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党走灾祸多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日】跟党走灾祸多,做帮凶尝恶果。看教训明真相,惜机缘别错过。

中共自篡政以来,作恶无数,罄竹难书,翻翻历史看看今天,在所有的运动中跟党走的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在此列举一二,以证此论。

当年浮夸风,有的地方为了“放卫星”,虚报水稻亩产10万斤,结果按照亩产交公粮,虚报的越多交的越多,农民就越没有吃的,结果饿死的越多。

当年阶级斗争,鼓吹互相揭发,有人积极跟党走,子揭发父,夫揭发妻,结果是家庭破裂,妻离子散,最后发现是一场愚弄百姓的闹剧,那些个揭发内容都是胡扯。

文革结束后,当年红极一时的积极跟党走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这就是说跟党走死的快。

而“六四”时向学生开枪的那些军人哪里去了,你们知道吗?他们有的被暗地处死,有的被全体搬迁到边远地带,与世隔绝,以避免他们的杀人真相被曝光。是呀,跟党走杀学生能有好下场吗?

古人说玩火自焚,比喻人做坏事最后反而害了自己,的确如此,这也是善恶有报规律的必然表现。刚才讲的是历史的教训,那么我们就来看一看当今的丑剧。2001年天安门假自焚案毒害了几乎全世界所有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真相的不断被揭露,在种种无可辩驳(中共也不敢辩驳)的事实面前,国际组织、全世界各个国家、以及大量的中国民众都知道了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这个本文不在阐述,重点讲一下当年操控、导演、表演、专访者的下场。

首先是演戏者,当年除了刘春玲被当场打死外,其余几人都看不到了,也许是被灭口了,也许还活着,但是即使活着也是被终生控制了,需要的时候再出来演戏。可以想象这些人的处境是极其可悲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然后就是那个从来不敢露个正脸的专访记者李玉强以及那些个在广场的摄影记者、武警。这些人没有一个敢露面的,结局也应该和那些个演戏者差不多,见不得人。因为他们知道天安门伪火的造假过程,这个可是中共的所谓“国家机密”,一定都是处在最严密的监控之中或者有的已经被中共悄悄地灭口了。

再者就是殃视“天安门自焚伪案”制片人陈虻,制作自焚伪案,陷害法轮功,欺骗世人,在2008年12月23日,因胃癌死亡,死时年仅四十七岁。

而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诬蔑诽谤法轮功、毒害百姓最重的殃视主播罗京,在2009年6月5日,患淋巴结癌症死亡(用喉舌造谣,恶果是患淋巴结癌,口腔、舌头溃烂)。

以天安门自焚伪火谄媚江泽民流氓集团殃视副台长李东生,以后步步高升任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但是也在2013年12月20日遭恶报锒铛入狱。

所有操控、导演、表演、专访“天安门自焚伪案”都遭到了恶报,可见跟党走灾祸多确实是真实不虚的,这也是助纣为虐者自作自受。

因为这个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恶魔,与恶魔为伍者必然是身败名裂。1848年,邪党魔头马克思在共产党的第一份纲领文件《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宣布:“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它自己在1848年就说自己是幽灵、魔鬼,你还有什么疑惑的?

如果你想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请看目前在全世界广为流传的《九评共产党》,愿你早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珍惜机缘,退出邪党的党、团、队,远离邪恶,也就是远离灾祸,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