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征签中提高心性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得法修炼的。自得法以来,学法、炼功从未间断过。修炼前,我也是一身病,得法后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感到身心从未有过的轻松、快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在大陆亲身经历过中共打压法轮功所制造的邪恶。我曾遭到中共绑架两次,在非法关押过程中饱受折磨,靠着师父的保护和同修们的正念营救才闯出来。虽然表面获得了自由,但我发现邪恶一直对我進行跟踪监视。最后,在美国的女儿叫我赶快离开中国,于是,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我来到了美国,开始了一段崭新的正法修炼历程。

在美国我可以自由的修炼,不受干扰的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揭露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这个过程中,我也越来越多的了解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实情况,许多事情听起来都很心酸,我感到自己身在海外,对于揭露中共的暴行、减少国内大法弟子受迫害程度的责任实在是太重大了。

走上征签之路

我是来到美国之后才听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消息的,听到那么多国内大法弟子被邪恶活着摘取器官,当时感觉就象在摘我自己身上的器官一样,心里特难过。我想我一定要向广大中国人和我所在地区的美国人讲述这个真相,揭露中共干下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救度更多的有缘人。现在,法轮功学员理性、和平的反迫害已经有十五年时间了。我在海外,除了参与打电话劝三退救人、协助神韵晚会的宣传推广等项目外,就是参加向美国民众征集签名,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征签刚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不会说英语,没办法去征签,因此看着会说英语的同修去做,我和另一位老年同修只能在一旁炼功和发正念清场,加持同修。师父说:“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真的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上来得法的,大家想想,他们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一个如来佛就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生命群。何止是如来呢,来到人世间的都很有本事啊,有许多天体的王、主都来了,他们代表着庞大的天体。”[1]想着师父的讲法,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个的白白错过,我非常着急,回到家后也久久不能入睡。怎么办?不睡了,我开始到处找纸盒、木头,自己尝试着制作供征签用的展板。大一些的做上支架可以摆放在地上供人们观看,尺寸小的可以拿在手里让人们签名。大小展板都贴上同修打印好的真相材料,同修写的真相材料内容很丰富、生动,也非常详细。就这样,我也走上了为制止活摘器官而征签的修炼之路。

冲破观念

我是一位老年同修,因为自己不会讲英语,又不会开车,到哪里都要找别人带,自己也感觉会给年轻同修带来麻烦。但是为了救度世人,这个顾虑心也得放下。每当有大型活动的时候,我们这些住在老年公寓的老年同修就开始到处打电话联系年轻的同修,看看谁能带我们去参加征签活动,比如伯明翰的大型汽车展,还有安娜堡艺术节等等。那些美国社会的活动汇集了大量的主流社会民众,我们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用心呼唤世人的良知,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公告于天下。

以本次安娜堡艺术节征签为例,我是这样做的:

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展板,大的立在地上,小的拿在手里。别人拿一个,我拿两、三个,这样可以让很多人同时签。这边的人签完了,我就赶紧转到其它人流多的地方,这样一刻不停的奔走。我通常是先用最简单的单词打个招呼:说hello,这样可以先把人留住,然后就把展板递给他,同时再给他一个传单让他知道征签的原因。人们拿着传单一看就都明白。我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我看得出他的表情,许多人看完简介显得很难过的样子。有一个老太太看完简介都哭了,我想是中共残害好人的暴行激起了她的愤怒和对被迫害者的同情心。有的人自己签完还把家人拉过来签;也有的人本来已经走出很远了,看到地上摆放的展板上的内容后,又返回来签名。我心里真替他们高兴,现在有这么多好人来到安娜堡艺术节上。

除了游人以外,我还到每个摊位上去找摊位主人征签。我把展板给他看,再给他一个简介,他们一看都很气愤,立刻就签,还叫他的家人们也过来签。常常有来买东西的顾客也跟着签。整个过程非常顺利,好象这些有缘人都在等着我找他们一样。我发现,不知不觉中我彻底冲破了老年同修不会英语、不能征签的观念。一天下来,我收集到了三百一十五个人的签名。我悟到:有师在,有法在,只要用心去做都能做成,实质都是师父在做。

向内找化险为夷

修炼是严肃的,正法修炼更严肃,随时随地都要提醒自己别放纵人心。有的时候到外面去参加活动或打电话讲真相时,总能提醒自己正念正行,但一到常人生活中的琐事,就容易忘记了修炼人的身份。这方面也有一些教训。

七月上旬的一天早晨,我想叫我的老伴帮我擦锅上的铁锈,结果朋友来找他修车,当时我就心里不高兴了。我心里想:“你叫我老伴修车,那你就帮我擦锅吧!”我这样想着,拿起锅一抬脚,还没等走呢,不知怎么的我整个人“砰”一下摔倒在地上。顿时,脚肿起来了,手也肿起来了,肋骨也鼓起个大包。全身都痛,也不知道是哪儿痛了,只觉得全身发烧。瞬间我就认识到自己错了。我立刻喊:“师父我错了!我错了!”看我这私心有多重,给朋友干点活儿还向人家要交换条件。我马上发正念,“我是主佛的正法弟子,我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师父不承认的我也不承认。”因为我做到了向内找,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因此,疼痛很快消失了。我化险为夷,起来就去接着干活了,什么妨碍也没有。但是,这对我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时时刻刻都要警惕人心和执著的干扰,避免给旧势力可乘之机。在此,谢谢师父又一次及时提醒。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二零一四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