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成为大法弟子是生命的无上光荣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山东济南的一名新学员,虽然入门不久,但是接触大法的时间却不短。我的父亲母亲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得法修炼。母亲曾患胃癌,身体孱弱,记忆中大概就是那时候吧,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和药物无缘,至今平安康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时候,父母亲修炼还不是太久,那时的我还是个懵懵懂懂的高中生。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时期,我突然成了有家不能回、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被迫到处流浪和面对各方的歧视,让我非常不能理解父母亲的行为。加上因为父母亲修炼法轮功,虽然我考上了知名大学却被拒之门外,找工作不管我多努力都不让交社保和医保,不能签劳动合同,只能是临时工。为了躲避派出所的随时恶意骚扰我唯有选择去其它城市谋生。所有正常人应有的平凡生活都和我无缘。

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父母亲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即便是一家人流离失所也要坚持他们的信仰?那时候我常常一个人流泪,难道就因为父母信仰法轮功我就要遭受这样的折磨?那种内心的挣扎和痛苦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是无法言表的。

二零一一年,当时我在青岛,优昙婆罗花开在我所住的房子的玻璃门上。当我看到优昙婆罗花的时候内心深处似乎有个地方裂开了一道缝隙。二十多天的时间,不断有个声音在心底萦绕,反复告诉我:“已经要到最后了,再不回头就来不及了。”那是一种特别压抑的感觉,甚至会无端哭的难以控制。但是我心里很清楚这个声音的所指就是法轮功。

这种通透的明白,让我想起了父母亲多年的教诲,于是下定决心回济南问个究竟。当我有了这样想法的时候优昙婆罗花开始凋谢了,所有的种种让我更加肯定这件事必然和法轮功还有我的信仰有关。回到家乡父母亲肯定了我的想法,但是之前邪党中共株连迫害的遭遇让我无法释怀,仅是开始看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等,并没有真正的走入大法的修炼大门。

结婚后,二零一三年生了孩子。在怀孕期间我每天都看《转法轮》。坚持学法,有时会跟父母亲一起发正念。原本我O型血的溶血参数高达680多,而且已经有早产的迹象。母亲告诉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就放弃了吃药调理溶血保胎的医治办法。我的溶血参数慢慢趋于正常,在正好是预产期那一天凌晨破水送产。刚刚溶血和早产的心放了下来,又破水需要剖腹产。因为是凌晨破水送到医院急诊,当时妇产科唯一值班的麻醉师是个实习生,在麻醉的过程里我清楚的听到医生说麻醉针扎偏了。就在我半边身体没有被麻醉的情况下,医生开始剖腹产手术。当时的痛苦可想而知。我两次瞳孔放大,他们对我进行了紧急抢救。整个过程里都有个声音在我心底告诉我:不要怕,不会有事。后来真的平安度过。

但因为生的是个女孩,丈夫对我百般嫌弃,就在入院后第四天他抛弃了我和刚出生的孩子。父母亲没有一句怨言,照顾、包容我们,承担了全部的责任和压力。

等到出院后,我才发现左腿连抬起来穿鞋都不可能,当时种种打击让我处在崩溃的边缘。去多家医院查看,医生也无能为力,并告诉我神经的损伤需要起码三到五年甚至更久才能逐渐恢复。那段时间我就像个残疾人一样,走路拖着一条腿,穿衣服需要两只手抱着左腿放进裤子和鞋子里。既然药物难医,那就放弃治疗,跟着父母亲一起专心的炼功学法吧!没想到才半年多我的腿就恢复了正常,我的气色甚至比生孩子前还好,没有色斑、没有妊娠纹、更没有变成黄脸婆。我深刻体会到这超越正常的状态全都是因为大法。

现在女儿快两岁了。我是大法的受益者。我从一个怀疑、抵触大法,到今天能走進大法。这十几年来,我母亲受尽委屈和质疑都不改初衷对我艰辛帮助。在父母亲修炼法轮功的十几年里,我接触并目睹了这个修炼群体的善良正直和真诚无私,师父的无量慈悲。能成为大法弟子的一员,是我生命的无上光荣。

我会珍惜这难得机缘,好好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