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恶归正 坚修大法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古代有个周处弃邪归正,我因为修了法轮佛法变成了一个坚持真理、努力去做无私无我的人,苦难压不倒我,走上修炼大道,我快乐……

去掉恶习 从新做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是个无恶不作的人,就是以坑拐骗偷为生,晃荡了十来年,还有自己的匪号。一九八七年,因盗窃被判刑一年半,一九八八年释放;一九八九年,因敲诈被判刑四年半,一九九三年出狱后,变本加厉,一九九四年,又因私藏枪支,被判半年。一九九五年回家后,自己开了小饭馆,与不三不四的人接触,跟人抢地盘,砸别人的饭馆,很快又因斗殴被判刑四年,定罪为带有黑社会组织性质的头目。狱中,我得了怪病,当时诊断为前列腺增生,可我和别人得的这种病不同,浑身没劲,打不了任何人,光是挨打,如此熬了三年。二零零零年六月,释放。

在出狱前,母亲就在电话告诉了我法轮功的事,母亲竟因炼法轮功被拘留、送“转化”班,受尽折磨。我想,法轮功师父真厉害,人在美国,可中国的学员这么忠贞,为了做到真善忍,前仆后继,不怕折磨,坚持信仰。

回家后,我不择手段找钱看病,地方名中医开了偏方,花了好多钱,毫无效果。于是找西医,吃了很多药,依然没有效果。母亲让我学法轮功,我不听。母亲找同村同修来劝我,我也不听,并大发脾气。因为病无药可治,又没钱,只得学法轮功试试。因为母亲以前也是满身是病,炼法轮功好了。

我刚学功时,干扰很多,看书就困,我就看师父的《洪吟》,母亲还教了我法轮功的动作,我只学一遍,奇迹就出现了,当时腰就不痛了,人也精神了,没有原先的病态,持续了四十分钟。

这之后,许多神奇的事都在我身上发生了:一次,我和老姨去赶集,回来路上,有个大下坡,路边有个很深的坑,眼看就要翻车掉到大坑的一瞬间,我就发出了一念,请师父帮我一把,没想到我的三轮车就翻在了马路边。老姨六十多岁,从车上掉下来,皮都没破。回来我和娘说,她说我这一念对了。

从炼法轮功后,我不再干违法的事,没钱就去乡里卖血,验血不合格。乡长知道后,把我叫到屋里,问我:“你以前不很能挣钱吗,现在咋这样了?”我大声回答:“以前我做法不对,现在学法轮功了,我要从新做人,修掉恶习!”当时屋子里六、七个人都惊呆了。立刻有个人说:“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就取缔了,你不知道?”我大声说:“刘少奇被打倒,不也平反了吗?”他当时就给村书记打电话说:“你们村又多了个法轮功!”回来后,娘和同修说我关过的很好,是闯过了一大关。

在大法修炼中首先为别人着想

我刚开始炼功时,每天和母亲炼功,母亲盘坐很长时间,我却很短,心里怕影响母亲入静,就想:师父加持我,我如果能够多盘多好啊!第二天,我竟盘了半小时。这下高兴坏了,这是欢喜心,也得去掉。在以前我自认为是当老板的料,这回我去打工,越干越爱干,浑身使不完的劲,正如师父说:“走路生风”[1],“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1]。

有一次,在和外地人一起打工,向他们讲真相,说起以前的自己不务正业,打人骂人,自私,现在学法轮功,开始做事先要为别人着想了。

二零零一年,同修给我介绍了女朋友,我们结合了在一起,并搬到县城。一次一起出去回来,我们的摩托车和出租车撞到一起,路边人说这下摩托车的人完了,结果我们没大事,妻子没一点事,我腿脚有点轻伤,我站起来就告诉众人:“我炼法轮功,有师父管,没事,法轮功不是象电视说的那样。”让他们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当时有人就说也要学。我说,炼功是次要的,修心才重要。司机讹钱一千元,我说我以前就是干这个的,司机说“我不管”,我想是以前欠他的,我就给了他。

没过几天,我骑摩托买水果罐头,一箱可乐,恰好被那个出租车司机撞上了,罐头、可乐都碎了,撒一地。司机下车赶忙道歉,我说:“我已学了法轮功了,我不会讹你,我们先找笤帚扫地,不然影响别人。”我胳膊被出租车反光镜刮个口子在流血,司机主动送我回家,邻居说至少要五百元,我说我又没事,司机说:“我今天真遇上好人了!”

二零零四年,妻子因病住院,院方将妻子烫伤,面积很大,有人说,告医院,要五万元赔偿。我当时站在修炼人角度想,院方也不是故意的,这钱不该要。村书记听后,表达了他的感慨:“他要不炼法轮功,可不是吃亏的人!”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问世,我看了后,觉得太好了,就买了小型复印机,复印、发放。二零零五年,在发《九评》时,被人构陷,被送進看守所。進去就被打耳光,我说打人骂人缺德,我以前在这里就这样,现在改了,希望你也改好。认识我的警察问:“这回怎么了?”我说:“喊法轮大法好了。”我还跟警察讲真相,我说共产党已经这样了,你还不赶紧退出来保平安。他小声说,我退了,是你们的人给办的。

劳教所中证实大法、劝善

二零零五年,我到了劳教所,第一天就進黑屋,四个包夹,克扣我饭菜,给极少的水,不让上厕所,不让我睡觉,每天睡的很少,迫害我一个多月。我无奈,竟写了违心的对大法不好的话,心里愧疚极了。一次升旗,我高举事先写好的严正声明,高呼“法轮大法好”,恶人一拥而上,我倒在地上,后来,我又喊了两次,警察竟对我好起来了。正如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我从劳教所回家后,一个月后,劳教所十来个人来,我客气请他们進屋,没几句话,问我对法轮功的想法。我义正词严的说:“我从劳教所回来当天,就严正声明,坚修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党是最大的邪教。”他们大惊,脸变了色,有一人说:“你不转化了吗?”我说,你们最清楚我怎么转化的,你们不让睡觉,不让吃饱,不让喝水,不让去厕所,连我坐的椅子,四条腿你们还锯下两条腿,我还坚持九个月,后来我绝食坚持。如果共产党被定邪教,你们连两分钟都坚持不了。当时他们笑了。

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睡觉很少,看师父讲法,很着急,心想:“中国人不明真相,被害的太重了!”手里真相发完了,没钱买做真相的材料,就买了桶油,在公路上、电线杆上、派出所大门上,刷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的满身是汗。

后来我被人构陷,抄家、送看守所。我有时在出看守所门时,高唱《退党大潮》歌,劝人三退。法警还打伤我,后来向我道歉,我原谅了他们。非法判决书被我撕碎,我大声说:“信仰无罪!”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狱中,戴脚镣、严管、熬鹰、无人性洗脑、电棍,受尽了折磨。

当我再次从监狱回家,一无所有,每个人都来帮我,送米送面,送生活用品,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如何转变的。古代有个周处弃邪归正,我却因为修了法轮佛法变成了一个坚持真理、努力去做无私无我的人,苦难压不倒我,走上修炼大道,我快乐。我告诉乡亲:人生一世,名利都是泡影,修正法才是人之大愿,愿你们都来修法轮功。

如有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