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让我真正的提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下面和大家交流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悟,敬请同修指正。

我今年七十一岁了。过去讲人到七十古来稀,可我从没把自己当老年人,好像这观念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在当今大法弟子中八、九十岁的同修比比皆是。

我在四十多岁时可是疾病缠身的:脑动脉硬化、眩晕症、双眼白内障、颈椎骨质增生、肾盂肾炎、尿频尿急、双侧输卵管炎、耳鸣、失眠等等,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地方。那时的我整天在病魔伴随下生活、工作,真是苦不堪言。

修大法仅两个多月,大部份病痛不翼而飞,其余疾病也在修炼中不知不觉痊愈。

单位离家比较远,我骑自行车上班。正如师父所讲:“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我办公室在四楼,楼梯的台阶较高,我上楼时都是一脚上两层台阶,飞快的上到四楼,非常轻松。上下班骑自行车,前面即使是青壮年男子,我也都会骑到他们前边去。真好像有人在后面推我一样。那么远的路,每天来回跑四趟,中午下班买菜做饭,收拾完急忙去上班,晚上回家担当起所有的家务,整天跑来跑去不间断的忙碌着,但不觉得累,比年轻时精力还充沛。这就是大法的神奇体现。大法给了我这么健康的身体我怎能不感谢慈悲的师父呢!

修炼不仅让我身体健康,也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一九九七年,我的大儿子在老房基地上建了一栋三层楼,盖好后还有两间旧房没拆。我的二伯哥提出要我们那两间旧房,我和丈夫二话没说就给他。可二哥得了我们的房子不到一年就死了,二嫂怕有变化,要我丈夫和我给她立字据,我俩也照她说的办了。她家又私自用我们买的门窗在两间旧房子上加建了一层楼。

二零一零年旧房拆迁,她得了拆迁费,还得了一百二十平米的新楼房。

我出生在北京近郊,我父亲只有我一个独生女。我两岁多我的母亲就去世了。父亲为了我一直没有再婚。直到我结婚的前一年父亲才找了一个超过生育年龄的老伴。当年因修铁路我家被拆迁至离铁路一千米以外的大北边,还给了我家五分地的宅基地。我们父女俩在此建三间正房,后又加進两间耳房,我们夫妻俩和父亲、继母在一起居住。

一九七六年,我丈夫转业,回到他阔别二十年的故乡安家落户。我随丈夫到南方后,继母的一个儿子从河北去投靠我父亲。来时二十五岁。我父亲为其办好了一切,娶妻生子。后来父亲和继母相继去世。二零一三年我家有房要拆迁,宅基地每分地就是六十万,光地皮就是三百万元。继母的儿子竟然侵占了我家的全部财产。

仅以上两项财产就超过四百万。对于一个工薪阶层家庭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师父讲:“常人中也在谈失与得的关系。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师父的法让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们不是在常人中享受舒适的生活来的,而是要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钱财对于我们修炼人来讲只不过是过眼烟云而已。我们修炼人要的是功,而不是钱财。

这话对修炼人来说确实就是那么回事,可遇到实际问题就不是那么轻松就能放下的。就老家的房子这两件事干扰我一年多。一年多来,无论是炼功还是发正念,这些事不停的在脑中翻腾:我一年退休金才四万元,我要到多少年才能拿到四百万啊?!可我轻易地就拱手送与他人!有时真后悔不应该把几百万财产白白放弃。放下名利情这几个字说起来很容易,但真正做到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那真的要经受那种剜心透骨的折磨。

我在利益上一开始就没去争去斗,那是因为有大法在约束着我。初期表面放下了,内心里还是被干扰的七上八下。后来我参加集体学法的时间增多了,通过不断的学法和与同修交流,认识到那些名啊利啊,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那不是真我。真正的我是修炼的我,最终是要放下人世间的一切的,我岂能为了几百万的钱财而丢掉我生命的根本?

师父讲:“有的人在这里听老师讲的有道理,回到常人社会中,还是这些现实利益实实在在。是实实在在,别说你,西方有许多大富翁、大富豪到百年之后,他发现什么都没有,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很空虚。可是为什么功这么珍贵呢?因为直接在你元神身上带着,生带的来,死带的去。”[1]

待这些心都放下了,人感觉轻松了,如果不是修大法,让我放弃这么大的利益,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虽然继母的儿子侵占了属于我的巨额财产,但是我对他还真的没有怨和恨。

这是近来我在实修中的一点体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