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警察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警察本应是一个社会中维护社会治安和正常秩序的普通公务员,抑恶扬善,匡扶正义,是一个警察的本份。但是,让我们看看佳木斯的某些警察在做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李军,佳木斯市桦南县国保大队第一任国保大队长,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李军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有百余人次,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超十万人民币,致使数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在这期间,李军出了三次车祸,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在晨练的时候,暴死街头。李军被人称为流氓警察,道德败坏,不但迫害修佛法的好人,还吸毒、贩卖女人。丧命后,有正义感的公安人员直接说这是他活着不干什么好事所造成的恶果!

◎陈洪辉,四十岁左右,二零零八年,接替李军当上国保大队长,组织人焚烧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参与绑架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他扬言:“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都说报应,来报应,我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这话说了没出七天,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陈洪辉开车撞树,颅骨粉碎,死于车祸。

◎陈玉军,桦南县国保大队警察,每次绑架法轮功学员都有他,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陈玉军假装乘客,将开计程车的法轮功学员杨晓峰骗到公安局后,陈与其他警察一起暴打杨晓峰,陈玉军多次用矿泉水瓶狠命地打杨晓峰的头部,警察的暴打造成杨晓峰肋骨骨折三根,一只耳朵被打聋。后,杨晓峰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在绑架杨晓峰的十天后,陈玉军与亲友酒后返家途中,偶遇三名男子,发生冲突,陈玉军妻子脸被打伤,陈玉军被捅了三刀。后来,陈玉军患上双侧股骨头坏死,妻子也与他离了婚。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陈玉军骑自行车锻炼,连人带车栽到沟里,摔死了。

◎刘立波,曾任佳木斯市永红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在永红区与郊区合并后,任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他配合“六一零”绑架法轮功学员,连八旬老人和两岁幼儿都不放过;带人持枪上门,把正在家里看书的法轮功学员金秀凤女士绑架并非法劳教;刘立波带领恶警非法抄家,绑架黄卫中,并非法劳教三年,他们逼黄卫中说出明慧网上的文章是谁写的,用装有矿泉水的瓶子砸黄卫中的头,他们把黄卫中双脚绑在铁床下边,双手后背铐在上铺的床头,手铐深陷到肉里,直到血肉模糊。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一日,刘立波死于车祸。

◎施振明,佳木斯监狱教改科副科长、两狱(原莲江口监狱)合并后的狱侦科科长,佳木斯监狱看守大队副大队长,八监区副教导员,督查科副科长。此人是一个同性恋者,让一个二进宫的不到三十岁的男犯为其当性奴。他不断搞活动出风头,喜欢整事、挑事,然后让人为平事送礼。二零零四年,因受贿被停职,后经花钱找关系,又当上佳木斯监狱看守大队副大队长,在多种场合污蔑诽谤法轮功,利用职权在背后出阴招、损招,教唆、指使狱警、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施振明死于车祸。

◎李雪娜,佳木斯劳教所原卫生所所长,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强收被公安迫害的出现严重高血压、心脏病的法轮功学员和被恶警打得遍体鳞伤抬进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肯释放;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她还参与了野蛮灌食、灌不明药物…… 李雪娜做恶殃及家人,她离婚多年,其儿子也是警察,输耍不成人,后又患尿毒症,不断的透析,为给儿子治病,借了七万元钱,又卖掉房子租房住,也没能保住其儿子的性命,二零零九年十月,其儿子死于肾衰竭,死时才三十岁左右。

◎王海超,佳木斯监狱指导员,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王东旭;还曾把包永胜、陈继中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吊铐在监狱卫生间内整整三天。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王海超死于淋巴癌。

◎何强,佳木斯劳教所警察,采用几十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扬言不怕遭报。二零零五年七月十日左右,独生女从北京大学戏剧学院刚毕业,即出车祸身亡。

◎李大魏,佳木斯市顺和派出所所长,上任后,大肆搜刮民财并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不但骚扰、绑架自己辖区内的多名法轮功学员,甚至还跑到敖其镇去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七月,他与本所一名协警,将他的情妇杀死,并碎尸。二零零八年,李大魏被执行枪决。

◎张正天,佳木斯车站警察,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在火车站检票时,劫持了法轮功学员邓林凤与其十七岁的儿子。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恶警胁迫孩子领着他们到家里进行了非法抄家,还逼迫他说出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同年五月,张正天患胃出血,半月死亡。

◎崔荣利,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中午,佳木斯市永红区发生一起持枪绑架案件,崔荣利在场被绑匪用刀子捅了数刀,当即死亡。

◎粟祥国,佳木斯铁路公安处警察,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劫持绑架、勒索敲诈、非法抄家等迫害,死于肝癌。

◎李凤斌,环路社区协警,佳木斯木材厂失业职工,被雇用做协警,仇视大法,蹲坑、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对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劝善非常抵触,还扬言,谁再跟他说大法真相,他就去举报谁。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环路社区张贴真相时,被李凤斌发现后,立即恶意举报到佳木斯桥南派出所,李凤斌再三打电话催促,桥南派出所警察赶来将法轮功学员抓走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李凤斌死于肝癌。

共产党的“无神论”是害人的邪说,执行“党妈”的命令,毁掉的是自己,这些实例进一步印证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广大的警察是否应该引以为戒?

中国曾经流行这样一句话说:“天地之间有杆秤”。这说法非常对。这杆秤非常正义,非常公平,它衡量着世上每一个人的良知善念的多少,它不分国界,不分官阶高低、贫富贵贱,更不管是什么政治,它只是行使天法:那就是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恶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