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更新时间: 2016年11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按:青岛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邵承洛,是一名从医二十多年的中医师,他医术高明,心地善良,深受当地村民和病人尊重。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山东监狱被很多种酷刑折磨致残。以下是他揭露山东省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我叫邵承洛,因修炼法轮功在山东省监狱遭受了各种酷刑,同时,也亲眼见到山东省监狱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下面揭露出来,让世人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怎样的残酷和灭绝人性。

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前区长张磊光、现任区长李伟利用在押犯张永生、张殿龙、许虎、綦东兴、江学东、胡铁志、韩晓磊、刘书江、高冠法、姚云霞等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中秋节茶话会上,区长张磊光狂叫,对法轮功人员不愿自己“转化”的,政府还要强制“转化”,要严管。不多久,一个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张磊光、李伟的指示下在狱医院的灌食插管中,被杀人死刑犯郑剑医生活活插死。十一监区为迫害法轮功,给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姜国波一天七次插管迫害。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九年秋,张磊光与李伟,为升官发财达到暴力“转化”,掩人耳目,把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全严管在区长、队长办公室暴力毒打群殴,强制“转化”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青岛平度法轮功学员张辉荣就是在李伟办公室当即被恶人张风顺等打瘫,青岛即墨的范延启也在区长办公室被打的九死一生,至今腰留后遗症疼痛不止。青岛黄岛法轮功学员王青德等众多的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数十人,都在区长办公室被打瘫。张辉荣是青岛平度人,在二零零九年秋刚入监时,就在区长办公室被恶人张风顺与毕玉振指挥十几个新犯当即打瘫。使用了种种酷刑,张辉荣被打瘫躺在地上,毕玉振用脚踏着张辉荣的脸,新犯用圆木在下肢上用力滚压烂了皮肉,张辉荣今天腿上还布满伤疤。二零零九年秋青岛即墨法轮功学员范延启,青岛黄岛法轮功学员王清德等众多法轮功都在区长与队长办公室受到种种酷刑。

山东监狱十一监区在狱长齐晓光、区长张磊光、指导员李伟三人署名编写的“转化”法轮功人员恶毒诽谤人身攻击法轮功创始人两本白皮书,并用此书培训帮教人员。

1、对法轮功学员王洪章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春,山东监狱十一监区对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全面的迫害。六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吕震在严管中被活活地吊死。

吕震
吕震

六月二十三日济南济钢法轮功学员王洪章,已近八十岁高龄,被迫害的肺气肿、心脏早搏,十一监区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为了升官与奖金还不放过他。把王洪章严管在当时最邪恶的二十一组,组长陈宇磊济南黑社会人渣,还有精神病孙奇、陶春勇、还有张诚,对王洪章老人压杠子、跪圆木等酷刑车轮术的同时,昼夜不准王洪章睡觉长时间蹲着,并在后膝弯中夹上圆木,上下滚动。用鞋底多次打烂臀部,把牙刷夹入指缝,再用绳子将手指绑紧,把牙刷来回绞转,陶春勇、孙奇和陈宇磊轮流绞转牙刷,直绞的指缝皮破肉烂,露出骨头,用鞋底打王洪章的头面部肿的都变了人形,不准王洪章洗刷,不准喝水,不准小便,他们四人把王洪章用被子蒙住,压着四个被角,闷的王洪章喘不上气来,精神病孙奇在王洪章的胸腹部、肋部用拳头打,陈宇磊下令用脚踢,还打掉了牙齿,最后只剩下七个牙齿,用脚踢王洪章的腹部,导致他尿血两个月,心肺病加重病危住监狱医院后,治疗无效又住了近一年的济南警官总医院。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二零一零年四月,王洪章、游云升和我三人,先后被严管在最邪恶的二十一组,有死刑杀人犯綦东兴,济南黑社会杀人犯王克东、滕德医、抢劫犯吕玉祥。綦东兴邪恶地讲,政府不准你们互相之间说话,滕德医在改善分吃米时,给法轮功学员分的很少,不够吃的只吃一个半饱,吃包子、吃水饺时,也少分一些,不够吃的,有时只能吃半饱,綦东兴、王克东吃双份,所有的组长、帮教也全吃双份,主任韩晓磊讲是政府特批。滕德医有意扣下米饭送给他组的关系,给他购物时买吃的用的或换烟吸。

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王洪章与我又被严管在十七组,恶人王雁对王洪章说,要服从管理,如果不服从就办你,你怕风,那就把电风扇拿到你的床前对着你吹,直到把你吹死为止。就这样王革新每夜用电风扇吹王洪章和我,王洪章夜里冻得睡不着觉,据王洪章讲,当时吹得他心脏病犯了,他对我讲,他准备写遗书了,王雁说要吹死他,王革新还真对他下了手,王洪章要我为他作证,如果他真的死了,是被王革新用电扇吹死的。决不能象吕震那样,明明是谢晓刚与李大鹏等活活吊死的,还说吕震是心脏病正常死亡。

王洪章说,他常年在警官总医院住院,听到很多值班的与看护讲,吕震被十一监区吊死后遗体都硬了,十一监区又把他用汽车送到警官总医院,装作模样地演示抢救输液、做心电图抢救又照像又摄像作了大量的伪证与假资料。这些黑心的丑闻在警医院值班的与住院病房广为流传。经近二个月的夜间阴风吹,王洪章终于被吹的感冒了,长夜咳嗽不止,咳声很大。王洪章长夜咳嗽不止,心脏病很重,恶人怕他死在十七组。就让人领王洪章去狱医院查了心脏后,当天就被送去了济南警官总医院,住了四个月的院。直到十一月份王洪章又回到省监狱。

到了十二月中旬,区长李伟令王雁在晚上点名时,叫王洪章坐小凳子点名,虽然高龄高血压,因害怕王雁与王革新的夜里吹电风扇,就强忍心脏病引发的心慌与气短无力,下床坐小凳子点名。王雁又令他及时站起来,并大声答到,王洪章说他因心脏病难以忍受,起床慢了,王雁就让他在点名前先站起来。一次在点名前,王洪章先坐在床上等着,点名时起的急了,头顶在上床上,痛的头发昏多日。王洪章告诉我,王雁逼他下床参加点名后,他感到不行了,让我给他作证,一旦他死了,不是心脏病正常死亡,是被逼迫死的,是虐待死的。王洪章与我讲了这些话没几天,心脏又出现危症心慌无力,而被强迫送到了警官总医院。三个多月后,王洪章在警总医院心脏病发作,医生为不让他死在警官总医院,给他做了强保手续(强保就是一边写保外就医,一边收拾行李当天就回了家)。王洪章当天回家。

2、对潍坊大法弟子孙宗绪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孙宗绪,六十五岁的老人,在十一监区五楼严管中,出现高血压二百多,头痛、呕吐发烧脑出血,被连夜送到警官总医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孙宗绪在省监狱绝食抗议,遭到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与罪犯张绍青的残酷的迫害,张绍青对孙宗绪施行了种种酷刑肉体折磨。他把孙宗绪踢倒在地后,用脚踢着皮包骨头的孙宗绪在地上滚,引起公愤,还给孙宗绪一天只灌食二次,孙瘦的皮包骨头,体重不足四十公斤。张绍青说,灌上点稀玉米粥,饿不死他就行了。今天还住在警官总医院精神病区。

3、对法轮功学员姜国波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姜国波也绝食抗议十一监区迫害,十一监区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为了达到迫害目的,竟一天七次灌食。恶人张绍青还给李伟写下军令状,十五天拿倒姜国波。对姜国波实行了种种酷刑:绞手指、跪圆木、蹲着后膝弯中长时间夹圆木等酷刑折磨。

4、山东省监十一监区对青岛法轮功学员李清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青岛法轮功学员李清被迫害的血压已高达二百多,李伟还下令熬他的夜,连东北黑社会杀人犯杨洪有,都担心怕出人命。李清被严管在五楼二十组当天,出现高血压危症,被送到警官总医院救治住了院。李清糖尿病,被迫害的眼睛只能看二米以内。二零一三年七月李清还在济南警官总医院新康监狱在四楼精神病区与精神病住在一起。

5、对法轮功学员王康宁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李伟令东北杀人犯杨洪有,把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王康宁严管在五楼监控室,用鞋刷子打肿王康宁全身骨关节,王康宁踝关节紫肿不能走路,强制逼王康宁写检查后,又逼他写了揭批,在五楼监控室,区长李伟不断地指示恶人李天民与杨洪有,对王康宁肉体折磨,打的王康宁二脚踝关节紫肿的不能走路,到了晚上七点李伟又给李天民打来手机,李天民在五楼值班台,大声向李伟报告王康宁已被制服,答应写检查,请李区长放心。

6、对法轮功学员孙爱禾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法轮功学员孙爱禾在五楼监控室,也被东北黑社会杀人犯杨洪有与任强、滕德医等恶人肉体折磨,在被打前,杨洪有先令滕德医对孙爱禾恐吓,滕与孙讲你不写揭批就让你死在这里,我看你能顶几天,你听从管理,有你吃的,也有你喝的,你不听大刑伺候,孙爱禾开始没被吓倒,没理睬滕德医的恐吓,吃饭时,滕德医只给孙一点菜汤吃,打手任强先对孙爱禾下了手,紧接着杀人犯杨洪有,用鞋刷子把孙爱禾的四肢关节,击打的青紫红肿,孙爱禾在杨洪有的毒打下妥协,违心写了检查。

7、对法轮功学员游云升老人的残酷迫害

法轮功学员游云升老人被迫害的成为山东省监最重的高血压与心脏病。被迫害的常年高血压,前后住院十二次。游云升是东营油田高级工程师,没被关押入监前炼功健康无病。从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非法关押入监后,在十八组遭到恶人王克东、赵岳魁及十多个新犯致死的毒打,把近七十岁的游云升打得血压高二百五十多,不停地住院,是山东省监住院最多,不到四年住院十二次。

二零一零年二月,游云升被主任韩晓磊叫到办公室毒打,高危高血压二百六十与心脏病住了狱医院。

二零一零年五月,游云升晨五点在床上坐着,济南黑社会杀人犯王克东不让游云升坐床上,暴力把游云升拖在地上,近九点綦东兴才找了卫生员郑少鹏后又找来狱医郑剑来给游云升量了血压二百八十,游云升被抬去狱医救治住了医院。当时游云升被拖下地躺了一个多小时,游云升多次与綦东兴讲他心慌全身无力,綦东兴不理。后綦东兴见游云升说话也不清楚了,怕死在屋里才去找卫生员。游云升住了医院后,綦东兴写了一份假材料,说游云升早晨炼功被王克东制止犯了血压高心脏病,让滕德医、吕玉祥也签了名证明游云升早晨在炼功。游云升老人被王克东暴力拖下地是当着王洪章与我的面干的,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游云升一直住在警官总医院,回省监狱五个月又出现高血压危症,住了警官总医院,在二零一一年三月,帮教张永胜对游云升施加压力说,李区长要严管你,你不吃药,打死你也是自杀,因为是你自己不吃药的。你给狱长写信也没有用了,李区长就是要办你,是你自己找的麻烦,你给狱长写信写的太多了,区长早就想办你了。游云升与张永胜说,他都快七十岁的人了,又是全狱最高的高血压,给狱长写信也不违法,是投诉他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永胜邪恶地讲,政府就是要办你。第三天,纪律组长谢涛领了严管队的五个打手,架着游云升的上肢,上了严管室。游云升老人遭到殴打,不到二个小时,游云升就瘫倒在地,被送到狱医院抢救。到五月十日,刚出院没几天的游云升,又被区长李伟严管到最邪恶的二十组,遭到恶人杨洪有肉体折磨与熬夜。到八月份游云升又因高血压心脏病危重住了济南警官总医院新康监狱。法轮功学员游云升,家里来给存上了五百元零花钱,购物订购的生活用品与食品,也是多被队长取消。

8、对青岛即墨法轮功学员范延启的迫害

青岛即墨法轮功学员范延启在十九组也被迫害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被送到警官总医院抢救。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范延启因绝食反迫害而被送到了济南警官总医院,范延启也是多次来警官总医院了。二零一一年春,范延启也是绝食反迫害被送到警官总医院,四楼西区,是精神病区,值班长恶人马延峰回民,山东省监的法轮功学员因病住院也被弄到这里,和精神病混住在一起,范延启在二零一一年就因绝食反迫害也被弄到精神病区,据马延峰亲口讲,他给法轮功学员范延启注射一种不明药物,整天昏睡不醒,范延启也讲了马延峰给他注射药后,整天昏睡。二零一二年五月,范延启又因在省监十一监区绝食抗议,区长李伟大会上叫嚣,嘴教、眼教不行的,用器具教、用手教。因绝食多日被送到警官总医院新康监狱。

二零一二年中秋节前范延启、游云升、孙宗绪、李清、刘维先、石增雷、郝务忠、张辉荣和我相继调到四楼精神病区,范延启因晚上炼功被恶人马延峰、胡凤启二次毒打,每次鼻破嘴破血流全身,法轮功学员张辉荣报告了队长,又上报到区长也没有任何反应。范延启已六十岁了,被迫害较重,二零零九年在十九组,王革新“转化”不了范延启时,把恶人姚云霞叫去,还特地领了精神病孙奇,把范延启照死的毒打,一次范延启被打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区长张磊光亲自下手与犯人一起抬着范延启送上救护车,送济南警官总医院抢救才活过来。

二零一零年秋,因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人王革新看诽谤大法光碟,王革新给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清德老人暖瓶里尿上了尿,让法轮功学员老人喝了他的臊尿,恶人王革新还停发给法轮功学员方便面,王革新多次破口大骂,整个十一监区都能听到他的嚎叫。区长讲了,就叫我制服你………范延启等法轮功学员今天还在济南警官总医院四楼西区精神病区遭受迫害。

9、对法轮功学员郝务忠老人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郝务忠,六十六岁,修炼法轮功前,患肺癌已后期,炼法轮功后三个月就恢复了健康。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关押入监后,被迫害的出现高血压与心脏病,因法轮功学员张辉荣被杀人犯綦东兴、徐文瑸等当着郝务忠等面打的,分管警察牛其峰又当众讲,打法轮功就是队长叫他们干的,引起众法轮功学员的公愤绝食抗议,郝务忠等法轮功学员绝食后,十一监区分散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卢新亮被严管到东北黑社会杀人犯杨洪有组迫害,郝务忠被严管到李天民十八组,郝务忠拒绝去十八组,教导员胡波,现场指挥众包夹强行把郝务忠抬着四肢,弄到十八组进行迫害,致使郝务忠血压增高与心脏病复发,被送到警官总医院。郝务忠在警官总医院二楼西区一直受迫害不止。

二零一二年七月,法轮功学员郝务忠,张辉荣,游云升、石增雷,李清等在警总医院,订的生活用品与副食品常不到位,郝务忠订的水果汁饮料没领到饮料,当郝务忠追问值班长徐同峰时,只说了下次补上,却一直没见到饮料。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订的蛋或鸡、肠等食品也很难到位。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郝务忠与我同时被调到四楼精神病区,与精神病人住在一起遭受到迫害。

10、对法轮功学员孟相彪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因孟相彪没出去练队走步,山东监狱第二监区教导员周大勇,违法把法轮功学员孟相彪严管在垃圾房三个月,在垃圾房吃饭睡觉,里面臭气很浓,身心受到摧残,当二监区法轮功学员向省监狱检察院投诉周大勇知法犯法,利用职权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驻山东省监狱的检察院人员以证据不实不了了之。

除此之外,还有潍坊法轮功学员卢新亮、青岛张辉荣、烟台吴家俊、沂水县陆丰田、刘茹平也被殴打迫害。

当众法轮功学员要求分管警察牛其峰严办凶手时,牛很不耐烦的说,知道了,不要说了,就是队长叫他们打的。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听后说,他们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我还想活着回家,这还有什么希望,牛很不耐烦的接着讲了,不要紧,你死不了,但也活不成。

十多年来,山东省监狱打死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打伤打残几十人。打死的警察都说是正常性死亡,打残的也从不承认,这一次牛其峰终于承认了,省监狱十年来,众多的死残伤的法轮功人员,就是警察让犯人他们干的。

这是我亲身经历和看到的山东省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这只是众多案例中的少数,山东省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罪恶滔天,其罪恶终将被世人了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