感谢师父大慈大悲,看我一直没有醒悟,就派同修指出我的问题,也感谢同修的直言不讳,让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不会再执著任何人的观念和想法,包括对于修炼时间的损失和过失等,就是听师父的话,放下一切人的意愿。用纯净的心态修炼!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8/去掉根本执著-大法的内涵展现在我面前-320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