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诉江中找到了真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连标点符号都模糊不清的我写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却丝毫没有难倒我,这些全都来自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大法弟子互相帮助、圆容,使我在写的过程中对师父法中交待的三件事有了理性的认识,去掉了怕心,找到了真我。

这份诉状写了二十多天,有过通宵,有来自同修的正念帮助,也有来自家人的干扰。从人中走出来时层层破壳,身体上出现呼吸困难,不止一次的告诉同修:“我快要累死了!”师父看我有写好诉状的诚心,安排了三位同修来帮我。有法律这方面清晰的同修,有帮我改错字写标点符号的,有来帮助我套格式的。

当这份诉状打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七点,我把它放在卧室,丈夫起床看了这份有理有据的诉状后去掉了怕心,升起了正念,主动的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上手印,之前让他看一眼都不愿看。女儿看后笑了,夸我说:“哇!挺专业的嘛!”也在自己名字上按上了手印(之前也不赞同),后来女儿自己也写了一份诉状(因内容有重复就没有寄出去),她说在写的过程中,去掉了八年前因我被迫害时,警察上门开、关车门和敲门的声音给她造成的恐惧,去掉了怕心!

七月十八日九点左右,我堂堂正正到邮局寄了诉状,留了一份给邻居看,看后有参与举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有为我高兴的,一个老人不识字叫我快讲给她听,当我讲到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和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的事实,她感叹的说:“你们终于熬出头了。”

七月二十日收到高检的签收短信回执。那几天我早上梳洗好、换上新衣服坐家里等着上门来调查的人,我要把这份诉状也给他们看看,结果三天都没有人来,我就主动带上诉状去找当年参与迫害我的村队长,敲开门他气呼呼的斜眼看着我,自己坐椅子上也不让我坐,我找个地方坐下后告诉他我起诉江泽民了,起诉书上有你的名字但现在还没起诉你。他说当时他在那个岗位只能那样做。我严厉的告诉他:说大点你是仗着共产党江泽民的势力迫害好人,说小点你是落井下石。好好看看我的诉状,为自己留点后路吧!

找到妇女主任,我告诉她我们在起诉江泽民,她高兴的说:“不只是你们法轮功在起诉江泽民,很多人都在起诉他呢。”她说江就是人家要打的大老虎,并连声道谢!还说:我们明白你们是好人,前几天上边有人来打听你家的事,你女儿在那上班,我们几个全都说不知道、见不到人、没在家之类的打发他们。我走时,她还跟我说让我去告诉居委会副主任某某,说他是新上任的,不了解情况,原来的在职人员明白真相都不干这种事儿了。晚上我就跟丈夫分头去找居委会的在职新官讲真相。

后来当地的几位同修都被干扰,我就对着师父法像请师父安排有善念的人来拿我的诉状让他们互相传看,不要再对大法犯罪了。

十月三十日早上十点左右,来了四个人,说找我,我问他们是不是为起诉江泽民的事来的,他们问:你怎么知道?我高兴的说:“两高都已经签收了,来也正常。”其中一个男子说:“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没有什么意思的。”我说我给你们留了一份,他们一听高兴的说太好了,我把诉状递给他们,说:“好好看看,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石头看了都会落泪的。”他们赶紧拿出手机来拍照,还问我说能不能给他们带走,我说:“当然可以了,拿去互相传看,我希望我的诉状里永远都没有你们的名字,江泽民现在都八十九岁的人了,你们都还那么年轻,都是家里的顶梁柱,江泽民锒铛入狱前脚走,你们可不要后脚就跟上。”

我跟他们讲了现在国内的高官一个个的落马,都是因为以前迫害法轮功,这个就是报应。其中一人还问了我丈夫和女儿在哪里上班?他们同意控告嘛?我拒绝回答他们说:“这些不是你该问的,你们回去好好看看我的诉状,了解真相后咱们再来谈,我为什么只起诉江泽民而不是你们。”

我指着一个综治办原来指使人撕了我们家贴在门上写有法轮大法的真相对联的人说:我的起诉书上没有你的名字,因为我师父说 “很多人,包括干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实那个生命本身不恶,那个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恶干部。那个生命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党文化谎言的灌输下,被误导了,他这样干了。当然也有人是明知道,他在利益的驱使下干了,还是要给他听真相的机会。”[1]看了我的诉状后,如果你的上司叫你再来,你可以把这份诉状也给他看看,现在公务员法终身制,你有权利不执行上司的错误命令,自己做的事没人给你买单。现在两亿多人退党团队,十九万人在起诉江泽民。如果看了诉状你们觉得仗着共产党、仗着江泽民的势力迫害法轮功、迫害我们好人是对的,那下一次来时你们把姓名地址留下,我要起诉的就是你们了。

其中一人拿出一张所谓“保证书”,让我签字,我说,讲了这么多你还弄这东西出来让我签,把你们的姓名地址全留下。他赶紧放包里,我说正愁没证据拿来,他死死地按着包左右摇摆,另一人拉着我说:回家做饭去啦,其他人陪着笑脸走过去一段,还回头说:“不好意思啊,把你家的地弄脏了。”

第二天居委会的一个官员告诉我,那些人把我的诉状复印了四份带走。还告诉我上面来人他们都在想办法保护好人。我说:是啊,你们保官保运也会有福德,我修大法跟没修大法时的为人你是最清楚的(我们曾经是同事)。她感叹的说:“我用四个字来形容你,脱胎换骨。”

派出所的片警到丈夫工作的地方让丈夫签字,丈夫说要签你签,我不签,那人还大吼说:“你以为我不敢签?共产党养着你、给你车开,你家还反对它?”我丈夫大声说:“我不出钱谁会给我车开,你家的房子是不是共产党给你的?”

现在我逢人就讲我起诉江泽民的事情,帮同修写诉状,帮助不敢起诉江的同修走出来,让我真正体会到生命存在的意义。在讲的过程中,有人问我:这么做是想捞什么好处?也有不修炼的家人责骂我说:你起诉人家干什么?人家当主席的时候为什么不敢告?我问他:我是不是专门欺负人的那种人?他无话可说。也有听明白参与举报江鬼的。正面的、负面的都是我修心去执着的机会。

个人体悟,如有不对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