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的新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七年底,我再次被邪党绑架并非法判重刑,被关入某监狱迫害。记得刚进监狱时,监室里一个年轻犯人不说话,老冲我笑,我心想他可能是个有缘人,于是就问了他的一些情况,得知他叫黄锋(化名),因“犯黑”(黑社会性质的犯人)被判刑二十年,刚从外省监狱调监过来。

有一天,黄锋趁包夹我的犯人不注意,塞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师父的诗词《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难道他是同修?后来我也传纸条问他,才知道这是过去被关押的同修写给他的。黄锋想让我传法轮大法的经文给他。那当然好啊。于是我经常写一些自己背过的经文传给他,只要有一天不传,他就向我索要。看到他学法时那种专注、兴奋、喜悦的表情,我意识到这人要得法了。后来我也没的传了,可到哪里找《转法轮》呢?我就发出一念求师父帮忙。有一天在去干活的路上,突然有人喊我名字,回头一看,是我第一次受迫害同一监室的犯人小田,我俩寒暄一番后,他小声跟我说,他现在也悄悄的炼法轮功。我鼓励他说:“你真了不起,敢在这样邪恶的环境里学炼法轮功。”他说:“我每天看手抄本的《转法轮》,了悟了人生的真谛。”我说:“太好了,你能不能给我带一本手抄本?”他说没问题。

于是我与黄锋借练字机会,每天抄法,那段时间比较平稳,似乎警察和包夹犯都不怎么管,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

在黄锋的影响下,先后有六、七个犯人跟着炼。有一个小伙子刚学会打坐没几天,天目就开了,看到了另外空间的许多景象,他一高兴到处讲,就有人告到狱方,说某某队快成法轮功培训基地了。

有一天,监区大队长找我到办公室谈话,因为我之前写了许多信给他讲真相,所以他对我比较客气。在办公室他第一句话就讲:“老哥,你知不知道我平时保护你?”我说知道。他接着说:“你给我惹麻烦了,有人把你们的事告到监狱长那里了,可能很快监狱来人要调查,你现在去帮我个忙,劝说黄锋等人一旦有人问及他们是否跟你炼法轮功,他们只要否认就行了。”当时我想,他平时保护大法弟子,帮他这点忙也是应该的。

于是我找黄锋将情况告诉他。没有想到黄锋对我说:“亏你还是个老弟子,怎么能用我的信仰去跟人做交易呢?我既然有胆学,我就不怕任何人知道我学炼大法,谁来问我,都会堂堂正正告诉他。”那一刻我真被他坚定的正念震撼了,要知道他一旦被邪党知道他学大法,二十年的徒刑就只能实坐到底。面对这样一个刚刚得法的新同修,我真觉得自愧不如,更感到大法的超常威力。后来有人来调查,询问黄锋,他真的是这样说的。最后大队长被调走,我也被转关到全监狱最严厉的一个监区。

二零一三年,我即将出狱的前几个月,与黄锋不期而遇。他告诉我,我走后他也被人包夹了。有一次他通过劳保产品传递真相资料,被厂家发现告到省劳改局。当天他就被关了禁闭,关了四十三天,遭受恶警、坏人的残酷折磨,痛苦程度非常人所能承受,黄锋坚定的正念最后使监狱终止了迫害。

现在该监狱十几个监区,每个监区都有犯人学炼法轮功,而且每个监区都有大量的人“三退”,有的监区百分之九十以上犯人、包括警察都做了“三退”。由于世人的觉醒,监狱里邪恶因素也越来越弱。从这里也可预见,邪党终因迫害法轮功,导致它最终失败、解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