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完真相走出公安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5月25日上午,我出去讲真相。在一个十字路口,刚发完一份真相资料,过来四位巡警,他们抓住我的自行车把说:“大姨,你犯法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没有惊慌,坦然说:“你说我犯法了,你拿出红头文件来?我违反了哪条法律?”

“你发这法轮功资料国家不允许。”巡警答道。

“国家《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修真、善、忍是最正的,是受《宪法》保护的。散发真相资料,是揭穿谎言救人。如果人们都按照真、善、忍去做哪有毒奶粉、毒肉、毒米、地沟油?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才能不被淘汰,人人都有个美好的未来,我这是做大善事、大好事。没触犯任何一条法律。”我一口气讲完江泽民怎么样违法违宪迫害法轮功,他和邪党怎么样利用警察对修炼人打压、犯罪。

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想这不正是讲真相好机会嘛,平时一个一个的讲,今天一下围了这么多人。于是我在心里请师父加持:今天的事如果是弟子哪里做错了,由师父来归正,决不允许邪恶烂鬼旧势力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坚信师父坚信法,绝不跟警察走。

我一边发正念解体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一边对着围观的人群大声喊道:“警察大哥们,我们师父不让我们恨你们。警察大哥们,某某市的父老乡亲们,你们记住我这话,迫害法轮功一停止,马上就是人类第一次大淘汰,先哲们的预言淘汰时大瘟疫将来临,无药医治,我们修真、善、忍不说谎话,绝不骗人,更不是吓唬人。到时候一看我说的是真的,那时候在转弯(后悔)就不算了!请你们一定要记住我的话,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得救了,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滔滔不绝的讲,围观的人走了一层又来一层,都听到了我讲的一切。我讲到罗马帝国尼禄迫害、栽赃基督徒引发的四次大瘟疫,是强大的罗马帝国走向没落的例子;讲尼禄可耻可悲的下场;讲到周永康、李东生等迫害元凶目前面临的恶报。

警察几次让我上车,我坚决不上。他们又想推我的自行车,我抓着自行车不放。并告诉他们这样是犯法。警察们听我讲了这么多,也明白了,他们并没有动我的包(包里有师父的法像两张,还有一张真相图画和手机)。他们跟我协商:“大姨,我们这是工作,你跟我们走一趟国保大队,到那里说说就让你走”。

我问:“说话算数吗?”

他们说:“算数”。

我想:去就去,师父说,没事你去讲真相人家还不愿听呢,出问题了不正好是讲真相的机会吗?国保的警察明白真相了,省得他们总无知的迫害法轮功了。想到这些,我在心里请求师父加持我去救他们。

我来到国保大队,还给那四名巡警看了藏字石图片,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连连点头。

此时,国保大队来一个人,他们称他是领导。

我问:“这位领导你贵姓啊?”
“姓李”
“你叫什么名字呀?”
“不告诉你,告诉你又给上网了!”他问我:“还发东西不?”
我说:“对你有利的话,你就说;对你不利的话就别说”。
“你叫什么名字”他反问我。
“你的名字不告诉我,我的名字也不告诉你”
他气势汹汹的说:“不告诉我!某某某,你知道不?她就是我判的。”
“她开庭的时候你去了吗?”我不急不慌问他。
“去了”。
我说:“去了,你看那场面了吗?律师做无罪辩护,公检法人员都被问的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当着那么多旁听的世人,公检法人员不敢胡搅蛮缠不讲理,只能不语表示默认。旁听的世人出了法庭都说,‘原来法轮功不违法啊!讲真相救人也合法呀!法轮功要平反了!’那次开庭旁观者都明白怎么回事了,你还抓着不放!”

“我就判她,你不报姓名照样判你”。

我一看此人说话邪乎,知道是背后被邪灵烂鬼操纵的,我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一切邪恶,想到师父告诉的,“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下决心一定要救他,不允许他再犯罪。

我说:“你这位领导啊,什么时候了你还不选择美好的未来。在这个地方你可能跺一下脚,四街乱颤。但是你想一想周永康比你官大不大?地位高不高?他是迫害(法轮功)元凶,他现在都被抓了,他呆过的部门、单位,下属也都被抓了,他儿子他也保不住,他自杀都不能。李东生是‘六一零’的头目,不但他成了阶下囚,他的下属也都被抓了,你还不停止迫害法轮功?”

“他们为什么被抓啊?”他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焰。

“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再现。他受江泽民的指示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年轻的大法弟子他们活体摘取器官牟利,他这不是报应来了吗?谁参与迫害都要遭到报应。共产党向来是卸磨杀驴,最后倒霉的除了普通百姓,就是追随它作恶的人。”我看他听的入神了,又给他讲了一些实例。

听完这一切他无语了。接着他拿起我散发的真相资料说:“你看你们这上边写着‘天灭中共’,这不是反党吗?”

“不是我们反党,‘天灭中共’就是神定下要灭它,你看看藏字石门票,这上面有天然形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科学院都去考察了,是天然形成的,这不是天意吗?”我又给他讲了“亡秦石”的典故,目地是告诉他天意不可违。

他又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一一回答。

就这样来一个我讲一个。后来他们通过我的手机找到我儿子,他们想给我照相,我不让照也没照成。他们想送我回家,顺便到我家看看,我也不同意,要自己骑自行车回去,他们只好按照我说的做。

临出门我一再叮嘱他们不要参与迫害,那个领导高喊:“法轮大法好!”大家都笑了,我也笑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离开公安局国保大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