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 致沧州市运河区国保、泊头国保及相关人员的信

  • 致济源警务界、司法界的朋友的一封信

  • 致鞍山父老乡亲的一封信

  • 给抚松县露水河镇派出所警察的公开信

  • 致沧州市运河区国保、泊头国保及相关人员的信

    河北沧州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实况》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据悉,这次庭审沧州市市委三套班子都派人直接参与现场,指挥迫害,把这当作是讨好沧州市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贾发林(贾庆林的弟弟)好机会,尤其是沧州国保。 因为在“2·25”绑架案中,在是否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问题上,泊头市国保大队曾以全体辞职要挟上级,就有贾发林,以及贾庆林撑腰,迫害才得逞。 所以这次泊头国保大队队长王文生也带人来到现场。”

    这段报道引起我为你们深深的担心和焦急。因为你们在犯一个致命的错误——做事不分是非、对错和善恶,只讲利益;心中没有道义、善恶有报、普世价值的一席之地。

    甚至有人总结出一套经验——怎么样在当今这样一个社会现实中得到自己所需要的,金钱、权势、名望。利用迫害法轮功一步步的“成功”走到自己想要的位置,当真得到一点时,还认为自己是成功的,得意于自己的“手段高明”,很多人都觉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心黑手辣是成功的手段,觉得使用这些手段很正常。

    这是一个不容易被察觉的、致命的错误认识;“不容易被察觉”是因为每一个中国人从小受到的党文化的灌输、毒害。自一九四九年中共邪党盘踞中国大陆以来,尤其是持续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彻底毁坏了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斩断了祖先先哲们留给我们的走向广阔思想领域的路;它引导我们、强迫我们必须信奉“无神论”;封锁网络,信息过滤、将异议人士监禁;在课堂上学到是被篡改的历史,被人为划分的阶级以及编造的社会发展史,颠倒的是非观念(比如党性、“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把谬误灌输给每一个中国人,不接受就无法毕业;在社会大肆宣扬“金钱至上”,如今人们已经不满足“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是妄想着“有钱能使磨推鬼”,就这样将十几亿中国人的思想画地为牢。

    中国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表现出的积极和狂热就是例证——不管这个人是自己的亲朋好友,或者是自己的父母兄弟,不管他(他们)做的事情以及他(他们)的思想是不是符合普世道德,只要中共说他(他们)是“地主分子”、“资本家”、“反革命”、“叛徒、内奸、工贼”特别是发生在今天的、持续了十六年之久的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很多人被邪党训练出来的恐惧带动着马上争先恐后的去踏上一脚、或者去谩骂攻击。

    说其“致命”绝非危言耸听。据《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遭恶报》一文简短报道,张家口桥东公安分局副局长马福维积极参与迫害、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遭报肺癌死亡;原蠡县小陈乡副书记谷庆英,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谷庆英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小陈乡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受过他的迫害。因迫害有功,被提升为蠡县执法局局长,今年七月,谷庆英和其妻子、司机同时被抓,家中被抄出的金银钱财多得令人瞠目结舌;蠡县610头目张跃贤遭恶报患癌症;迫害法轮功学员上百例的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死缓;平山县贾彦龙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教唆,在迫害法轮功中是中共的得力干将,因此,一步步升到 大吾乡政府副乡长。二零一四年夏天突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已是肺癌晚期,不几天就死了,年仅四十岁等等。限于篇幅,本文仅举几例,在明慧网键入“恶警 恶报”,可以查到恶报事例多达一万多条。

    “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卖命。”陈虻曾在美国加州的一个研讨会上公然说出这句话。他就是受邪党毒害放弃良知只顾眼前利益的一个典型,陈虻是污蔑抹黑法轮功谎言 “天安门自焚”的制片人。违背良知的他真的在“卖命”啊!年仅四十七、八岁的他患胃癌而亡。陈虻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被癌症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自己哀求医生不要抢救了,说多活一秒钟都是煎熬。他也许至死也不知道害他的正是邪党灌输给他的不分善恶、是非只为一己之私的党性、观念。

    图:甘肃省宁县“610办公室”主任孟兆庆,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乘坐宁县法院一辆面包警车,在高速路上行驶时钻入一拖车前底部,油箱顿时起火,并引燃大车,火借风势,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上图为惨烈的车祸现场。
    图:甘肃省宁县“610办公室”主任孟兆庆,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乘坐宁县法院一辆面包警车,在高速路上行驶时钻入一拖车前底部,油箱顿时起火,并引燃大车,火借风势,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上图为惨烈的车祸现场。

    图: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无锡市专司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蒋洪亮跳塔自尽。
    图: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无锡市专司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蒋洪亮跳塔自尽。

    你们看一看落马的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薄熙来、苏荣等等迫害的急先锋,他们哪一个不是为了私利选择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报应。周永康盘踞政法委之时残害、迫害了多少名法轮功学员,他的罪恶用罄竹难书都不足以形容。当他锒铛入狱的时候,他后悔就太晚了。他们是被邪党灌毒汁太多了,根本不信善恶还有报应的一天,当报应临头时他只能偿还所犯下的罪孽,并且目前只是恶报的开始。

    每次写信罗列这样的事例越长,让人心里越发感到难过,这一些罪恶都来源于中共这个邪教,在几十年间让人们的思想里充斥的是对邪党怯弱、不能违抗;对正义、公理、道德、人性是扭曲的认知;行善被认为是傻,做起恶来根本不去想后果。

    据《江泽民的地狱噩梦》一文报道:早在二零零四年,海外中文媒体曾广泛报道,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特别到访安徽省青阳县境内的九华山旃坛林寺,“虔诚”上香,祈求地藏王菩萨保佑,更有2002年1月份香港《开放》杂志就透露,江自己在家里抄 “地藏经”,还花大钱请喇嘛为其祈求福寿。据说,江氏如此做是因为做了噩梦,梦中在无间地狱受刑,于是恐惧之中祈求地藏王菩萨。

    江泽民为什么特别要祈求地藏王菩萨呢?因为按照佛教经书上说,地藏菩萨曾发大誓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也就是说地藏菩萨发誓要解救所有地狱中的恶鬼。“讨好”和“贿赂”要解救地狱中恶鬼的地藏菩萨,成了江泽民地狱噩梦惊惧后的必然“选择”。在迫害法轮功之初,口口声声无神论要“战胜”有神论的江泽民,在干尽坏事后自供:无神论战胜不了有神论,谁手中的再大的权力也挡不住作恶的报应。

    迫害的首恶都惶惶不可终日,你们却还想着借迫害正法往上爬,这不是“致命”的错误吗?最可怕、可悲的是,有些人一脚踏入深渊还口出狂言:我不相信报应,我干那么多坏事,怎么报应不来啊?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什么是到的时候?就是你的福份、德、寿命用光的时候。到那时再后悔就晚了。

    其实你们有着比普通人更多的了解法轮功及学员的机会,放下心中邪恶的欲望,用心听一听、再回忆一下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的陈述,就能知道自己最应该选择什么。


    致济源警务界、司法界的朋友的一封信

    济源警务界、司法界的朋友:

    请你们在繁忙复杂的思绪中,暂时给自己几分钟心灵放松的片刻闲暇,让我慢慢告诉你,你思想范围之外的、对人生、对自然一些认知。

    这是我人生的真实经历。我是一名幼师,曾经的我身体非常不好,失眠、长期感冒、突然就会到来、不明原因的眩晕折磨我许多年,由于长期感冒长期服用治疗感冒的药物,导致我头脑不清醒,做事丢三落四。结婚后,由于我心胸狭窄、爱贪小便宜且脾气暴躁,跟婆婆关系不好,有了孩子以后,在月子里右胳膊关节、左腿膝关节受了些风,又添了胳膊腿痛的新毛病。

    人生的各种苦楚和病痛让我活而无乐,郁闷孤独的情绪时时刻刻笼罩着我。生活在这样的氛围里,在遇到哪怕一点小小的挫折、不如意就能让我想到死,只因为那时候孩子还小,才没有走上那条绝路。

    带给我全新的精神、心灵与健康身体,让我获得新生的这一天是在一九九六年。

    在九五那年,幼儿园有一个老师、我叫她大姐,她学炼法轮功了。她以前身体比我还不好,甲亢、胸膜炎、胃病以及查不出来的难受长期折磨她,以至于她除了工作时间,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治病上。她老公属于高工资职业,每月工资都在三千元以上,当时这个工资是普通工人工资的8—10倍,就是这样加上她的工资,她婚后十几年几乎没有存款,钱都用在全国各地跑,用在看病吃药上,西医、中医、巫婆神汉用尽了方法,但是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好转。

    可是自从她炼法轮功以后,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她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子,原来蜡黄的脸白皙红润、有了光泽,所有的病都不药而愈。有一次她跟我们说:“昨天上午我出去逛街,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饿得我前心贴后心,打开冰箱看到里面有一个韭菜肉馅包子和半张死面饼,我抓起包子就吃,吃完了还饿,又把那半张饼也吃了。吃完后我哭了,吃了这些东西以后我才想起以前患胃病多年,凉一点的食物都不敢沾,今天我一口气吃了这么多冷冰冰的东西,胃没有一丝不舒服,而且里面热乎乎的。谢谢大法!谢谢师父。”说完她的眼泪又掉下来。

    她说的我似信非信,因为那时候我受无神论毒害非常严重。

    我非常喜欢看书,每天中午幼儿园的孩子们午睡,我必须要看书,离开书就不知所措、感觉非常难受。可巧九六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就是找不到书,幼儿园最起码教师的书到处都是,可是那天我怎么也找不到,急得我抓耳挠腮,同班的老师说,她们炼法轮功每天都带着书,你不是带字的就行嘛,去找她们借吧。

    借到一本《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一中午看了十一页,就觉得这是一本教给人做好人的书,可是我弄不明白,一拿起这本书开始看,我就无缘无故的流泪。现在明白了这就是缘份。

    看了书觉得好,我还是对书中讲的神佛这一点不信,但是知道师父能给修炼人祛病、净化身体。看书时间不长,一个周五,感冒、嗓子痛不期而至,我忽然想:神佛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我如果到周一一切都好了我就相信。周六、周日感冒加重了,还发着低烧,放在以前这一感冒就是两个多月。到了周一下午,我突然想起我怎么感冒好了、嗓子一点也不痛,上午上了两节课,嗓子很清凉啊。我一下子明白,师父在点化、度化我。

    从此我走上了坚信大法的路。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吃过药,身体强健,头脑清楚,心胸在大法的修炼中也慢慢宽广、开通了。家庭趋于和睦,工作越来越顺利,每年参加区里保教比赛,园里都派我去,论文还在市里获了奖。

    以前在单位住宿舍,两排宿舍六家合用一块电表,然后各家有分表。那时总有人偷电,每到核算电费时,大家都会觉得费用很高。因为我经常不在家,家里没人,只有一台电视几乎没人看、一个吊扇,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电器,所以每到收取电费时就是我家电费最少,只有几元钱。邻居们就怀疑我家偷电,有几次他们知道我在家里,就站在我家门前几个人你唱我和的骂街。我就坐在屋里看《转法轮》,外面的骂声传进来,我丝毫不动心,从来不去争辩、反击。不久他们都要求分开电表,独立核算,我家的电费还是每月那几元,可是有的家庭电费就明显高出以往,电费单贴出来有人为我抱不平,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1999年5月1日晚上,那天晚上突然天气转凉了很多,我骑着自行车回家,由于衣衫单薄,所以骑得很快,快到家时迎面跟一辆急速行驶的摩托撞在一起,当时我就觉得整个人飞了出去,后脑着地,然后是短暂的昏迷,当有了一点思维的时候,我首先想到:法轮功。我不能为难别人。骑摩托的是个小伙子,有急事所以骑得很快,小伙子吓坏了,“大姐、大姐”的呼唤,想叫醒我。我慢慢爬起来,后脑裂开一样痛,浑身跟散了架一样,自行车前轮卷成麻花。新买的裤子也摔了一个大洞。小伙子非要送我去医院检查,我笑着说:“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你有急事快走吧,别耽误了”小伙子不敢走,我说:“你不走我走了,我不去医院,也不会讹你钱”。小伙子只好找地方帮我存好自行车,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后来他买来水果看望我,我安慰他几句,让他带着水果回去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法轮功真的改变了我、我们,凡是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有这个感受。在人格上、道德修养上我们一直在提高,遇到矛盾找自己、遇事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等等,我们用“真、善、忍”的标准思维行事,带给社会、家庭以至路人的都是善行;带给我们自己的是健康的身心。前人大委员长在对法轮功做出详细调查后上书中央说:“法轮功的修炼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他的调查是正确、中肯的。

    自从一九九九年“7·20”以后,我们单位的大姐同修被迫害致死;我们多次受到不公待遇。就如你们济源市的法轮功学员王冬玲、原胜军、翟家中和翟家祥他们一样,我们做好人却要被一次次绑架、抄家、罚款、被酷刑折磨。

    这一切迫害都是江氏集团一手造成的,我们不应该起诉江泽民这个迫害首恶吗?起诉他不仅仅是为了给法轮功一个清白、还我师父一个清白,还法轮功学员一个清白;结束迫害也是对你们的救赎啊!

    在当今社会独立理性的思考是尤为困难的一件事情,很多人思考问题都是站在利益的基点上想着怎么样从这件事情中谋取个人利益和职位。这与江泽民的无耻荒谬有着极大的关系,他曾经说人能利用的一是利益;二是欲望。这个宵小之徒正是用这样卑劣的方式引诱人们跟着他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我们、你们都是这个社会中的一员,都有自己的家庭、有父母、兄弟姐妹、孩子,社会环境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安危。如果中共、江氏集团不迫害法轮功,中国信仰法轮功的会成倍增加,这么大一个向善的群体,创造的社会价值、对社会道德的提升无法估量。你还担心自己的老人摔倒没人敢扶;自己的孩子遭遇无良人的伤害;我们就不用事事、时时提防无处不在的各种花样的骗局。从这一点上看,保护法轮功学员就是功德无量的事。

    为啥中国现在贪官遍地、失德商人制假贩假、有毒食品肆虐?就是人心无德只看利益造成的。新闻报道中讲过这样一件事:一个贪官被抓了,贪的钱挺多的,面临的惩罚就大啊。他的姐姐追悔莫及的说:以前家里很穷,把希望都寄托在弟弟身上,我们都没有读几年书,早早赚钱让弟弟上学盼望他成才出人头地,早知道有今天,还不如让他在家里种地。她的话讲出了一个从始点到终点的理,转了一圈、拼搏一场终究还不如不去苦苦追名逐利;或者说贪婪的追逐利益其实就是走向绝境。您看一看落马的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薄熙来、苏荣等等迫害的急先锋,他们哪一个不是为了私利选择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报应。

    周永康盘踞政法委之时残害、迫害了多少名法轮功学员,他的罪恶用罄竹难书都不足以形容。当他锒铛入狱的时候,他后悔就太晚了。他们是被邪党灌毒汁太多了,根本不信善恶还有报应的一天,当报应临头时他只能偿还所犯下的罪孽,并且目前只是恶报的开始。

    我们本地有个派出所长紧跟江氏集团作恶,对法轮功学员王明铎的死负有极大责任,他的恶行祸及他十几岁的儿子跳楼身亡,一家人痛不欲生,尤其他的妻子几乎崩溃欲寻短见,那段时间每天要几个人看着她。这样遭恶报的例子在全国大量发生并被掩盖,这不是江泽民制造的悲剧吗?他们不是在利用你们的过程中把你们拖向罪恶的深渊吗?

    从这个角度看,法轮功学员诉江、讲真相是不是为了救人(包括你们)?可叹的是,现在还有人不明白这个道理,还想在迫害正法中、在迫害好人中捞取个人利益、权势。听说你们济源市610主任刘天国口出狂言,要抓尽济源所有法轮功学员。其包藏多大的祸心!听从他的指令你们会种下多大的祸根?

    有一句老话:“别人偷驴他拔橛子。”济源警务界、司法界的朋友们,江系人马被不断清洗,参与迫害的凶徒一个接一个被送进监狱;或者在自杀身亡。这一切绝不是简单的派系之争,而是“善恶有报”的天理之展现。请你们认真为自己的以后想一想,希望你们都能认清这场迫害的实质,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


    致鞍山父老乡亲的一封信

    尊敬的父老乡亲,你们好!

    在鞍山破坏法制、破坏人权的事情,时有发生。最近获悉,鞍山铁东区法院欲在2015年11月下旬对合法公民、法轮功学员张素丽、张蓉兰非法庭审;鞍山铁西区法院已对合法公民、法轮功学员柳亚文立案,也欲非法庭审。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非法的侦办、起诉、庭审的案由是什么呢?

    1)张素丽、张蓉兰,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被铁东区国保大队伙同山南派出所抄家、刑拘。张素丽聘请的北京维权律师找到山南派出所的办案人员询问:中国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根本没有法轮功,为什么对我的当事人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立案侦查。办案人员找不出法律依据就说:这是政治问题。

    2)好心人柳亚文,为他人(法轮功学员遭受冤狱,家属联名写控告信)邮寄控告信,却在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被铁西区国保大队伙同铁西共和派出所绑架。正如有的警察说:她邮的控告信,告的是我们的头。柳亚文为他人邮寄的控告信控告的第一人就是:鞍山市现任政法委书记梁冰。此人已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中旬,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柳亚文聘请的北京、山东维权律师说:办案单位铁西区公安分局侵犯了柳亚文的通信自由权、控告申诉权,铁西区公安分局私拆、截留控告投诉信件,也阻止了国家机关行使检察监督职责,破坏了国家机关职能的正常行使,此行为已严重违法。

    张素丽等的违法办案人员:鞍山市铁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薛若东15698905351;
    鞍山市铁东区山南派出所副所长高源13898069966;
    鞍山市铁东区检察院检察官,不详; 鞍山市铁东区法院法官颜容18841236910
    柳亚文的违法办案人员: 鞍山市铁西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王登科13904200240;
    鞍山市铁西区共和派出所所长马牧13942273789;
    鞍山市铁西区检察院检察官曹砾月15104129998;
    鞍山市铁西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史修岩13941250498

    中国有句古训: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凡是欺压百姓、迫害良善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鞍山市政法委书记梁冰的下场正应验了这句古训。真心希望鞍山还在迫害良善的官员们,赶快悬崖勒马,因为梁冰被中纪委调查一事还没有终结,还会调查到谁不得而知,但是天理是绝对公正的,好人会得到神佑。

    希望鞍山的父老乡亲都来关注张素丽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的事情。因为这个社会环境是我们大家的。还在违反法律迫害百姓,百姓一定会拿起法律的武器,对违法者进行检举、控告。全社会每个人都去维护自己和他人的合法权益,违法者就象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你看看这个社会环境会咋样?!

    鞍山市政法委这个部门是迫害法轮功及含冤的上访百姓的主要部门,政法委可以操控公、检、法等机构。鞍山市政法委书记梁冰为什么会遭报?他对法轮功学员做了哪些坏事,他把百姓坑害成什么样呢?下面就详细总结一下:

    1、刘路香,千山区公民,2012年7月被抓并被冤判3年,此时梁冰正任千山区区委书记。2014年9月3日刘路香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49岁。

    2、杨锁林,铁西区公民,2008年被绑架并被冤判7年。2014年8月13日杨锁林被迫害的下肢瘫痪,回家后公安、司法部门仍不放过他,经常对他骚扰、惊吓,2015年4月22日含冤而死,终年79岁。

    3、孙进军,铁西区公民,2014年7月因下大雨去法轮功学员家借伞而被绑架,铁西区公安分局、铁西区检察院、铁西区法院,不顾其有未定型精神病的病史(2003年在马三家教养期间被迫害致疯),还在她再次被迫害致疯的情况下对她进行侦办、起诉、庭审。

    4、高素娟、姚远东夫妻俩,2013年10月被铁西区公安分局非法刑拘,高素娟家族中患有多囊肝多囊肾病史,家中多名成员因此病身亡,高素娟因习炼法轮功康复重获新生。2014年9月30日高素娟、姚远东被鞍山市政法委操控设立的洗脑班洗脑,不顾高素娟的生命,强迫其放弃信仰,高素娟被鞍山铁西区法院冤判3年(监外执行);姚远东被冤判2年 (监外执行)。高素娟回家后旧病复发又开始炼法轮功,鞍山市政法委、公安局又去骚扰,导致一段时间高素娟不敢回家。

    5、张运坤,铁东区公民,2014年4月因一张光盘被铁西区公安分局非法刑拘, 2014年12月张运坤被鞍山铁西区法院冤判4年。(一张光盘,4年刑期)

    6、郑国栋,铁东区公民,2014年12被鞍山高新区七岭子派出所绑架,因三条短信被鞍山市铁东区法院冤判3年。家中80多岁的老母整天以泪洗面,没有生活来源的妻子无法养活未成年的孩子。

    7、柏久荣,立山区公民,2014年7月被立山区公安分局非法刑拘。案由是立山公安分局民警刘哲钓鱼执法并跟踪辽阳法轮功学员(她们去看望瘫痪病重的柏久荣的妻子),辽阳法轮功学员到柏久荣家后被绑架,柏久荣被绑架时他的妻子正瘫痪在床。2015年3月12日柏久荣的妻子凄惨离世,2015年4月柏久荣被鞍山立山区法院冤判6年;

    8、周改清、孟祥君母子,铁西区公民,2014年7月被铁西区国保伙同永乐派出所绑架,周改清是70多岁的老人,被绑架时家中钱、物被抢走,后家人几经努力才要回一部分。2015年3月周改清老人被鞍山市铁西区法院冤判3年半;孟祥君被冤判3年半;

    9、刑丹,铁东区公民,原鞍钢高中优秀的外语教师,2014年7月被铁东区国保伙同对炉派出所绑架,刑丹因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而习炼法轮功康复,被关押后心脏病复发。两次非法庭审都出现严重的抽搐,2015年2月邢丹被铁东区法院冤判5年。病重的邢丹被送进沈阳大北监狱后马上被送到监狱医院治疗。

    10、蔺淑云,铁东区公民,70多岁的孤身老人,2014年8月被铁东区园林派出所绑架,2015年1月蔺淑云老人被铁东区法院冤判3年;

    11、朱作海,铁东区公民,五十八岁残疾人,眼睛失明一只,左腿骨折有伤残,2014年8月被铁东区湖南派出所绑架,2014年12月朱作海被铁东区法院冤判4年;

    以上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部分。2014年以来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聘请了来自北京的谢燕益、江西的郭莲辉等近二十名著名维权律师为自己维权,同时告诉鞍山政法委及公、检、法、司的官员们在中国信仰、宣传法轮功的行为是合法的,对合法的行为采取迫害方式是要受到法律制裁和追究的。这些正义的辩护,政法委书记梁冰置若罔闻,不思悔改,继续操纵公、检、法的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鞍山市政法委书记梁冰,花重金给原市长谷春利,买到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位后搜刮民财、迫害包括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民众,以此来圆他的升官发财梦。最近据百姓说,2015年9-10月间,梁冰专门存放巨额贪污现金的一户住房被查抄,抄家时来了两辆运钞车,很多百姓围观。

    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官员们请你们惊醒吧!善恶有报的天理已彰显。

    一、迫害善良毁前程遭恶报

    从2012年王立军闯美领馆开始,这场恶报象暴风骤雨般倾泻而下: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周永康等等等等,上百名政治局常委级、部级高官以及以下各级官员纷纷落马,被判刑的、病死的。政法委系统双规的、自杀、暴死的比比皆是。这些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为了仕途、金钱玩命迫害百姓,甚至做出活摘器官的恶行。天惩来时你往哪里逃!政法委系统的坍塌、官员的遭报,没有使鞍山政法委书记梁冰惊醒,还在做着迫害良善的升官发财梦,最终把自己送上了恶报的绝路。国保大队长、检察官、法官职位的人遭报案例也不少。

    中国第一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法官陈援朝,被中共授予“全国模范法官”的两年后患肺癌,2003年9月在万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时年五十一岁。

    “对待法轮功不怕流血”的原天津市“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宋平顺,于2007年6月5日在办公楼内突然死亡。

    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徐发,因他的非法起诉,导致28位法轮功学员死亡,二零零四年徐发被免职“双开”,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跳楼自杀。

    二、憣然醒悟选择良知铺就未来光明美好之路

    从2005年以后,如原国家安全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高级警官丁珂、天津市“610”办公室高官郝凤军、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等一批公检法司的高官,他们不被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的强权和利益所诱惑,不再与邪恶为伍,勇敢的站出来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内幕,抵制迫害,公开声明退出中共一切组织。

    近几年来众多的610、检察院、法院、国保大队长、派出所长都不再执行违法命令,站到了保护法轮功学员的行列中来。

    1) 某市出租车司机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闻讯赶来的国保大队长让司机先走后,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也走吧,以后注意点安全”;

    2)某商城的保安人员绑架了一个发光盘的法轮功学员,某派出所所长赶到现场后,没有向上面报告,直接决定把法轮功学员放回家;

    3) 2012年河北省邯郸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爱英、王洪亮提起的上诉二审案件发回重审,之后,河北省武安市检察院提出撤诉,原一审有罪判决被推翻,王爱英、王洪亮平安回家;

    4)2013年7月,重庆市南岸区检察院以重安南检刑不诉(2013)45号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法轮功学员不起诉,法轮功学员在被羁押近10个月后重获自由;

    5) 2015年5月25日,河南淮阳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宪淮提起的上诉案件,二审结果推翻一审冤判三年的决定,让他平安回家。对法轮功学员的上诉案,“610”从来坚持的就是维持原判。可如今“610”的官员的选择了良知,不再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目前已有至少19万5299名法轮功修炼者和家人(真名实姓)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控告江泽民,敦促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诉。大法弟子起诉江泽民,没有起诉直接参与迫害的政法委610官员和公检法司人员,因为大法弟子知道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裹挟了你们,大法弟子把你们视作是被蒙蔽的受害者和见证人。大法弟子十六年来身体受到的折磨以及精神上遭到的种种不公都用善心化解,大法修炼人不仇恨、不报复,只希望大灾难来时,能解脱你。但是,如果这样你们还不明白,还在助纣为虐的一味作恶,那么,人在做天在看,不是总有机会留给你啊,人不治天治。那时刻到来时,你怎么办?!

    再有,鞍山是佛道教选择落地的地方,世界第一大玉佛也在鞍山落地。积德行善、远离邪恶,应该是鞍山人人人皆知、皆行的道理呀。今天大法弟子发自肺腑的告诉610、公、检、法、司的官员们,千万别再被职位、利益诱惑迫害良善了,千万要警醒啊。赶快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张素丽、张蓉兰、柳亚文,将功赎罪,神给人的机会不多了。我们多么希望你们与你们的家人都能幸福安康啊!真心希望你们在法轮功的问题上闪开身子,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鞍山的父老乡亲们,让我们共同来关注迫害良善违法行为,让我们携起手来维护我们的家园,共同制止对善良公民--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用我们的正义和良知来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真正做到尊天道摒除奸邪,循地理珍爱自然。人人真诚相待,互帮互助,宽容忍让。共同创造敬天、敬神、正义、富强的鞍山。


    给抚松县露水河镇派出所警察的公开信

    作为警察有两个问题是应该考虑的,一个是你办案的时候符不符合法律要求要考虑。第二个是办案时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考虑。前者如果不合法的事你做了,会给自己招来祸害,后者如果昧着自己的良心去办案,会殃及自己的家人不说,自己更有性命之忧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你看看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等这些高官,这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不都成了笼中的老虎吗?就是疯狂一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已被大陆20万人告上法庭,世界75万各界人士都在联名督促中共首脑对犯有40多项罪名的元凶江泽民尽快绳之以法,这不是报应吗?

    请你们自己用法律衡量一下你们的所作所为真的符合法律吗?你们把一个好人随便的绑架、关押起来迫害。如果你们换位思考一下,你们家里的父母、妻子、儿女、亲朋好友他们是什么滋味?那可是无法承受的精神打击啊。我想你们也不想你们的亲人遭受这样的痛苦吧。你们也许会说:我们也不想这样做,可是上指下派没有办法。可是你们想过吗?问题就出在上指下派上。他们总是让手下人去干违法的事,中共历次运动都是这么干的,可是到头来真的清算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责任推给你们,你们就会成为替罪羊。希望你们一定要为自己着想,同时为你们的家人着想。不要再做不利于自己也不利于家人的事了。

    从今年5月至今大法学员诉江以来,中国大陆政法系统“610”曾受江氏邪恶集团指使,对大法学员进行非法搜捕、绑架。使大法学员又一次遭受迫害。

    诉江这件事情是给那些曾经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的人最后的能够得救的机会,是神佛给人的最大的宽容和慈悲。大多数人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能把握住这次机会。但是也有个别糊涂的,受无神论思想毒害很深的人,还在为了眼前的利益诱惑,在江氏集团即将解体的过程中,还在充当邪恶的走卒。所以才有个别警察知法犯法,就在法律逐步健全的今天,依然还无法无天,还敢以邪恶势力为后台行凶作恶,还敢闯到大法学员家中肆意抢劫财物,绑架大法学员。

    2015年9月25日上午7点钟,露水河镇大法学员马兰,准备出远门接孩子回家,老太太70多岁的人了,老伴早亡,两个儿子相继去世。孤身一人的她,万幸的是学了法轮大法,使她身心受益,有个健康的身体。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期间,马兰多次遭到警察上门抄家、绑架等迫害,因此向两高投寄了控告江泽民的信件,这天她正准备出门,突然有急促的敲门声,马兰问是谁,回答是派出所的人即吉林省白山市露水河镇派出所,马兰没有给他们开门。结果秦军、许金虎等6.7名警察踹开大门,闯进屋里来。问马兰“你还在炼吗”?马兰回答道“还炼”。他们又问“你写信了吗”?(指控告江泽民的信件)马兰说“写了”。马兰给他们讲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好让他们明白真相,不再对大法犯罪。可是警察却穷凶极恶的对她大喊“你闭嘴,再说就干你”!特别是许金虎表现很猖狂。他在不出示任何法律证件的情况下,翻箱倒柜抢走大法书几十本、手机一部、MP3一个、播放器一个、U盘两个、神韵光盘十多个。他们强行给马兰戴上手铐,绑架到白山市洗脑班,迫害21天后放回。

    当天,许金虎和秦军等警察又闯到欧宪红的工作单位及姐姐欧宪玲家问是否写控告信了?然后就把姐妹俩绑架到白山市洗脑班进行迫害。

    10月28日上午7点多钟,秦军、许金虎等4名警察也以“诉江为由”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刘春才的家中,刘春才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根本听不进去,还强行抢走了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籍。当日下午,他们又闯到刘凤吉、刘全祥、薛瑞荣、翟凤云家中骚扰,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

    在薛瑞荣家,他的儿子薛山是露水河抚松五中的一名教师,也修炼法轮大法多年,也向两高对江泽民提起控告,警察执意要绑走薛山,薛山和他的父母善意向他们讲解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秦军、许金虎还是要强行执意带走薛山,这时薛母紧紧抱住儿子哭着说“我就这一个儿子,还指着他给我养老啊,你们把我儿子抓走了,我们老俩口怎么办”?秦军说“那就全部带走”,说完就往门外拽人,吵闹声惊动了四邻,善良的邻居上前质问警察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么好的一家人你们还要抓走。”警察自知理亏,灰溜溜的逃走了。这些警察并没有就此罢手,于11月13日下午,秦军、许金虎等人将薛山骗到了学校,绑架。秦军说“是关押在抚松县看守所”。实际是关押在离白山市十几公里外的秘密的黑监狱,就是见不得人的洗脑班。

    作为一名警察,怎么可以知法犯法啊?这样对你们有多危险啊!我们大法弟子都在诚心的给你们讲真相,现在已经有很多警察明白了真相,站到了正义一边,有的警察积极主动保护大法弟子,有的声明退出了邪党组织,给自己的未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里也希望你们迷途知返,明白真相,真正为自己负责,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