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恐中的悲惨结局

——辽宁省锦州监狱副监狱长王洪博遭恶报自缢身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上午十一点半,在自家地下室畏罪上吊自杀,终年五十三岁。

王洪博的结局可悲、可怜。而看看他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又是罪有应得。王洪博可怜的沦为中共打手,又可怜的自缢身亡,而这场悲剧恰恰又是他自己导演的,正所谓:福祸无门,为人自招。

王洪博
王洪博

一九九九年,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王洪博这样一个基层的狱警就沦为了江泽民的打手,而且一直不知改悔的干着。

大概在二零零九年以前,王洪博是凌源监狱的狱政处处长,据关押在凌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回忆:王洪博是当时凌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

二零零零年,辽宁省凌源监狱开始关押法轮功学员, 盘锦市盘山县东郭镇法轮功学员周绍棠(当时六十六岁)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九十九米长的大横幅,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凌源市监狱迫害的不能自理,监狱却拒绝放人。

抚顺市清原县三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徐大为,遭中共四个监狱八年迫害,二零零九年,徐大为被接回家仅仅十三天就含冤离世,身上还有被迫害留下的各种伤痕。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徐大为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入凌源监狱。徐大为、梁志洪等法轮功学员坚持学法炼功,被狱政科长王洪博送严管队蹲小号。恶警用自制的土铐子将法轮功学员两只手手背挨手背铐在背后,一点不能动,这种特制的手铐(用直径8mm的钢筋制作而成)对人体伤害很大,越动越痛。钢筋上有铁锈与皮肤接触后,皮肤红肿磨破、感染化脓,钻心的疼痛,白天、晚上都铐着,二十四小时不打开,包括吃饭、上厕所,胳膊和膀子痛的象掉下来一样。脚上也戴着镣铐,徐大为被这样迫害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背铐

后来,徐大为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多次被送严管队遭酷刑折磨。第一次送小号时,被上大挂,在平板床上用八#铁丝,呈大字型仰卧,四个方向抻开,抻到最极限,二十四小时都挂着,大、小便都在床上。不洗脸,泪水、汗液把眼睛腌渍的受不了。徐大为第一次就被挂了七天,后来又多次遭到这种酷刑。当时的主要迫害人就是凌源狱政科科长王洪博。

王洪博在凌源监狱曾遭到一次恶报,在开面包车时出车祸,一条腿撞断了,差点撞死,然而王洪博却没有一点警醒。依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左右,王洪博被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家成提拔为锦州监狱的副监狱长,也叫管教狱长,主管锦州监狱对法轮功的迫害。锦州监狱是辽宁省最大的监狱之一。被关押人员均为十年以上的刑期。

锦州监狱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剥夺睡眠就是狱警最常用的。

“不让睡觉”其实是一种非常残忍的刑罚。古代叫做“宿囚”,如今被中共变本加厉地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共警察称此为“熬鹰”,以车轮战术、昼夜不息的不许受害者睡觉,目的是对人的精神和意志进行极度摧残。此酷刑看不到眼见的伤痕,但却能使受刑者极端痛苦。

恶人分成几组,轮流值班看住法轮功学员日夜不让其睡觉。法轮功学员饱尝其苦,身心受到极大伤害。锦州监狱一狱警得意洋洋的称:“我就是转化法轮功的,就是不让他们睡觉……”

锦州监狱为鼓励狱警参与迫害,内部规定: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二千元,立三等功。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奖励一个“表扬”,(一个表扬减刑 三十天)。在利益的收买下,警察和犯人出卖良知和人性,充当了共产党手中迫害善良的工具。

锦州监狱用老虎凳子摧残多名坚定修炼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进行“严管”迫害,不让家属探视。

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长期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办公室在办公大楼二楼,但他多数时间都呆在大墙内。五十岁左右,就搞的大长脸面色晦暗发黄,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十月之后(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家成)被抓,王洪博表现出有些反常,经常有狱警拿文件材料到二楼办公室找其签字,找不到人。十一月六日下午,王洪博于家中车库内自缢身亡。

王洪博自缢身亡给那些参与迫害的打手们一个启示。你们因迫害法轮功而要遭到的报应就在眼前,给你们选择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是继续作恶,还是赎罪,回归善良,你必须作出选择。而为恶的结果最后就像王洪博一样,走投无路,死路一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