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二零零九年五月份,那是我丈夫去世后的一天,我认识了同修善儿,她从这路过,来看我,说话间自然就说到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上来,她鼓励我:“要振作起来,要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要被人的情绊住,去掉人的执着,不要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掉队。”当善儿得知我有自己想做资料这个愿望,但苦于没有电脑时,就说:有这个愿望就好,下次我给你送来。

一个星期后,善儿给我送来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打印机,开始教我如何使用电脑、上明慧网、下载资料、如何打印等。善儿在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也没有记笔记。可她一走,我就有点懵,下载资料我就不行了。连着几天,善儿也没有来。我就让儿子教,儿子走后,我还是不会。(我上了六年学)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是不是太笨了,请您帮帮我吧,为啥我下载的就不对呢?”说完了,我突然明白了咋下载了。我这时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心里跟师父说:“谢谢师父,我一定把这朵小花开好。”这样,我就会下载资料了。过了几天,善儿来了又带来了刻录机、塑封机,这样我跟善儿又学会了刻录碟片、打印盘面、制作挂历、做护身符。以后又添了A3打印机、大裁纸刀。从明慧下载了《从零建立资料点》的全套资料,从资料上我又学会了制作书籍,还学会了做贺卡、打字、给电脑装系统。

在邪恶封网最厉害的时候,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照样上网下载同修们需要的真相资料和明慧期刊,这样也解决了我们这片没有真相资料的空白。四年来我家这朵小花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顺利的、绚丽的开放着。

在我刚学会打印资料的时候,善儿跟我说:做资料时,心要纯净,不要想常人的事情,更不要胡思乱想,否则,做出来的资料没有大法的威力。每次做资料时,我都保持纯净的心态。用心制作细心搭配,比方说:小册子搭配一张本地的《明慧周报》,真相传单我一般都是选两份不同内容的真相传单组合在一起。做神韵光盘封面和做大法书皮裁下来的纸边,我把纸边收集起来,只要能打印的我就打印成大法书签,把它们放在《九评》书里,随着《九评》发放到明真相的人手里。有的同修还单独发给明真相的世人。大家都很喜欢。不能打印的把它裁剪整齐装订成一个个小小的本子,供同修讲真相做三退记人名字用。总之同修需要什么资料我就制作什么资料。真相币、碟片、护身符、周刊和师父的经文等。保证同修们的学法和发放。

去除怕心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的一天早上七点左右,儿子的电话打过来,说家里的暖气管漏水了,地上已存了水,不知几时漏的,我听后一边锁店门,一边想自己哪里没做好有漏了呢?找物业人员修好后,我刚把屋子收拾停当。善儿的大姐来找我,告诉我说:善儿昨天晚上被邪恶绑架了。说实在的我当时有点懵了,心里非常难受。善儿是晚上到我这拿我给她准备好了的装神韵晚会的光盘盒,是回家在汽车站等车时,发神韵晚会碟片,被便衣给绑架了,我对大姐说:“善儿在救人,在做好人,这可不是迫害我们大法弟子的借口,谁迫害谁是罪。”善儿的大姐知道我们经常来往,对我说:你也注意点。过了一会,善儿的大姐用三轮车把善儿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许多盒空白光盘整整一三轮车,拉到我家保存。

我找来同修通知大家帮助发正念,把善儿做好的没来得及发放的资料叫同修们分别发了。中午儿子借来一辆车,把善儿的东西和我的两台打印机、大裁纸刀、笔记本电脑都转移了。因为有了怕心,我没有反对。下午善儿的妹妹看见我说:你注点意,我姐在黑窝里受不了折磨,再把你招出来。我说:不会的,我了解她!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越想越怕,过去我以为把这个怕心修去了。谁知道这个怕心来了,而且来势非常凶猛,对我来说是一个大的冲击波,冲击着我的心,我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恶警来了我怎么说,怎么对付。而且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学法也不入心。也想不起来哪里有漏了,在信师信法上打了折扣。忘记了师父就在自己的身边呵护着自己。

晚上我静下心来发正念时,想起了师父讲的“相由心生”[1]的法,突然我的身体一振头脑清醒了,师父说:“每个人有一个范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1]“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1]。

想起了法,自己正念足了,感觉自己高大起来了。这时再向内找自己,才发现自己从认识善儿那时起,感觉说话很投缘,做大法的项目对善儿产生了依赖心理。虽然我和善儿做大法的项目有的是分工合做,但我做什么都依赖她,比方说:制作真相挂历、制作神韵光盘、制作《九评》等等,她说做,做多少,都是听善儿的,没有自己的主见,也没有想到说话投缘因为我们是同修,是同一师父的弟子,同修之间的缘应是纯洁无瑕的。而我执着的是人间的友情是为私的。等儿子把东西运走后,由于有怕心自己还在想:善儿被坏蛋绑架了,A3打印机、大裁纸刀都用不上了,等看到南边的同修时看他们用不用,给他们吧,自己是不用了。是不是因为自己对善儿产生的友情和依赖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呢?人的情和依赖心加上怕心,是修炼人的大忌,做真相资料救人做好三件事,是师父让弟子们做的,不是哪一个同修让做的,想到这里我感到汗颜,立刻给儿子打电话,让儿子找时间把一切东西都运回来。

第二天东西运回来后,我和往常一样,每天学好法后,上网下载、打印资料、周刊,同修们用什么资料我就做什么资料,不能耽误同修们救人,保证每天静心学法的前提下,增加了发正念的次数和时间,解体我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的计划!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立即无罪释放善儿!

过了十几天,善儿她们单位的同修来通知我,善儿今天可能回来,加大发正念的力度。中午十一点发正念时我看见在阳光下善儿回来了,结果下午善儿就正念走出黑窝回来了。这也是我地区全体同修和善儿家属努力营救的结果。

我的使命

在面对面的讲真相中,我感觉只要每天法学的好,三言两语就能三退,就能说到他们的心里。如果没有学好法时,话说出来苍白没有威力。上我店里来的人百分之九十的都劝退了,只要能说上话的都三退了。比如有一个马大姐,我跟她讲三退的事,从大法洪传,到江泽民因妒嫉迫害大法徒、到藏字石、到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她听我讲完就说:明白了,太邪恶了,退了,我对那个党一点好感都没有,给我退了,给我儿子退了,还有儿媳妇,我们都是党员,我小孙女是队员,都给我们退了!我告诉她:必须本人同意才能有效。她说:我回家就告诉他们,我说了算。到现在她的一家人看见我都跟我高兴的打招呼,我真的替她的一家人得救感到高兴。

我有一个邻居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是邪党的党员,看见他有时间,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法轮功是什么,邪党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这老头被邪党迷的太深,开始时,老头非常顽固。我陆续给他讲了大概有七、八次,最后把他的观念转变过来,把他那个邪党的党员退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和善儿去办事,为了赶时间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我就开始发正念,善儿坐在前边跟司机讲真相,讲到恶党的恶行时,司机说:真是这样,它太坏了从小我们就被它洗脑,长大以后,它说啥是啥,一党执政,不能有反对意见。善儿顺着他的话,讲到了大法的美好,讲了大法在世界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到因江泽民的妒嫉,法轮大法修炼者在大陆受到的迫害,自然就讲到了三退,这时司机突然说:某某党好,某某党多好啊,还找保姆照顾他爷爷,给他爷爷涨工资,他爷爷是个老干部等等,不停的说,还很嚣张。这时我知道有邪灵在控制他,我调整了一下发正念的心态,精力集中,保持心态的平稳,心生一念,一定要救他。这时善儿好象听他讲话,实际上善儿心里也在发正念。说着说着,司机把话又说回来,这时我们知道已经把他空间操控他的败物清除了。这时善儿又讲到了三退,司机痛痛快快就退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司机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是瞬间变化,使我感到大法的威力。只要念纯正、坚定。都能发挥师尊赐予我们正念除恶的能力。我们下车了,司机还高兴的说:“谢谢、谢谢!”我们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司机说记住了。

二零一一年,在我哥哥的家里搞了两次聚会,一次是正月里的,我们是五十年没有相聚的本家,哥哥在前一天晚上通知我去参加,夜里我就开始准备,准备了十三份大礼包,打印的有给善良人的一封信、三退与平安的传单和小册子、护身符、《九评》和神韵晚会、我们告诉未来、大合唱光盘等。送她们的时候我一边讲着真相一边送给他们。送出去八份,三退的有五人(有的已经在居住地三退了)。

第二次的客人是清明节来老家扫墓的,从几千里地以外的城市来的,姨家表亲几年没见面了。我也是连夜刻录了十六张光盘,有神韵晚会和大合唱。(《九评》的碟片二零零六年大表姐来时让她带回去了)这次的聚会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包括在路上的时间。大表哥和表嫂是副省长级,我送他们神韵晚会和大合唱光盘,二表哥和表嫂是军队的,军衔都是大校,我送他们神韵晚会和大合唱光盘还有一个u盘,里边我给存上了几本书,有《颂师恩》、《江泽民其人》、《惜缘》等,还有翻墙软件并告诉他如何使用。大表姐是一所大学的教授,二姐夫是北京一家国企的老总,我送他们神韵晚会和大合唱光盘,我给他们讲了里边的节目内容,他们都很高兴,遗憾的是没来的及给他们讲三退。事后我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发到了明慧,请做平台的同修们帮助三退。

我想在学好法的前提下,多救人,要做在实处,完成我的历史使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