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宁夏副主席白雪山遭恶报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十一月六日,中共中纪委网站发布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雪山“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的消息。白雪山成为中共十八大以来,宁夏首名落马的省部级干部。当地百姓给白雪山起的绰号叫“白乱拆”和“白拆”,“白乱拆”被查的消息公布后,老百姓奔走相告。白雪山被查,再次验证了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是他积极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学员,遭了报应。

白雪山二零零一年二月任银川市委常委、银川郊区党委书记,后来逐步升迁。二零零六年一月其任银川市市长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骚扰、绑架、关押、拘留,其中两起案例中遭判刑者就达九人(其中两人为八年、一人为七年,其他人五年半至三年不等);二零零七年其调任吴忠市委书记、人大主任、党组书记后的五年多时间,吴忠市又成了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

二零一二年九月,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马雄德、郑凤英夫妇被秘密跟踪绑架后,白雪山的名字频频出现在海外明慧网上(时任吴忠市委常委的张兴斌也一同出现在明慧网上,二零一五年八月被抓)。当时海内外大量法轮功学员通过打电话、发信、发短信等方式进行营救;马雄德夫妇的亲友到处奔走喊冤、找相关部门要人;宁夏法轮功学员频繁到吴忠市散发真相资料。营救马雄德夫妇期间,银川市法轮功学员莫惠萍、罗新平又在吴忠市被绑架。白雪山不可能不知情。但面对善良百姓的奔走呼号,白雪山无动于衷,任由吴忠市公安局副局长(副书记)赵斌、利通区国保大队队长马明朗、中级法院艾进春胡作非为恶意构陷,最终四人均被判刑。目前尚被关押在宁夏银川监狱(男子)、宁夏女子监狱。

下面是白雪山任银川市、吴忠市一把手期间发生的典型迫害案例简述:

一、发生在银川市的两起绑架判刑案例

王建国等四人被判刑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银川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国(原银川水利工程处材料科科长)、司玉蓉(运输公司职工)夫妇,陈雪英(个体工商户)、韩瑞仙夫妇四人在内蒙古被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宁夏“610”、宁夏公安厅及银川市公安局警察将四人劫持到宁夏分别秘密关押,并使用连续数日不准睡觉等酷刑进行折磨。后来四人被非法判重刑,王建国八年、陈雪英八年、韩瑞仙五年、司玉蓉三年(缓刑五年)。

赵玉虎等五人被判刑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晚,银川市“610”王满、公安局一处、兴庆区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采用跟踪、蹲坑、窃听电话、安放定位跟踪装置等卑鄙手段在银川市西夏区先后绑架了银川市法轮功学员赵玉虎(原宁夏住宅建设发展集团工程师)、蔡国军(原青铜峡铝厂职工)、蒋红英(宁夏水科所退休职工)、张晓萍(个体经营者),次日又绑架了在银川市康庄小区租住的石嘴山市法轮功学员穆志宏(宁煤集团退休教师)。二零零七年五月赵玉虎等四人被银川市西夏区法院非法开庭,随后秘密宣判。四人上诉后,二零零七年七月银川市中级法院仍维持了原判:赵玉虎七年、蔡国军五年、张晓萍五年半、蒋红英四年。二零零七年七月前后石嘴山市法院诬判穆志宏三年。赵玉虎、蒋红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再次被宁夏永宁县警察绑架,目前仍关押在看守所。

二、发生在吴忠市的多起绑架判刑迫害案例

吴尚兰屡遭骚扰迫害含冤离世

吴尚兰女士是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邵刚镇东方红村农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对人真诚善良。因修炼法轮功屡遭绑架、非法关押、坐“铁椅子”、上门骚扰、恐吓等迫害。二零一三年一月被绑架后,警察将她长时间铐在凳子上,不许上厕所。因憋尿时间过长,她身体严重不适,警察将她送到医院检查,并通知她家人说她得了急症。家人将她接回后,她一直病病恹恹,煎熬了一个多月后去世,年仅四十几岁。此前她还经历过几次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宁夏银川市永宁县公安局多人非法闯入吴尚兰家,强行将吴尚兰绑架到银川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公安恶人把吴尚兰的手脚捆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逼迫吴尚兰在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上按手印。直到九月十九日,青铜峡市国保大队队长李正江等人才将吴尚兰押送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青铜峡市国保大队队长李正江与另两名警察又到吴尚兰家说是要和她“谈谈”,吴尚兰设法走脱,家中还有玉米未刨,水稻田里草未除。当时青铜峡市610、政法委、国保大队人员频频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扬言要送吴尚兰去银川“法制学习班”(强制洗脑班),致使她有家不能归。

二零一二年五月,青铜峡市国保大队李正江等几名警察伙同邵刚镇派出所警察及东方红村村干部贾兴真、张欣荣到吴尚兰家,逼迫吴尚兰放弃修炼法轮功、欲强行绑架吴尚兰到银川市洗脑班。吴尚兰坚决不配合,李正江等又调唆吴尚兰的丈夫,让他和吴尚兰离婚。因吴尚兰的抵制,恶人们的绑架迫害未遂。随后几天,警察多次上门骚扰、蹲坑,吴尚兰无奈,到娘家躲避。她娘家人不明真相,逼迫吴尚兰放弃修炼,并不断给吴尚兰施压,使吴尚兰身心遭受严重伤害。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吴尚兰被青铜峡市小坝镇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恶警们把吴尚兰铐在凳子上多时,不准上厕所,吴尚兰身体出现严重不适,警察把吴尚兰送到医院检查身体。当日下午六点左右,派出所警察打电话通知吴尚兰丈夫速去城关派出所领人。而且警察告知吴尚兰丈夫:吴尚兰已得了急症,赶快来带她去看病。七点左右,吴尚兰和丈夫才回到家中。回家后,吴尚兰一直身体不适,且病得越来越严重,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几岁。

两人被判刑 一人流离失所

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吴进荣、王学芳等被绑架,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青铜峡市检察院将郑凤英、吴进荣、王学芳起诉至青铜峡市法院,二零一零年四月,吴进荣、王学芳(教师)被非法判刑,刑期都为三年(监外执行),郑凤英被迫流离失所(后被跟踪绑架判重刑)。

放射科大夫岳钦被判刑七年

宁夏吴忠市吴忠镇医院放射科大夫岳钦,今年四十几岁。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长李军、副队长马宝珍带几名警察伙同利通区古城派出所薛明华、朝阳派出所馘建军,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正江、王浩等,先后绑架了岳钦、钞旌佩夫妇、马雄德、还有马雄德的儿子马钊,将他们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后来合并到了青铜峡市看守所),并非法抄了几人的家,抢劫了大法书籍、电脑、手机等物品。几天后马钊、钞旌佩、马雄德(取保候审)相继回家。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岳钦、马雄德被吴忠市检察院非法批捕,马雄德无奈流离失所(后被跟踪绑架判重刑)。岳钦被吴忠市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到了银川监狱,在监狱还遭狱警“转化”迫害:包括:实施酷刑、殴打、长时间关禁闭、不准家人接见、恐吓威胁家属、不予考核、不予减刑等等。

马雄德、郑凤英夫妇被绑架判重刑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流离失所的马雄德、郑凤英夫妇同时遭跟踪绑架、抄家,随后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当年十一月,俩人被秘密非法庭审,马雄德被判重刑七年半、郑凤英被判重刑七年。俩人上诉后,二零一三年二月吴忠市中级法院对郑凤英非法二审后维持诬判;四月一日,吴忠市中级法院无视两位辩护律师的无罪辩护,维持了对马雄德诬判。

马勋德原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妻子郑风英是吴忠仪表厂退休职工。两人一九九七年五月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后,两人所患疾病都陆续痊愈。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马雄德被拘留十五天,关押在戒毒所五十六天,劳教两年,判刑两次共十二年半(一次五年、一次七年半)、关押到洗脑班十四天;郑凤英被拘留十五天,关押在戒毒所四十八天,劳教两年加期两个多月,判刑两次一共十年(一次三年监外执行、一次七年),关押到洗脑班一个月;他们的儿子马钊也曾被绑架关押。目前马雄德、郑凤英夫妇仍分别关押在宁夏银川监狱、宁夏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马勋德和郑凤英夫妇多次遭迫害与儿子聚少离多,十六年多来,他(她)们的亲人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郑凤英的母亲因承受不了打击,在郑凤英被非法劳教期间悲愤离世。

马智武被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马智武(原银川铁路局监察室司机)被吴忠市盐池县公安局花马池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借用的车辆被非法抢劫。之后,被非法关押在盐池县看守所。他被绑架后,家人曾遭宁夏 “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辖区派出所、居委会人员多次骚扰。他妻子和八十多岁的岳父、车主曾多次到盐池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要人、要车,但都被拒绝、推诿、欺瞒。
二零一一年三月,盐池县法院秘密诬判马智武三年六个月。马智武上诉后,当年六月下旬,吴忠市中级法院经秘密二审维持了对马智武的诬判。

此前,马智武因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北京上访,被囚禁在宁夏第一劳教所、吴忠监狱八年多,期间被残酷迫害,几次死里逃生。二零零八年初才回到家中。

女教师袁淑琴被判刑三年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袁淑琴被青铜峡市“610”、城关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联合绑架并非法抄家,后来被非法判刑三年,由青铜峡市原政法委书记、“610”头子汤学成、李兵川(610办公室主任)、国保大队队长李正江、副队长王浩、市看守所所长张瑞国等劫持到银川女子监狱服刑。在狱中,她被强行做各种苦役,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号头、犯人和包夹们的辱骂,甚至毒打,不准家人探视,不准和别人说话。整天被逼迫听诬蔑构陷法轮功的音像材料,强行洗脑。还要被迫一遍又一遍的书写诬蔑法轮功的文章,不写就被关小号迫害。三年牢狱生活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袁淑琴原来是宁夏青铜峡市职教中心的一名老师,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因工作辛苦,又要照顾孩子,积劳成疾,家庭矛盾也很大,她一度产生厌世情绪。就在她极度痛苦时,无意中接触到了法轮功。阅读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后,她恍然悟到了人来世上的目的、责任以及处事原则。她严格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逐渐身体健康、心情愉悦,主动看望婆婆消除隔阂。她丈夫在市法院工作,两个双胞胎儿子均考上了国家重点院校并已参加了工作,这个家庭曾赢得很多人的羡慕。九九年七二零后,青铜峡市“610”恶徒伙同公安、国保对袁淑琴及家人进行蛊惑、恐吓、跟踪、盯梢,她丈夫惧怕的住到了单位,两个儿子也都各奔东西。她曾劝丈夫回家,被丈夫毒打得遍体鳞伤,整整三天动弹不得。后来她不放弃信仰被关押在看守所时,丈夫逼迫她离了婚。二零零五年,她再次被市国保大队的李正江、王浩、赵光平等劫持到市看守所迫害了一个月。从看守所回家不久又被强行拘禁到银川“610”洗脑班迫害四十多天。

如今,袁淑琴没有收入,生活窘迫,家破人散、老无所依。

莫惠萍、罗新平被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吴忠市马雄德夫妇被跟踪绑架关押后,法轮功学员万分焦急,通过各种方式进行营救,呼吁善良世人伸出援手,制止迫害。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为营救马雄德夫妇,银川市法轮功学员罗新平和莫惠萍在吴忠市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结果被吴忠市民生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关押到吴忠市拘留所拘留了十四天。三月二日到期后,俩人再次被劫持到吴忠市看守所,期间,俩人绝食抗议,莫惠萍被强行割开鼻孔鼻饲。

非法关押期间,利通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赵斌、国保大队队长马明朗执意捏造罪名实施迫害。俩人被非法批捕后,罗新平因严重心脏病和高血压,被勒索两千元钱(开始要一万元)取保候审。后来莫惠萍历经两次开庭,家人两次请律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最终吴忠市中级法院法官践踏法律、泯灭良知维持一审判决,诬判莫惠萍四年。

罗新平回家养病期间,马明朗等人经常打电话骚扰,还几次到家中恐吓。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吴忠市利通区法院对罗新平草草一审。七月初,利通区法院马晓波打电话诱骗罗新平到法院“落实一些事情”。罗新平到法院时马晓波将罗新平带至法庭,有一个女的给罗新平宣读了判决书,诬判四年。马晓波等怂恿在场的法警在判决书上代签名后,早已等候在法院的赵斌、马明朗等人当即将罗新平劫持到了青铜峡市看守所(与吴忠市看守所合并了)。

当年八月十五日, 吴忠市中级法院对罗新平二审开庭,罗新平家人为其聘请了律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时隔不久,吴忠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六十岁的罗新平被劫持到宁夏女子监狱。

马智武三年半、马雄德七年半、郑凤英七年、莫惠萍四年、罗新平四年都是吴忠市中级法院法官艾进春诬判的。

马桂珍遭刑讯逼供、关洗脑班

宁夏吴忠市上桥乡瓜儿渠村五队回族农民马桂珍(女),今年四十五岁。以前她多种疾病缠身:严重的妇科病、宫颈糜烂,每次发作时腹痛的生不如死;严重的胃病,只要稍微受点凉就不断吐酸水。而且脾气暴躁、心胸狭隘、遇到矛盾从来都不忍让。一九九六年十月,她修炼法轮功仅半个月左右,全身各种疾病就奇迹般消失了。修炼法轮功至今十九年来,她从来没去过医院,没吃过药。修炼以后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性格也变的开朗了,能够宽容别人,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哪里错了,能够同情并善待家人和周围的人。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马桂珍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吴忠市巡警绑架到吴忠市古城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把她双手反剪紧紧铐在铁椅子的靠背上,一会儿功夫,她全身麻木、几乎窒息。就这样折磨了八个多小时才把她放下来,期间她几次差点晕死过去。第二天古城派出所所长毛洪涛、警察李军等伙同灵武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占林、杨永强、马建宁以及灵武农场派出所所长王万军共十几个警察押着她到灵武农场二站派出所。所长王万军让她签字,她说:我没犯罪,我不签!农场二站武装部部长齐志军大吼道:再炼法轮功就把你家在灵武农场四站种的一百亩田(她家承包的)给没收掉!接着这伙人又到马桂珍的自建房处抄家。在这过程中,王万军、马建宁还恶狠狠的打她耳光并辱骂。

当天,丁伏军又把她押送到宁夏吴忠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期满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分局三个警察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强行把马桂珍劫持到银川市“610”洗脑班迫害了三个月。马桂珍的丈夫曾请洗脑班姓贾、姓杨的两个人吃了饭,俩人还诱骗他买了一面锦旗送到洗脑班。

结束语

白雪山从二零零一年开始从政,上文所述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天理昭昭,不管作恶者的恶行曝光多少,其必将逃不脱法律和天理的制裁。近年宁夏被抓被判的官员:贺兰县县委书记方仁(被判无期徒刑)、区公安厅原副厅长贾奋强(被抓)、中卫市原副市长刘仲虎(被判十三年)、银川市委原常委夏夕云(被抓)等都曾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

从表面上看,近年来以反腐败名义处理的人都是江泽民的人马。实际上这些人都是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江泽民无德无能,踩着“六四”的鲜血上台,迫害法轮功把国家的财力掏空了,把人心搞坏了。中国社会天怒人怨,现在的执政者不清除江魔头的余孽就干不下去了。

我们奉劝各级官员看清形势,及早“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赶快了解法轮功真相,为自己留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