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红火的菜市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我们县有几个菜市场,生意就数我们这个最红火。大家说,这都与我有关系。

“她能和老虎做邻居”

左边的邻居叫王二明,大家都叫他王精明。我刚搬去,一开张我的生意就不错。他虽是老门老户,可是生意很一般。他见我卖鸡翅,才给人家说好价钱,三十元一板,他就喊上了:“我这鸡翅二十九元一板,谁要?”顾客听到了,看了我一眼,我就说:“他的便宜,你买他的去吧。”顾客说:“我买他的,你两家要打起来咋办?哪见过这样做生意的?太霸道了。”结果顾客还是买了我的走了。

这王二明生意不好,对我的生意却非常操心。因为都是做冷冻食品的,卖的东西几乎都一样。他见我冻虾卖的好,就过来说:我那虾卖完了,你借给我些。我说:你搬去。他有时能把剩下的虾全搬走。其实他的虾一点都没有卖动。等到下午收摊时,他又把虾还过来了。他几乎天天如此,我哪样东西卖的快,他就过来借哪样。因为冷库离市场还有一段距离,他借走了,我就让丈夫再回去带。可是我的东西要真卖没了,向他借,他就说:我这东西是给人家留着的,一会儿就来拿。日子一久,我什么也不问他借,可他仍然瞅着我的生意,哪样东西卖的快,他照旧借哪样。连其他的商户都说,看王精明借你哪样,就知道你哪样卖的快。

菜市场的房子年久失修,常漏。他见我铺子里有一个梯子,就来借,他上去收拾一番后,就把梯子丢到屋后了。他的房子老漏,一漏他就来借,从来不给我拿回店里。他还说:要是其他人来借,别借给他。我说:不就一把梯子吗,也用不坏。他就说:你这个人咋这么好说话!你就说是我的,就不借给他。

我在这做生意快半年了,和大家也熟了。一次王二明不在家,几个商户在一起说话,一个人就说:“真没有想到你的生意能做的这么好。以往再会做生意的,也没在你这铺子里呆过三个月。你看王精明借东西时一说三笑的,可是要不借给他,他就指桑骂槐的骂,要是你一接嘴,他就跑到你这店门口骂开了,还咋做生意?可也怪了,咋没见你和他红过一次脸?”我右边的邻居说:“她呀,你知道人家是干什么的?她都能和老虎做邻居。”说着用手比着一个圆形。大伙就笑了起来。

年底,二明喝多了酒,到我店里来,一進门就叫我姐,他以往可没有这样叫过。我怔了一下。他继续说:“姐,我今天喝了酒,算遮一遮脸,你可别和我一般见识。我们弟兄几个今儿个喝酒,说起谁信什么,有说信主的,有说信神的,有说信自己的,问到我,我就说,我信真、善、忍。姐,以后咱俩家就是最好的邻居了。谁敢找你的碴儿,你就看我的。”

爬到我铺里的孩子

有个开鸡行的叫李小磊,又杀鸡又褪毛的,鸡毛、鸡血、鸡屎到处都是。他家的孩子一岁多点,还不会走,一忙起来他就把孩子往鸡笼里一撂,弄的孩子满身都是鸡屎。孩子哭的狠了,就再把孩子撂到地上,让他随便爬,孩子身上别提多脏了。这孩子在地上也习惯了,到处爬,爬到谁家,谁就把他撵出来。爬到我店里时,我给孩子洗脸,掸掉身上的脏东西,掀开孩子衣服一看,满身都是鸡蚴子咬的疙瘩。我到外面买了点药,给孩子敷上,再给他们抱回去。

我说他俩口子:也不能光做生意,连孩子都不要了。这李小磊龇牙一笑说:大姐,你这就不懂了。这样长大的孩子,没病,还不怕丢。再说,这么忙,咋还顾得上孩子。卖鱼的刘兵就接上了:这是他家祖传的育儿经,小磊就是这样长大的。李小磊回骂了刘兵一句,对我说:姐,和你开玩笑呢,你别生气。我说:你看看孩子身上,叫鸡蚴子咬成啥样了,你就不心疼?

孩子还是照旧的爬。可是再也不往别家爬了,每次都爬到我店里。我还是给孩子洗脸,掸掉鸡屎,敷上药。现在孩子都几岁了,只要买了东西,就坐在我店里吃。商户们都打趣说:李小磊算是不花钱雇了个保姆。

一次,给李小磊送鸡子的开着一个半截头,正堵着市场的门口,旁边有个小推车,人们走那过,要么绕过去,要么跳过去。我过去把那个小推车推到一旁。那司机就说了:你咋和人家不一样?谁都不挪就你挪。我说:这费个啥啊,随手的事。

我看到他车里挂着个魔头的车坠,就说他:这个老毛头的像你可不能再挂了。挂着它,保不了你的平安,也不能让你致富。你想啊,你想致富,它讲无产阶级;你想平安,它是斗争哲学,你赶快扔了它。司机说:好,好,我这就扔了,可你得给找一个“法轮大法好”的车坠。我说:你下次来,我给你。

“就她的东西你不能拿”

收破烂的经常来,看谁家的人不注意,顺手就把废纸烂篓的放到车上了。大家对他都很防范。一次,他趁我不注意,把我店门口的两个纸箱扔到车上推起三轮车就走,我也看到了。收破烂的走到卖鱼的刘兵那,前面有个坡,地面还有点滑,他推了几下没有上去。我就过去帮他推车。刘兵就喊上了:“光听说有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今儿个可见着个被贼偷了还帮贼推车的。”说的收破烂的脸一红一白的。我说:“不就两个纸箱子吗?快别这样说了。”

这个收破烂的也不知咋想的,以后再来,总是在我店前要多转一会儿,想伺机再偷点东西。一次,他刚要往车上扔纸箱。小磊大喊一声:“给她放那!”收破烂的说:“我又没有拿你的,你操什么心?”小磊说:“偷我的东西都行,就是不能偷她的,她是俺这的财神!”

“原来是法轮功,怪不得这么好!”

我丈夫没修炼法轮功,可是对我很支持。一次,有个买了很多东西的人要借我家的电动三轮车,还说送到家给五块钱的车费。丈夫就去了,遇到堵车,他俩也在那堵着。前面有个人让丈夫往后退一下,丈夫就退了。左边又有个人让他往右靠一下,丈夫也照着做了。堵了一阵,算是过去了,那人卸了东西要给五块钱。丈夫说啥也不要,说:哪有借个东西就要钱的,就这么远一点,不能要。

过了几天那人到我店里来,和丈夫打了招呼,要了几样东西后,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问你价钱吗?就你丈夫这为人,你也不会骗人的。你看那个和你做一样生意的没?我们可是老熟人了,我买他的东西还都得问问价钱,买你的,不用问,我就放心。以后我就在你这买东西了。”我说:“你可别这样,他的东西你也应该去买些,维持个朋友也不容易。再说你也不差这几个钱,叫人赚点就赚点吧。”他说:“你俩口子咋这么好?”我丈夫说:“你是党员吗?我帮你退了吧!”他说:“噢——原来是两个法轮功,怪不得这么好!”

“你个破党员”

说起菜市场,用零钱是少不了的。朋友给我送来印有法轮功真相的真相币,我不但自己用,几乎所有的商户只要换零钱就到我这来换。一次,有个顾客问我换零钱,我给了他十张真相币。他一看就喊上了:“你这是法轮功,怎么每张上面都有字,我打个电话就把你抓起来。”

市面上一下就静下来了。刘兵离我比较近,掂着个刮鱼的刷子过来对他说:“你喊啥?是她找你换的吗?那钱上说的不都是真相?你敢把她抓走你试试,对你有什么好处?”

小磊也一手拿鸡,一手拿刀的过来了,说:“谁欺负我姐了?”二明也在旁边喊:“就是他。你敢打电话,我这就放倒你。你个破党员。”

我说:“没啥事没啥事,都回去。老弟,你是不了解法轮功。大家为啥都认同就你不认同,你得好好思考一下啊。”那人说:“你人缘咋这么好?他们都是你亲戚?”我说:“都是我亲戚,你也是我亲戚,只是你不知道,你先走,过后我给你讲。”

我们这几十家商铺,相处非常的好,生意也确实比以前都红火了不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