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教技术中体悟“学”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时间飞驶,在突飞猛進的正法洪势中,我们又迎来了第十二届大陆弟子交流法会。感恩师尊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珍惜能与全世界同修交流的机缘,将自己的部份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也许是史前的夙愿,我走上了学电脑、建资料点、学系统、教技术的正法修炼之路,做了技术项目。其实很惭愧,说是教技术,真正我对技术掌握的时间和程度也很有限,实际就只是把天地行和技术同修传过来的现成的知识,象接力棒一样再传给其他同修,便很牵强的说成是我“教”技术了。因天地行和技术同修的努力,到我们这里真正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了,但修炼的因素却不低。在这里我谈一下“学”“教”中的体悟。

一、普及技术中,修细心、耐力

二零一四年四月,Windows XP系统升级到Windows 7系统。大量的工作量使现有的技术同修很难应对,更主要的是面对遍地开花的资料点,普及技术、技术独立是正法形势的需要,也是整体的需求。但真要想发展一批技术同修,也不是一想而成的。“学”“教”的同修真是都有个修的过程。

从二零一三年下半年,我开始与同修交流、物色人选,但同修表现各异。真的能放下畏难情绪,站在整体大局,从技术层面考虑全局的真不多,这也是多年来整体存在的问题。但到二零一四年真到了系统升级的时候,同修们又都着急了,要装系统的、要学系统的真是应接不暇。大量的工作量和自身没修去的急躁心、抱怨心,面对当时的形势真是焦头烂额。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有了一些头绪,一部份同修开始学装系统,我也進入了教的状态。同修们一股热情开始学装系统,我为能早日教出同修担当技术而四处奔忙,学和教都是个急。随着学习深入,难点加深,同修们的热情渐渐的冷却了、懈怠了,有的干脆不见了、放弃了。此时的我已身心疲惫,失望了、难过了。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

要无条件向内找。想走下去,首先面对的不是多少工作量,而是我自身的急于求成的心、摆脱困难的心。同修们学不下去是有我“急”的因素,给年龄大、没基础的同修造成心理压力。修去急心、修出细心、耐心,是我要面对的。

我改变思路和心态因人而异,根据同修不同状态,接受能力教。接受能力强的就多教,接受能力弱的每次就少教。真正的手把手、心对心的教。只要同修有要学的心,我就反复的教、主动的教、不怕辛苦的教。只要同修有要学的心,我就让他感到:只要抬抬手就能摸到装系统技术。遇到难点的时候,我就放慢速度,反复的教加强记忆。我不急躁同修们就能放松心情,减轻心理压力坚持学下去,从而看到希望有了信心。

这个过程也确实是修心的过程。有同修开始挺有劲,后来不想学了,我还上门去教。我想只要你不把我推出来,我就继续教,同修看到我的热情不好意思拒绝,最后坚持下来了;有的同修学的时候不用心,上次写的笔记都不知道放哪了,而我用心记着帮他找着,下次继续教;有的同修没文化,根本都没想到自己还能学装系统,我就鼓励他勇敢的学,最后他坚持下来了。过程中我确实吃了很多苦,身体也出现了病魔干扰的状态,也反复出现抱怨心。但我都不断的告诉自己:不管能坚持下来的有多少,结果如何,都不去想,我就是去做。因为这是我该做的。按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

二、普及技术中,学会冷静、拒绝

教的过程也是修的过程,表面问题是技术,而实质是人心。开始只要有同修学我就教,这次你不会,下次我还来。鼓励同修的信心,有求必应,修我的耐力。一部份同修坚持下来了。可一段时间后,同修们有一定的進展时,又出现了依赖状态。该思考的、该突破的,都等着我去解决,形成了惯性思维。这时真的很难把握,如果不去解决,很怕同修因畏难情绪而举足不前,因此放弃学习。因为已有一些同修放弃了,特别是大法的项目也不能耽搁。可是我一直不放手,无形中助长了依赖状态,使同修不能走出自己的路来,也不符合法。而且我的身体已经被干扰的很严重了,承受到了极限。

有一次我与一小组同修定下周二去那个小组解决问题。可是周一我突然出现眩晕、呕吐病魔干扰状态。我否定迫害发正念铲除,到周二时已见好转,我艰难的来到这个小组。同修见我状态不对,问明情况后各自都谈出自己的看法。其中一同修提出:“你是否应该放下了?技术同修长期忙于做事,最需要放下要做的事而静心学法。”

放下?我心想:这些同修等着我解决问题,我能放下吗?我不来行吗?其他同修的表情中也流露出“你不来我们怎么办?”以前也常在交流中看到先修心性、后修电脑的文章,但真能溶入我的修炼之中还是很少。今天这个“放下”一词很尖锐,让我反思。

有一个资料点,从学电脑到建资料点都是我一步步帮助建起来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同修就找我,我也有问题就到场,觉的很自然、也很应该,已经二、三年了。可是最近这个资料点却频繁出现问题。同修还是找我,我不但如约前去,还把其它的事情放下,只在这个点上解决问题。可是问题越解决越多,我们就长时间发正念解体干扰。可是在发正念时我无意中发现:这个资料点的同修发正念走形式、不用心。这使我大为恼火,我向他喊到:我这样全力的把时间用在你这,你们却这样不用心?我乱七八糟说了一堆。一气之下先不管了,爱怎么办怎么办吧,我先休息一下。

我这一喊、一休息,那位资料点的同修便向内找了,最后自己到商场买了一个零件,并与供应资料的学法小组交流如何向内找。后来虽然也是在技术同修帮助下解决了设备问题,但资料点同修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对依赖心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次我没太参与,资料点的同修却走了出来,这让我又一次开始反思。

有一位较年轻的同修A,也是早期就接触电脑,最开始也学过装系统,但后来不学了。火狐开始升级到37版。他们当地学法小组有一个同修B没学过装系统,但看到明慧通知火狐开始升级到37版时,就自己看教程下载了火狐安装成功了。可是这位较年轻的、也学过装系统的同修A,也从明慧下载了火狐却安不上。后来从B那里复制过来一个火狐,也安不上。他家离我家很远,后来他费了好大劲找到了我,才安上了火狐。交流中我问同修:“你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你的第一念想到的是师父还是我?”同修答:“不是师父而是你。”我反思:这究竟是技术问题,还是修炼问题?是我应该解决同修的技术问题,还是应该反思我自身修炼的问题?同修离我真不行吗?没有师父的加持我能做了什么呀?

我开始冷静下来了,静心学法后反问自己:“是什么让我忙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学法炼功的时间都没了?真的是技术项目本身吗?”慢慢的体会到:不是,是人心,是“自我”。开始教技术的时候,我细心耐心的教这没错,让同修有一个加强信心和认识技术的过程。就象我说的:让同修抬抬手、翘翘脚就能学到技术,不让畏难情绪障碍自己。可是走过了一段时间,同修们有了一定的基础,更主要的是认识到普及技术的重要性,就应该让同修学会自己走路,而不是有问题找我。可是由于“我”的认识局限,障碍了同修们走自己的路,反把我累的精疲力竭。再向内找,还有一个怕的问题。怕同修不行,不能坚持。其实这根本的问题不就是能否信师信法、信同修的问题吗?同修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只在过程中修好自己圆容整体。任何不符合法的人心、自我,都是干扰同修,干扰正法。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着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4]我渐渐的放开了,逐渐的改变这种离我不行的观念,同修的问题我尽量让同修自己面对。

有一次我去一同修家,同修说:我们自己学习了上天地行,我一定要学下去。我由衷的说:谢谢!我很感慨。

诉江大潮掀起。一位老年同修,找到我让我给他拿主意。我们交流了诉江的意义,但我说:自己要面对的事情,必须自己决定。我的亲人同修要写诉状,也想让我代替,我也明确表明:修炼谁也代替不了,关键问题自己冷静思考。我不再大包大揽,遇事冷静思考,该帮助、该拒绝的用法衡量,不能感情用事。

这个过程很艰苦,从细心耐心到冷静拒绝,我走了很大的一个弯路,被摔的也很惨。但慈悲伟大的师父,威力无边的大法唤醒了我,同修们的宽容帮助了我,让我又从新走正修炼的路。

三、普及技术中,要学谦卑与无为

一谈这个话题我很惭愧,因为我才认识到,而根本没有修出来,所以才胆胆突突的说:“要学谦卑与无为。”这里也写出来把它当作教训警醒同修吧!

在教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進入“教”的状态:“这问题是这么做,那问题要那样解决。”同修们因跟我学,也渐渐的進入了“听”话的状态。同样一个问题,我说出的看法,好象能被重视,我也觉得很自然。同修有不足我能直言不讳的指出来,这不是错。但居高临下、张显、抱怨、指责,在一点点滋养、加深,已不自知了。指手画脚的我不知不觉说话调门拨的更高了。不知何时我与同修的关系,已不是“同修”了,发展成“教学”、“说听”的关系了。

由于自己没修下去的人心没认识到,面对同修的不用心、依赖、不珍惜,我的抱怨心逐渐加重。身体被干扰的很严重。有同修说:我和你一起学法吧!我说:我不用别人陪我学法,你不依赖我就是帮我了。凡是帮我的人都是找我帮的人,不来找我就是帮我了。有同修说谁谁很佩服你,我说:佩服我的人多了。

我常去的一个资料点有一位同修,他是一个很和善、很宽容的同修。他最大的优点是修口。几乎我很少听到他说过谁有什么不足。就这样一位好同修,我却发现他很长时间了,对我好象有反感,而他却从来不说。表现是如果我滔滔不绝时,他就转过头去。我当时很费解,说实话也很少见,因为我听到的赞扬声更多。

一次我去一同修家,他也是跟我学的装系统。可是后来我发现他的下载程序用的是火狐自带的,不是我教的FDM下载软件。我很奇怪便问他这是为什么?他告诉我这样安装有哪些好处。我回去一体会还真是这样。我还发现他有很多技术我不会,而他在告诉我的时候,他没有“教”的那种感觉,只是他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我。在我教他的时候,他也没有那种求我“学”的感觉,只是单纯的学习而已。我慢慢的体会到这才是交流,这才是同修的正常关系,我渐有所悟。

我开始尝试着去体会“学”,学习谦卑。一次与同修出去讲真相,我诚恳的说:我真的做不好请你们包容,可我是真想学。过程中我真的很谦卑的听,注意同修那平和的口气,真诚的心,再反思我平时的言行。回来坐车时,我也与一位男士讲真相,可我没讲好。就在这时一位同修轻轻的把我推开,他细声细语的接过话继续讲。没有抱怨、没有指责,不管退不退就是平静的讲。我体会到同修的那种平和,而正是我缺少的谦卑和无为。

有一次我去了一个多年不见的同修家,他已带修不修的了。我一改往日滔滔不绝的指导口气,真诚的听他谈修炼体会,哪怕他有一点的提高我都鼓励,同时是我该学习的地方。他说:“儿媳嫌我不会收拾屋子,我就出去给别人干活,同时学习收拾屋子,我学会了。只要我有不足,不管是谁说我,我就改。”多么朴实的话,可是这是在我想学谦卑后才听到的。要是在以前我会给他来一番正法形势的大道理,很可能就没机会听到这真正实修的体悟。可这实修的体悟对我来说是多么可贵呀!交谈中他发现我的腿双盘着,他认真的说:我好几年没打坐了,看到你盘着的腿我今后一定从新炼功。其实这天我没谈什么,他却要炼功了。我对谦卑似乎有了一点感觉。

我又从新打开在电脑桌面上一个文档,上面写着:“永远记住把自己摆在低位。”这是我好久以前为警醒自己而写的一篇文章,但又以诸多借口好久没看了,我惭愧的低下了头。师父说:“在这个班上现在就有人感觉自己不错呢,那个说话态度都不一样。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讳这个东西。”[3]

修炼是多么严肃呀!谦卑象明珠照亮我心中的阴暗,象利剑穿透我浮夸、张显、强势、自我、妒嫉的执着。谦卑是一种力量能使人动中有静、静中有威,能开启人的智慧,让我们用慧眼看到事情更深一层的实质。谦卑是修炼人应有的心态、应具备的品格。

我常接触的一位同修,我发现他做事不求结果,只是去做,跌倒了爬起来接着做。而我看到我自己,炼功是为了身体畅通、打坐为了腿好、多学法或多发正念为了解决什么什么问题。人为的安排自己,有目地的去做什么,这就局限了法的如意展现。最明显的是在教同修技术的时候,同修不能在我要求的时间内用心学会后,我就抱怨的很,觉的同修不用心。其实这都是求结果的心。我渐渐的悟到,我只是在教的过程中修自己,看我应修去什么,做我该做的,抱着一个无为的心态去做,不求结果是什么。现在能坚持下来学技术的同修,在为大家装系统的过程中,已经有了很多的体悟和经验,各自有了自己的认识。有的同修悟到要去教别的同修装系统,从中感受颇多。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这决不是我要求大家如何做才能达到的。这使我对无为又有一点点的感悟。

向内找不是一句空话。“把自己摆在整体之中,不要摆在整体之上”也不是口号。真正的归正自己才能否定迫害。有时候技术同修也兼任一些协调事情。我在想如果技术同修在做技术项目时能体悟一下“学”的心态,协调同修在协调事情时能学会“被”协调的心态时,会对个人修炼、正法修炼、整体提高有很大的帮助。我觉得不管是技术同修还是协调同修,时常的進一進厨房,做一做小和尚,把那个大和尚的位置让大家不同形式的轮班做一做,各自都会体悟出不同认识。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处理方式不同,会用不同形式去圆容着整体。

在整体配合中只有放下自我,才能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才是师父所要的。曾记的一位同修说:“一滴水溶入大海才能汇成波澜壮阔的洪势,一滴水化己为气才能展现那蓝天白云的壮观。”在整体配合中放下自我才能体现整体的力量。愿做绿叶伴花艳,愿化泥土润芬芳。

在这里感谢同修们的包容、理解、配合,同时向被我指责、抱怨的同修诚恳的说声:抱歉!

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步步呵护,使弟子能够走到今天!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合十!叩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