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狂到惊惶 作恶者遭恶报愈发密集惨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九日】(明慧记者综合报道)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副局长卢光,因脑部癌变于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一日死亡,年五十三岁。

郭殿忠,河北省赤城县龙门所镇庙湾村的书记,二零一四年六月,骑摩托车回家时摔下车,命丧黄泉。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秦皇岛市公安局建设大街派出所所长陈秦来在单位上班时,侧倒在办公桌上,送到秦皇岛人民医院,确诊为心源性猝死,年仅四十六岁。

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接受调查。

二零一四年正月初四,河南郑州晚晴山庄(洗脑班)负责人曹大伟因心脏病突发死亡,终年五十四岁。

齐齐哈尔泰来监狱十六大队队长刘春晓,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因肝癌死亡。

以上仅仅是过去几天之内,明慧网报道的发生在大陆各地的恶报事例,这些人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都曾张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最近,明慧网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发表调查报告:《2014上半年又曝光236中共人员遭恶报》,恶报死亡的主要方式:癌症、车祸、猝死。

因为中共封锁消息,尤其是封锁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的消息,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案例仅仅是实际案例的一小部份,但是就是这些报道出来的案例已经令人触目惊心,尤其是近来恶报事例越发密集而惨烈。

上述调查报告指出:从广东汕尾市610头目何惠雄的“半路死”,到湖南桂东县新坊乡副乡长扶义平摩托车车祸五脏六腑漏出、死相恐怖;从伊春市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惨烈的车毁人亡现场照片,到三十多岁德州市东地派出所警长徐海山被大卸八块、焚烧灭迹。这活生生的事实,给我们展现了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的悲惨结局。

陶绪伟撞车死亡现场
陶绪伟撞车死亡现场

更有患各种恶疾者,病痛缠身,在痛苦中,品尝自己罪恶酿下的苦酒;有被中共利用完、前途绝望者选择自杀,有在中共的恶斗中被自杀;有在春风得意之时被“卸磨杀驴”,锒铛入狱。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历十五年,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和各级公检法司等部门的人员以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六一零”人员一直因为其恶行而遭到恶报。“六一零”更因为恶报惨烈而被称为“死亡职位”。

据不完全统计,至二零一三年,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中共人员已高达两万多人,有的还殃及家人。仅中共邪党“十八大”后的三个月内,就有三百四十个政法委书记以暴死、双规、车祸、他杀等各种形式毙命或落网,加上其他各级政法委官员遭恶报者已达四百五十三人。

二零一三年,自从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后,十八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还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杀,其中都是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人数多达四百五十三人:其中公安三百九十二人,检察院十九人,法院二十七人,司法系统五人,非公检法司系统十人。这是中共政法委向高层递交报告中的统计数字。

十五年前,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气焰嚣张,当法轮功学员慈悲的劝诫他们善恶有报时,他们竟然反问为什么自己还没有遭恶报?暂时还没有遭到恶报,那是上天的慈悲,还给作恶者悔过赎罪的机会。等恶报真的到来,后悔也晚了。

早在二零零一年,李洪志先生就在《大法坚不可摧》经文中指出:“目前所有对大法犯过罪的恶人,在对大法弟子所谓的邪恶考验中没有利用价值了的已经开始遭恶报,从现在开始会大量出现。”过去十几年发生的恶报事件,一直在验证着这句话。如今恶报接连不断的发生,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已经由当初的张狂而变为惶惶不可终日。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不会逃脱恶报的惩罚,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即停止作恶,加倍弥补给法轮功造成的一切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9/从张狂到惊惶-作恶者遭恶报愈发密集惨烈-294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